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五十五章 收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川眼眸不眨的仍旧注视着她,片刻后忽然叹了口气道:“看来有必要重新自我介绍一下了。我叫李川,很巧,我也是从世俗界来的。并且还有更巧的,我有个小我六岁的妹妹,而她也叫李晴,虽然我不知道她长大后会是个什么模样,但我的母亲与你现在的样子却至少有八分相像。

    所以,我猜测,我那妹妹如果长大的话,很可能就是你如今这个模样。而更为巧合的是,我妹妹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如果细算,香港回归那一年,她也刚好六岁,与你当初一般大。”

    听完这话,李晴顿时呆了。此时此刻,反应再慢的人也都明白了他的意思,而这对于她来说不啻于一个当头炸响的惊雷,让她本就因为近一段时间的事情被弄得杂乱无比的脑袋更加混乱了。

    “原来她二人竟是兄妹!为什么要是兄妹?怪不得那时他竟不顾一切地去救她,原来如此!”洛羽妃不敢相信地摇摇头。片刻后,她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可看向李川的目光却变得无比复杂。

    半晌之后,李晴终于有了反应,先是失声痛哭,随后又破涕为笑。她连声说道:“我想起来了,小的{.时候我确实有个哥哥,并且好似还很疼爱我,而他的样子,还能从你的脸上依稀看出来。”

    二人都不再说话。李川走过去,在她面前停下来,每一步都是轻轻地,生怕力气用大了,让这个美梦再次化为泡影。犹豫了一下。他缓缓伸开双臂。李晴见状则毫不犹豫,一下子扑到了他怀里。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洛羽妃看了二人一阵。轻轻转过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这一刻,她成了局外人。转身的刹那她脸上露出的是一丝欣慰的笑容。只是,深藏在眼中的那一闪而逝的落寞却再不会有人注意到。

    李晴回房间之前,李川拿出两枚玉简放在了她手心,“前段时间我偶然得到了一枚玉简,里面记载了不少水云阁的功法和神通,觉得可能对你和洛师姐有些用处,就分别给你们刻了一份。”

    李晴也没有多说什么,满脸幸福地将之收起来,随后略有些异样地看了他一眼。才转身离去

    数日后,昊阳派木修院。在一名结丹后期弟子的带领下,李川与一位主修木属功法的蓝袍中年男子毫无阻拦地进入了木修院内殿。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洞天幻境门前与李川微微发生不快的那位元婴后期修士贺震。经过那件事后,他的倨傲已经收敛了很多。又加上后来梁宫等人对这位三长老隐隐透露出来的敬佩,已使他如今对李川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两位长老的态度使然,能修炼到他这样的境界,一些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

    李川停下脚步。冲那位结丹后期使了个眼色。

    那人点点头,毫不犹豫地进到里面,片刻后又走出来,说道:“弟子已将那两位师弟支走了。李院主,贺前辈,里面请!玉洞师叔如今正在里面闭关修炼。有弟子在,相信没人会来打扰的。”

    李川道:“今天的事本座记下了。前边带路吧。”

    不长时间。二人来到内殿深处,一个密室模样的地方。

    望着石门上那若隐若现缓缓流动的符文。李川轻轻一笑,“这禁制倒是玄妙得紧,如果不是掌门指点,恐怕将它破除当真要花费一些时间。”说着他抬手便打出了数道法诀。一阵灵光闪动后,波动一起,带着那数不清的符文,浪线一般缓缓往两边一收而去,露出了石门原本的面目来。

    他随后伸手一推,石门“吱”一声打开。

    入目所见,玉洞真人正盘膝坐在一个巨大的法盘面前,手捏法诀,一动不动,一副入定的模样。

    闻听石门打开的声音,他蓦然睁开眼睛,眉头一皱地往石门处看来,眼中涌动着浓浓的怒意。见是李川和贺震,顿时吃了一惊,略一思索,有些不悦的道:“原来竟是李院主,还有多年不见的贺师弟,难道两位不知此处乃是木修院的内殿禁地吗?如何敢不经通禀就擅自闯进来?”

    二人走了进去,李川抬手将石门关上,这才说道:“我二人为何敢闯进来,哼哼,玉洞院主应该比谁都清楚吧?如果没有掌门真人的同意,你以为石门外面的那道禁制如此轻易就能破除吗?”

    玉洞真人闻言神情一肃,随即惨然一笑道:“果然是他!不成想都到了这种时刻,我那位师兄却仍然不肯放弃排除异己的机会,只可惜,你们两位竟也甘愿为他行此种助纣为虐的事情,唉!”

    李川哼了一声,“助纣为虐?你也真好意思说!贺震,不用跟他客气了,想来你们同门之间也好长时间没切磋过了。”

    贺震闻言点点头,随即二话不说地张嘴便吐出一道碧绿色流光。

    玉洞真人见状,自然不甘心束手待毙,也同样将飞剑祭出来。他一脸悲愤的吼道:“贺师弟,你一向是非分明,怎么此次也与那降鹤老贼合谋害我?行事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可对得起你的良心?”

    贺震道:“你给泰山派发传讯符泄露我昊阳诸多机密难道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玉洞真人吼道:“胡说!”

    贺震摇了摇头,“莫非你以为这些年昊阳派当真什么也没做?只要利益足够,如你这般的人也并非独你一份。”

    玉洞真人一听这话,顿时知道再无侥幸,于是脸一沉,又换了另外一副脸孔。他哼了一声道:“如果不是昊阳派即将遭受灭门之祸,我堂堂一院之主又岂会如此低三下四的去求人?说到底,不过是为昊阳派保留一线希望而已。虽然门派依旧不免重创,可总不至于彻底断了传承。”

    随后他拿手一指李川,“若非此人任性胡为,我昊阳派何至于到了如今的田地!也不怕告诉你们,此次昊阳派绝无任何希望。贺师弟,你与他不同,有为兄引荐,泰山派叶掌门必将重用于你!以你的资质,日后有极大几率突破进入出窍期,又何必为了这等人惹的祸而将自己赔进去?”

    贺震再次摇了摇头,眼神中隐见一丝怜悯,随后叹道:“你也不必多说了,让我送你上路吧。”说着他一催剑光,毫不留情地劈了过去。(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