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一十七章 最强一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叮”两剑相交只是发出一声轻响,便一错而过。以往李川都是用这招对付别人,让对手措手不及下,产生使错力的感觉。他虽不至有如此感觉,剑势却也因此一顿,失去了以往的圆转如意。

    “他这心剑运用得已入化境,即便不算心法,我也远远不如了!”李川脑海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就见那剑光一闪,再次往自己胸前而来。“砰”一声闷响,那面巨大的虫盾霎时四分五裂。

    无数铁嘴蚊在这一击中化为粉末,随风而散。

    经此一阻,李川成功遁走,险而又险地避开了那剑光的余威。等他在不远处现出身形,却发现龚鞅不知如何已经避过了血煞真罡和其内铁嘴蚊的围击,到了他附近。至于黑烟,则暂时还没有近身的机会。

    他这边刚出现,那剑光又是一闪而现。

    “还来?”李川心底不由升起一股无力感。自从他练成五煞归元功,还从来没有被人逼到如此程度,即便面对数位大修士的围攻,他最后也能安然离开,可这次,他是一点底气也没有了。

    就连氤氲之气这种无往而不利的手段这次效用都大减,好在还有银鬃狒王和铁嘴蚊,否则他当真只能认命了。以他噬魂魔道的神通倒不担心有性命之忧,但陪伴他多年的天刑却肯定不保。

    而银鬃狒王果然也没让他失望,那剑光刚刚闪现,一道巨大的身影便一闪地拦在了他的身前。

    仍是一声悲吼,也仍是倒射而回。

    银鬃狒王被祭炼成血兽后虽然几乎拥有了不死之身。可却仍无法避免受伤,力量速度难免受到了影响。因此没过多长时间。就已经跟不上龚鞅的速度,虽然仍有干扰作用。却已经可以忽略不计。

    反观龚鞅,因为速度快,身法飘忽不定,四外不断翻滚的血煞真罡很难将他困住。加上他的功力深厚,那层真气护罩直到此时也没有支撑不住的迹象。至于铁嘴蚊,就更威胁不到他了。

    如此一来,李川再次落入了绝对下风。鲜血飞溅中,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不断出现在他身体上。

    李川脸上已经“掩藏”不住痛苦之色。可动作却似乎并未受到什么影响,好似没有受伤一般。

    “你的顽强倒是超出了龚某的想象。只可惜神剑已经认你为主,你就认命吧!”龚鞅忽然停下身形说道。他长剑倒背,看着李川的眼神冷然中带着一抹复杂,但随后便被坚定的杀机所取代。

    二人相距不过两丈,虽然身处氤氲之气中,却也足够看清对方的动作。

    龚鞅敢在此种情况下停手,自是有着无比的信心。那种自傲,是与生俱来的,深深地刻在骨子中。

    李川见他不再攻击也止住身形。满是汗水血水的脸上透露出一股不甘的狠劲。他双眼血红,与龚鞅充满杀意的眼神毫不示弱地对视。胸口略有起伏,声音无比沙哑,但所说的话仍旧底气十足。

    “要我的命可以。只要你有那个本事。”他说完,将天刑往前一指,“我还没有输。来吧!”

    “不得不说你是个令人尊重的对手,这最后一招。我会用出我最强的一式,你可以感到自豪了。”龚鞅将长剑拿到身前。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剑身,无比郑重地说道。语气中满是理所当然。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出手吧!”李川剑尖微微往下一沉,随后眼睛微闭,轻轻吐了口气。下一刻,他整个人的感觉立马与之前大不相同,似乎所有的压力都随着这一吐到了九霄云外。

    龚鞅见状略微一愣,但却没有再说什么。持剑的手腕只是一转,整个人便蓦然化为一道剑光往前激射而去。速度之快,根本不容对手有丝毫反应,即便以李川的速度,也仅仅将天刑抬到一半,那剑光便一闪地撞上了他的胸前,“噗”一声,透体而过,半截长剑从后背穿出。

    鲜血飞溅!

    但却只能停留在龚鞅身前尺许外,被那层坚韧的真气护罩阻隔。

    这一剑,不愧为龚鞅最强的一剑,无论是速度还是杀伤力都是最强。也是因此,让他略微感觉有些脱力。

    但已经无所谓了,若非李川的身体坚韧异于常人,恐怕在这一击下已经化为碎末。即便如此,以此剑所蕴含的霸道力量,瞬间摧毁他的生机还是不成问题,尤其所攻击的部位乃是胸口要害。

    可是,就在他刚刚放松的刹那,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却猛然从面前这个本不可能再有丝毫生机的人身上散发出来。

    “不可能!”他脑海中虽然第一时间出现了不敢相信的念头,可动作却丝毫不满,几乎念头刚刚产生,人便倒射而回。但伴随着他的,却还有一个疯狂的血人,以及那震人心魄的“砰砰”声。

    如雨点般密集的拳影几乎不分先后地往龚鞅身上狂砸而下。坚韧的真气护罩眨眼间破碎开来。

    如铁一般的拳头狠狠轰在了他的身上。

    尽管龚鞅在第一时间就用双手进行了防御,也借助身法卸掉了部分力道,却仍然在空中留下了数口鲜血。之后他毫不停留,没等身形下落,便猛然一晃,顺势激射而走,半句话都没有留下来。

    一口气用尽,李川满脸痛苦地落下身形。双腿刚刚着地,便一个踉跄跌坐在地,大口地喘息起来。

    胸前,那柄长剑仍然稳稳地贯穿前后。

    “这都没能将你留下,算你命大,但以后你可没那么好运了,老子迟早会回来算这笔账的。”李川喘了两口气,忍痛将那长剑抽出,随后什么也不顾地随意往后一躺,嘿嘿傻笑地自语道。

    他自是不怕对方再折返而回,以他的估计,这一通老拳起码够那家伙缓上几年了。毕竟不是哪个人都有他这种不怕受伤的逆天神通,如果不是那家伙反应够快,甚至都可能将他永远留下来。

    过了片刻,李川心念一动,将血煞真罡、氤氲之气、天刑等都收了起来。(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