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六十六章 存亡之战(十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后豹七身形一动,挥舞着铁拳就冲进了人群当中,并且左右开弓毫不留情地对他们灭杀起来。~~~~当然,那柄银灿灿的飞剑也并未收回,仍旧在他若有若无地控制下停留在距离洞口十数丈远的地方,一旦有人试图靠近,则立即毫不留情地再次斩落。

    而就在这时,一道碧绿色的流光忽然一闪地从天而降,直奔他的脖颈削来。

    却是洞口处的花无言心急下发出地无奈一击。如果在平常,以她二人的修为若只是维持住这个洞口倒不需如此费力,可现在不但她本身刚刚经历了一番大战消耗颇多,俊朗修士更是受了严重内伤,一身修为也仅能发挥出十之四五。若非如此,以她的性格恐怕早就忍不住出手了。

    豹七刚刚一拳结束了一位结丹期修士的性命,却突觉危险袭来,不及细想,往上一跃时,一团白蒙蒙的冰系灵气瞬间将那只巨大的铁拳包裹,随后举拳就迎了上去。“轰”一声响后,绿光一闪地抛飞开去。而他本身却也因为巨大的冲击力而狠狠地落在了地上,双足直接陷入地下尺许之深。若非阵法的原因使得土地的坚韧程度得到极大增强,陷入的深度恐怕远不止如此。

    经过这一番耽搁,以梁宫为首的昊阳派众人终于赶过来,随即他们二话不说地立马加入了战斗。

    豹七哈哈一笑,正要继续动手,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不由扭头往洞口处的二人望去。“敢搞偷袭!这下可要让你尝尝俺老戚的厉害!”说罢。他拿手一指,顿时剑光一闪地往那二人劈去。

    花无言见状脸色一变。吐出一道绿芒,略一激发。霎时化为一面由无数翠绿枝条缠绕而成的盾牌。随后又是一口精血喷上去,枝条表面蓦然一阵绿光大放,瞬间将二人笼罩在丈许范围内。

    与此同时,豹七发出的那道剑光“砰”一声劈在了盾牌上。花无言身躯一震,脸色也随之一白,一丝鲜血缓缓从她嘴角流出来。但不管如何,这一击她终究还是扛了过去。可下一击又将如何?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十数个呼吸间,可却足以让火焰巨人的大部分努力付诸东流。而且,眼下的形势愈发不妙。他悲愤之下。不由仰天发出一声怒吼,随即泄气般地操控着乾天火印对着白浪等人狠狠地一砸而下。这还不算完,他之后又猛然张口吐出一道紫色火线,一闪地没入了火印当中。霎时,滔天的火焰腾空而起,炙热的温度将附近空间都烧灼得一阵扭曲。

    “诸位小心,这老匹夫要拼命了!”大长老见状脸色一变,随后猛力一催剑光瞬间将之合为一体。而即便他不提醒,白浪二人也必定要用出全力来。此等时刻,没有人愿意成为那个垫背的。

    却在这时,“久违”的灵气波动再次从那处峰顶一卷而来。

    下一刻,五座灵气山峰的轮廓缓缓显现。并且越发清晰,直到最后五行合一化为一道五色剑光。

    “嗤”一声响,五色剑光一闪地来到众人头顶。尚有百丈距离。便能感觉到一股强大气势铺天盖地的滚滚而来。修为稍低的结丹期修士,即便竭力抵抗。却依然不争气的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元婴修士好许多,将真气全力运转一周后。除了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外,也仅是略觉压抑。

    “不好!这剑光是奔我二人来的!”花无言忽然察觉到了什么,脸色一变的道。

    火焰巨人双眼直视着那道剑光,忽然叹了口气,“老夫当真尽力了,已经无愧于泰山派的列位祖师,能否活着离开只能看你们各自的造化了。”话毕,他身形一晃再次化为一只火焰凤凰,仰天发出一声悲鸣后,双翅猛力一扇直奔一闪而来的五色剑光撞去。“轰”一声巨响,两者狠狠地撞在了一处。火花四散中,五色剑光也随后一颤地重新化为五行灵气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没有他操控,乾天火印的威能立马散去。

    大长老三人顿感压力大减,浑身轻松起来,可他们却没有立马采取什么行动,只是望着空中尚未完全散去的朵朵火花默默无言起来。随后不知是谁首先发出了一声叹息,才将他们重又拉回现实。

    花无言二人则在长眉真人发出最后一击的同时就从那处破口离开了,现在主要是泰山派的一些元婴修士在争抢着从那处通过。虽然因此死伤惨重,可毕竟尚有一线生机。至于余下的结丹修士,却不知是谁带的头,竟干脆将各自的法宝收起来,放弃了抵抗,一副任凭处置的模样。

    李川这时已经赶到,见状吩咐道:“修行不易,既然放弃抵抗便应留人活路,先把他们丹田封了吧。”

    梁宫点点头,与其他门人一起照做起来。

    李川随后问:“紫阳那老杂毛可是跑了?”

    梁宫点点头,“这老匹夫倒是滑溜得紧,一见事情不妙立马逃之夭夭,又有两位大修士帮忙,咱们想要把他留下来却是难上加难的。不过,他一个丧家之犬,日后倒也不怕他掀起什么风浪。”

    李川叹了口气,“这一次没能将他们全部灭杀,恐怕要为以后埋下祸根了。紫阳真人倒不算什么,那两位出窍期大修士才是咱们真正的威胁!唉!当初又哪里想得到这泰山派竟有如此实力!”

    梁宫道:“话是这么说,可昊阳派毕竟因此而重获新生。三长老,说到这件事,我可真要对你说个‘服’字了,咱昊阳派沉寂了如此多年,若没有你的出现,我这辈子恐怕都很难见到这一天了。”

    李川笑道:“你也不需恭维我,我这人总是不安分的,今日可以因我让昊阳重获新生,明日也可因我使昊阳再添大难,只是到时你能念及今日,不要枪头一转再次站到我李某人的对面就好。”

    梁宫闻言脸色一肃的道:“三长老这话说得有些重了,我梁宫又岂能是那种落井下石的小人?”(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