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三章 祸水东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川想了想,往其上打出数道封印法诀,可那印诀只是一闪便没入了雷球中,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之后他又拿出数张封印类灵符,一一激发后全部贴在了雷球上,自觉稳定后,缓缓放开了手掌对雷球的控制。“咔”,一瞬间雷球再次化成一条银色电蟒,闪了两闪后,将所有的封印灵符化为灰烬。他摇了摇头,苦笑着自语道:“雷电不愧是至阳至刚之物,一般的灵符根本封印不住它,而若因此使用更高级的灵符却又得不偿失,看来我这想法倒有些异想天开了。”

    离开幻境,他先是跟大长老几人打了个招呼,随后又装模作样地将梁宫云游子等人召集起来,询问了一番关于屠魔小组各小队的执行任务情况。得知仍然丝毫没有噬魂老魔的消息后,他一脸凝重地沉默半晌,之后将自己的一些看法提出来,并与诸人沟通讨论了一些改进对策。直到所有人都没有什么疑问,并吃饱喝足离开,他才嘴角微动露出一丝诡笑地离开了昊阳。

    近年,李川对魔劫的感应日益强烈,他甚至怀疑有相当大可能会跟腾龙山城的交易会赶到一起。如此一来,立马打乱了他之前的一些打算,而这些都还是次要的,最令人头疼的却是之前刚刚答应了带队参加交易大会,并且任他想破脑袋,也没想出一个可以让人接受的推辞理由。

    当然,以他如今在两位长老面前的地位,也可以没有任何理由的要求不去。可那样一来,势必又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若因此将自己与随后被迫渡魔劫的噬魂老魔联系起来可就因小失大了。

    可什么事情都架不住琢磨,正道行不通。便反其道而行之。结果,还真就让他想出了一个貌似荒唐但实际却很可行的办法,同样也是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就是在腾龙山城附近渡劫。

    如此做起码有几点好处:首先是出其不意,不管多老谋深算,恐怕也料不到此代噬魂老魔当真会做出如此蠢事,一般人想来,在修真界的大型交易会附近渡劫,与自杀基本无异。再一点好处就是。交易会人多混杂,只要扛过最初一段时间,以自己的手段将有很大几率逃脱成功,而在其它地方却很难找到这样的机会,一旦被困,立马将陷入苦战,逃脱几率大大减低。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让他下定决心如此去做,就是在不久之前。一次巧合,竟让他将咒术中的陷阱和傀儡咒与阵法之道成功融合。虽然只是简单地借势拼组,却也能利用某些阵法聚灵的特性将陷阱和傀儡咒的威力数以倍计的提升起来。而这对于目前的他来说就已经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使得他这个腾龙山城渡劫计划不再只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疯狂想法。

    于是他不再犹豫什么。花了数月时间将尚未完全恢复的两头魂傀儡取回来后,直奔腾龙山城而去。

    数年后,当李川离开腾龙山城附近的时候。距交易大会仅余三年左右的时间。但他却没有立即返回昊阳,而是一番思量后。找到了一处隐蔽洞府,布下禁制。张嘴一吐地将紫鼎祭了出来。

    略一施为,一个几近透明的灵魂被数根黑色的魂丝一卷而出。

    李川往他身上打量片刻,嘿嘿一笑道:“看来你这小日子过得还是比较滋润的嘛,仅数十年的时间,便已经达到厉鬼级别,若非前几年与贵派的长老见了一面,还真忘了有你这个老朋友存在。”

    此人却正是当年追杀过他的那位真一门结丹后期道士!

    灵魂此刻却早已没了当年的傲气,听他如此一说,立马道:“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尽管吩咐就是,即便关于在下派中的一些隐秘之事,也定然知无不答,只求最后能留得在下一条贱命。”

    李川见状顿时没了兴趣,哼了一声,“放心,你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而当年的气在下也早就消了,没必要再落井下石一回。不过,这一次还真有用到你的地方,但却不需要你说什么,在下想知道的事情,只需搜魂片刻就可全部知晓,你若配合的话,想来不会有太大的损伤。”

    灵魂闻言先是略一迟疑,可随后便猛地点头道:“您尽管施展搜魂术好了,但还请手下留情!”

    不长时间后,李川终于对这个名叫楚青林的原结丹后期修士有了全面了解,同时也包括那个大仇家真一门。而让他想不到的是,这家伙竟然还是真一门长老楚雄峰的直系后人。这一次计划如果成功,则不但能将祸水东引,也顺便报了仇,看来冥冥中一切都自有天意的。

    ......

    笔直的巨峰脚下,一个鹰钩鼻子中年道士身体一晃地降下身形。他略一打量,举步往前走去。不多时,来到一个巨大石门处,其上有一同样巨大的石匾,上书真一门三个大字。停下脚步,抬手往门中空处打出一道真气。随之,那处蓦然现出一道水波样的纹路并往四外扩散而去。

    片刻之后,一道瘦高的身形一闪而现,却是位筑基初期年轻男子,他往道士身上略一打量,施礼道:“见过前辈!却不知前辈是受邀而来?还是打算拜访敝派哪位长辈?或者另有什么要事?”

    中年道士闻言眉头一皱,“你是谁人的门下?竟连本真人都不认识了?”

    年轻男子见状慌忙回道:“晚辈乃是水修院的弟子,家师的名字晚辈不便直言,姓氏却是一个林字。”

    中年道士略一思索,“可是林朗那小子?”

    年轻男子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强忍怒气道:“正是家师!”

    中年道士轻哼了一声,说道:“说起来你那师傅还要叫本真人一声师兄的,你说我来这里所为何事?”

    年轻男子闻言一愣,“莫非您也是本门之人?”(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