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二十一章 化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他仍坚持如此,大长老神情顿时阴沉起来。这种要求,只能发生在实力相差悬殊,并且一方对另一方极其不屑的情况下,是非常无理的要求。虽然这人来头极大,却也让人难以接受。

    若非怕一时冲动,祸及宗门,以他的脾气早就发作了。

    无奈下,往上官瑾望去,却见他轻轻摇了摇头,意思非常明确,让他不要冲动。

    “胡兄,静观其变!”与此同时,欧阳元通也传音过来。

    大长老闻言先是眉头一皱,随后无奈地点点头,此种情况也只能如此了\ (m,否则将立马陷入两难局面。强硬拒绝,很可能闹到最后无法收场。服软答应,又会给宗门带来不好的影响。

    虽然现在由李川解决,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可毕竟他修为身份摆在那里,若是闹得僵了还有转圜余地。略有些歉意地望向李川,只希望这个从来不缺鬼主意的小子这次也能想到妥善办法。

    而李川果然也没有让他失望,虽然目前还看不出接下来他将如何应对,但起码表情上未见异样。“查看可以,但首先得让在下知道你是以什么身份查。”说话时他一脸淡然,目光毫不退让。

    “这有什么区别吗?”周姓修士闻言冷哼了一声,脸露不悦之色。

    “区别很大,如果道友是以门派的身份查,那么在下的身后势必也要站着宗门,如此一来,在下即便是死。也不敢做出稍辱宗门之事,说不得只能舍弃这区区八尺之躯了。

    而若道友用的是私人身份。则这件事就仅仅是你我之间的问题,虽然在下因为恩师的关系。辈分或许不低,可若论实际修为,和道友相差甚远,说是后辈也不为过,而且道友之所以要查看在下的戒指,也只是担心后辈的安慰,此种行为在下并非不能理解。

    有这两个缘由,在下又确实问心无愧,倒不介意用实际行动来消除道友的怀疑。不过。凡事都有一个限度,在下不可能再同意其它要求了。否则,恐怕只有对在下搜魂才会让道友完全放心。”

    李川说完,手指一动,将戒指取下,也不等周姓修士说什么,便轻轻一弹,将其送到了对方面前。

    “如果和你没关系,老夫自不会难为你!”周姓修士伸手将戒指接过。说完话后开始探出神识查探起来。

    见李川一番话便化解了这种两难的局面,即便欧阳元通已经对李川颇为高看,也不由得一阵感慨。忍不住传音道:“我果然没看错这小子!胡兄,昊阳派重新走上巅峰指日可待啊!”

    大长老点点头。“嗯,这番话软中带硬,又留有余地。实在没有比这更好地处理方式了,起码胡某已经甘拜下风。”

    二人说话的当口。其余人也在对李川不断打量,就连上官瑾和丛云虎二人都没有例外。

    他们以前也听说过李川的一些事。却都没有在意,认为传言有些夸大。即便李川在与庄洪的比试中取得胜利,也只是稍微出乎了他们的意料,而并没有如何看重,说到底,不过是位较有潜力的后辈,还没提升到让他们这种大修士重视的程度。可这一次,所有人的看法都不一样了。

    要知道,这次的事虽然看起来简单,实则关系重大,尤其本宗大长老和众多大修士都在场的情况下,很难处理得当。强行拒绝,肯定会得罪这位昆仑的大人物,其后患有多大可想而知。

    如果不拒绝,这样的事又与当面羞辱无异,轻则日后李川本人被人不齿,认为没有骨气,重则直接影响到宗门,让这个重新崛起的上古大派颜面扫地,被人诟病,并且会将大长老一并影响。

    却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处事已如此老到,虽然这件事现在还没结束,但只凭他刚刚的表现,就已经让在场之人无法小瞧,更不会被说成软骨头了。这还只是一般人的看法,对于上官瑾等人来说,他们甚至已经联想到日后昊阳派重登巅峰的可能。而这一切,只因李川刚刚的些许表现。

    “他既然敢让这人查,应该没有问题吧”与大长老一众不同,沈思彤是知道那五人的失踪的确与李川有关的。虽然知道周姓修士未必会发现什么,可她还是暗暗替他捏了把汗,担心不已。

    若非这些年也经历了不少事,把控情绪的能力大为提高,她真不知道自己会否因此而露出破绽。

    与她相比洛羽妃则要淡定得多,一是性格使然,再者也是一直以来李川留给她的印象就是无所不能。换句话说,她相信李川甚至远远超过相信自己,这一点她未必意识到,却有人比她看得更明白。

    而就在一众人各有所思之时,周姓修士已经将戒指中的物品查探完毕。“的确没有我那几位后辈的东西。日后有机会去昆仑,今日之事,周某定会给你个交代。”说罢,将戒指还给李川。

    随后又冲上官瑾抱了抱拳,“上官道友,近日多有打扰,老夫也该告辞了!”

    上官瑾连忙抱拳回礼,“周兄客气了!倒是贵门几位后辈之事在下没有帮上忙,颇觉惭愧!”

    “这个和你无关,进入封印之地,生死各安天命,别人又能有什么办法?老夫还要去魔门那边看看,希望能查到些蛛丝马迹。”周姓修士说完,又看了李川一眼,这才遁光一起,迅速离去。

    “终于走了!”欧阳元通轻轻吐了口气。

    “他最后和小川说的那句话什么意思?”大长老略带疑惑的道。

    “这个在下也一时没想明白,只希望不要因此对小川不利就好了。”欧阳元通闻言眉头微皱地摇摇头。

    “两位放心好了,这位周兄虽然为人心高气傲,做事却不失磊落,我想,他应该是起了爱才之心。”上官瑾闻听二人所言,略一思索说道。

    “希望如此吧!”大长老点点头,但面上忧色却并未完全褪去。(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