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二十六章 老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哼!无耻鼠辈,等问过老夫你再得意不迟!”随着话音落下,一道剑光忽然由远而近,疾速而来。说话间已经在十数丈外落下身形,却是位威严老者!黑袍独臂,背背长剑,一副古武者打扮。

    此人身材不算高大,也看不出修为,可随便往那一站,却让人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就似乎此人已与天地融为一体,他就是天,他就是地,让人无法从这天地间感应到他独立的存在。

    “你是什么人?也敢管本公子的闲事?”白袍男子话虽如此说,心中却丝毫不敢怠慢,嘴唇微动,似乎说了什么。随后就见那位樊姓修士一个纵跃急往沈洛二女而去,此刻,他们之间尚有六丈远左右的距离。显然白衣男子对这位突然出现的老者颇为忌惮,打算先下手为强了。

    “不知死活!”说话间,也未见老者如何动作,他背后那柄长剑便忽然出现在手里,随后只是随意往前一挥,霎时凭空出现一道巨大剑光,只是一闪,便劈到了樊姓修士身侧。而此时,他尚在半空之中,并且距离洛羽妃仍有两丈多远,感应到此剑,瞬间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一剑,虽然似乎并未蕴含多少天地灵气,可它仿佛就是这天地的化身,剑未到,已夺人心魄。

    “啊!”一声? 惨叫,樊姓修士刚刚祭出防御法器,尚未激发完全便被这一剑所蕴含的力量轰成碎片,鲜血喷洒半空。

    “拦住他!”白袍男子惊怒声中,猛催头顶绿刃。使之化为一团耀目光华,随后猛然劈出。与此同时。余下二人也将各自法宝激发到极致,随着白衣男子的巨刃往对面的黑衣老者狂攻而去。

    老者一声冷哼。身形微动间,接连劈出三道剑光,分别迎上三人的法宝。

    “砰砰砰”三声大响后,合欢宗三人的法宝攻击被生生止住,甚至两柄飞剑还被劈得往后倒飞。来时光华璀璨,去时剑身黯淡,老者这随意的一击已经和元婴后期修士的全力一击相差仿佛。

    “这老家伙只是虚张声势,咱们再来!”白袍男子说着,双手迅速捏诀。随之,绿刃再次光芒大放起来。另二人略一犹豫,也各自捏起诀来。这时却见白衣男子忽然抖手发出一物,却是一个袋子模样的东西,来到二女上空,忽然化作一股旋风,往下一卷,霎时将洛羽妃罩在其中。

    “你敢!”老者见状一声怒喝,但此刻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一声怒喝后,他忽然腰身一挺,霎时天地似乎都随之一凝。与此同时,一股惊天的剑意直冲云霄。紧随其后一道巨大剑光凭空出现。

    那剑光长达十数丈,与之前的相比强了何止一筹?它方一形成,便在老者一挥间往白衣男子劈去。

    这一剑。不仅凝聚了大量的天地灵气,更是与天地之威合二而一。其势如虹,不可抵挡。

    面对此击。没人可以冷静下来,即便身为元婴后期巅峰的白袍男子也不行,他甚至已经看到这一击之后他的惨烈下场。不过他也并未完全失去冷静,起码认为自己还有一些底牌可以利用。

    “老家伙,你想连这女人也一起杀掉吗?”白袍男子一边竭力催发绿刃,一边抬手一招将那袋子摄回手中。此刻,沈思彤身前已经没了洛羽妃的身影,显然是被那诡异的袋子收进了里面。

    他此刻面露狰狞着色,谁知道这招管不管用?如果不管用,仅凭三人他还真没信心能将此击接下来。

    “洛姐姐!”见洛羽妃被白袍男子施术收进了那个诡异的袋子,沈思彤顿时大惊失色,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惊呼,并跌倒在地。却是那销魂散的药力已经完全发挥出来,让她失去了力气。

    此时此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一旁安静地观战。说是观战,其实一双眼睛大部分时间都会落在老者脸上。如果她没有记错,这位老者就是她认识的那位长者,她很确信,但却不敢相信。

    老者此刻则无法分心关注她的一举一动,白袍男子的做法让他非常愤怒,却毫无办法。他虽然想一剑将其劈死,可又不能不顾忌洛羽妃的死活。如果这一剑他仍毫无保留地劈下,有很大可能会将那收人的袋子也一同破坏,尤其白袍男子一副把那袋子当成最后防御手段的情况下。

    但此刻剑已发出,根本无法收回,那么也只能改变它的方向了。手腕一扭,剑光直接偏向另外一人。

    “师兄救我!”那人见状发出一声惊呼,双手连动间,头顶飞剑霎时光芒一闪地往那剑光迎去。

    “曹师弟,你快去制住那女子,我回去找师叔,很快回来!”白袍男子并没有如这人想象般出手帮他,反而借机施展遁术往后疾退而去。他刚刚离开原地,那处便传来一声轰然爆响,尘土缭绕中一个巨大的沟壑在那处若隐若现。这一剑的威力,起码已经达到出窍初期的实力。

    “给你留了一个在那,看你如何追来!”白袍男子得意地望了一眼瘫坐在地的沈思彤后,迅速远去。

    他这一走,场中就仅剩一人面对老者了。

    可以那人的实力,又哪有勇气和老者放手一战?

    “你也走吧。”老者忽然出乎预料地开口说道。此刻,最后那人正要施展遁术往沈思彤处去,倒不是因为他必须听命于白袍男子,只是他也意识到这招似乎管用,在自觉很难逃掉的情况下,自然要试上一试。却没想到老者竟然开口直接让他走,不由一愣,暗暗计较起这话的真假来。

    “不要有其它心思,否则老夫保证你无法生离此地!”老者见他犹豫,哼了一声说道。他如此做其实是有原因的,一是那人离沈思彤比他近得多,他即便竭尽全力也无法更快到达她身边。

    二是这人的位置比较特殊,正好隔在他和沈思彤当中,如果贸然出手,甚至有误伤沈思彤的可能。

    有此两点,才让他下此决定。(未完待续……)R129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