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一十六章 凶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他这念头刚刚转完时,一道刺骨的冷意,再次直奔他而来。︾頂︾点︾小︾说,www.

    只不过这次是从后方攻来的。

    李川不及细想,再次往旁一闪,同时挥剑往那剑光迎去。

    “嗤!”又是一道裂帛之声,随后也同样鲜血狂飙而出。只不过这次是伤在肋下,并同样深可见骨。

    剑光太过犀利,若非他修炼有五煞归元功,在如此程度的攻击下,恐怕就不是受点小伤那么简单了。

    这之后李川再不敢原地停留,顾不得身上的两处伤痛,心念一动,霎时从那处消失。下一刻忽然又在数丈外现出身形,接着上身一晃,又横移出丈许远,随后没等站稳,再次遁往别处。

    如此一番过后,总算暂时摆脱了那道可怕剑光的锁定。

    这身法与遁术的融合算是被他发挥到极致了。

    “果然有点门道,不过若仅凭这点手段,你仍不配作我龚鞅的对手。”龚鞅的声音缓缓响起,如在耳边。

    “等你将李某斩杀了再说这话不迟!”李川一边竭力施展身法试图与他拉开距离,一边暗暗琢磨对策。这人速度实在太快,即便他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施展出血魂遁,怕也无法将他甩掉。

    不但如此,那剑光更加可怕,尽管他已竭尽全力,却也只是堪堪躲过,随时都有身首异处的可能。

    “龚某自会成全你!”龚鞅闻言冷声道。

    两人一追一逃,虽非直线前进,却也很快遁出数十里。而在这当中。由于躲闪不及,李川又受了数次伤。包括后背和大腿都各有两道伤口。若非皮糙肉厚,这几剑足以将他斩成数截了。

    这样的伤势如果放在其他修真者上。虽不能完全失去战力,却肯定对行动有很大影响。可他却仿佛没事人一样,不但行动依旧迅速,甚至连皱下眉头都没有,让人怀疑是否伤在了他身上。

    如此情况让龚鞅大感意外,这样的忍耐力绝对已经超出了正常人范畴。

    他又哪里知道这些年李川是怎么修炼过来的?换作是他经常承受雷光炼体,怕也会成为这样的怪物。

    “他竟然把心剑融进了剑法里,并且已经运用得圆通如意,真是让人难以相信!原来剑法还可以达到这样的境界!看来我以前的见识还是太有限了。竟以为已经把心剑练到了巅峰......”

    就在他暗自嘀咕时,剑光一闪,从他上臂处划过,一道鲜血随之喷溅而出。

    但这次他却并未立即遁走,而是忽然停步转身,同时天刑一抖,往左侧的空处刺去。

    这一剑简单直接,却暗含无数变化,已经尽得心剑之精髓。

    “嗯?”惊讶声过后。本来空无一物之处蓦然绽放出一道耀眼的剑光,其后,一道身影显现而出。

    “叮”一声响后,李川被传到天刑上的巨力震得往后连退数步。虽然依旧落在下风。却总算逼得龚鞅正面拼了一次,也是二人交手以来的第一次,并且成功将那连绵不绝的犀利攻势阻断。

    得此喘息之机。李川不再迟疑,张嘴便将紫纹角蟒血器祭出来。随后捏诀念咒。唤出银鬃狒王。与此同时,大量血煞真罡如潮水般涌出。眨眼间就将方圆数十丈范围笼罩,并继续往四外扩散。

    “邪术?”龚鞅见状停下身形,皱眉说道。

    “邪如何?正又如何?还不是看在谁的手上使用?”李传闻言轻哼了一声,随后手掌一番,取出氤氲仙壶,略一催发,又将大量氤氲之气布在身周。对手实力太过强大,他不得不手段尽出。

    龚鞅见状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但随后却是一声冷笑,“手段倒是不少,可惜都是旁门左道之术。”

    话未说完,他人影一晃,瞬间影踪皆无。

    李川虽然身处氤氲之气和血煞真罡的双层保护中,却仍然不敢有丝毫大意,手持天刑,凝神以待。

    “果然进来了!”通过氤氲仙壶,他很快感应到龚鞅进入了雾气范围,却对他的具体动作不甚了解。

    不多时,前方人影一闪,龚鞅现身而出,此刻正被一层白色气罩包裹。他脚步不停,如一道幻影,迅速地以“之”字路线行进。李川这时发现了他,他却明显没有发现李川,仍在以此方式搜索。

    这样的环境,自是对李川有利,如果他打算凭此周旋,想来一时半会儿龚鞅也没办法。可他知道,这样的做法只能逃避一时,而不是真正地解决之道,等龚鞅适应了这些手段,就更危险了。

    何况封印之地很快就要关闭,时间并不充裕。

    这些念头他刚刚转完,一道剑光便激射而来。却是龚鞅终于发现了他的位置。

    快!如一道迅疾的电光。

    蓦地,一声尖啸响起。

    随之,一道火红夹杂着耀目银白的身影猛然迎了上去,与那剑光相比,速度丝毫不慢。正是银鬃狒王!

    “好个畜生!”那人影一声怒喝,随即剑光一抖,霎时与迎面而来的利爪撞在一处。“砰”一声响后,紧接着又是数下金铁交鸣,随即只听银鬃狒王一声痛吼,庞大的身躯倒射而回。

    李川这时已经来到龚鞅近前,见状毫不迟疑地挺剑便刺,直奔对方胸口而去。

    龚鞅一剑击退银鬃狒王,正是旧力刚去新力未生之际,此刻如果与李川这蓄满力量的一击硬撼,即便他真气深厚,所爆发出的力量极强,也势必要吃个大亏。而如果不硬撼,以李川这一剑所笼罩的范围,他想安然躲过也是很难的事情,起码李川自认在同种情况下绝对做不到。

    可事情总有例外,就在李川以为终于可以逼得对方无奈出手时,却见那人影只是一扭便诡异地到了数丈外。这全力一击霎时落到了空处。紧随其后,那身影略一顿,又猛然往他激射而来。

    剑光一闪,直奔李川胸前。

    李川来不及惊讶,手腕一抖,挥剑迎上。同时捏诀念咒,操控着四周的血煞真罡往当中狂卷。

    在那滚滚血雾中,一层淡淡的黑烟若隐若现。

    而在其深处,则有无数铁嘴蚊藏匿当中。在血雾的包裹下,兵分两路,一路无声无息,悄然往龚鞅所在之处围去,一部分则迅速聚集在李川身前,形成盾牌模样,挡在了那剑光的来路上。(未完待续。。)R527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