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四十八章 李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长时间,在那位元婴中期修士的带领下,一众侍女模样的筑基期女修拥簇着一位结丹初期女子在紫阳真人的身后停下来。在他的点头示意下,那些侍女忽然往两边分开,露出了女子动人的身姿。

    女子见到众人,尤其水泉儿那严肃的面容时,脸色霎时一变,施了一礼道:“晚辈李晴,见过诸位前辈!”

    紫阳真人伸手虚抬,示意她不用多礼,随后温声道:“晴儿,今天是你与我儿明宇大喜的日子,本是好事一桩,奈何你师父对此事有些误会,还要麻烦你跟她解释一下,免得耽误了吉时。”

    他话说完,还没等李晴有什么反应,水泉儿紧接着道:“万事有师伯为你做主,不用担心什么,你们两个的婚事虽然关系重大,但只要把实情说出来就可以了,切不可因为什么人而胡言乱语!”

    李晴闻言轻咬了下嘴唇,同时脸上露出一丝挣扎之色,片刻后,缓缓地点点头。

    水泉儿对她的反应还算满意,略一犹豫后,彻底将前方的道路让开,再次叮嘱道:“你师父就在那边,现在当着诸位修真同道的面将自己真正的想法说出来吧,有这些长辈在,没人会难为你。”

    李晴点点头,抬头往场中望去,却一下子就见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那一刻,隐藏在他内心深处的委屈再也控制不住。瞬间爆发,双眼一红,泪水便要夺眶而出。可随后在水泉儿的咳嗽声提醒下。立刻想到了什么,脸色再次一变。而那即将涌出的眼泪,竟也奇迹般地缩了回去。

    她抬头的刹那,李川仿佛看到了什么惊人的事情,神情霎时一变。当然,此种状态也只维持了短短的一瞬,随即又恢复了常态。但那灼灼的目光却一下子扎在了她脸上,半天也不得移开。

    而这时。李晴的声音已响起来:“师傅,这次的婚事晴儿是自愿的,您应该和诸位长辈一样祝福我才是。”没等话说完,眼泪终于还是不受控制地流下来。但声音却依旧甜美而温婉。听不出任何异样。

    洛羽妃听她如此一说,眉头微微一皱,随后轻叹了口气,“晴儿,你心中如何想的,为师岂有不知之理?不然也不会如此心急赶过来了。不要有什么顾忌,也不用替为师担心什么,若不能替你出头,让你一辈子因此受委屈。对为师来说才是最难以接受的,这心结此生恐怕都解不开。如此一来,修为日后再也别想有丝毫突破。你认为是对为师好。结果却很可能正相反。”

    李晴闻言沉默下来,泪光莹莹中,神情无比矛盾,嘴唇也在不知不觉间被咬破,流出了一丝丝的鲜血。

    水泉儿见状,脸一沉。轻哼了一声,“你师父的话虽然也算有些道理。可却只是她一时的执迷之语,试问在场的诸位同道,哪个没有心结?修炼之道就是不断修心的过程,没有诸多心结磨练,心境怎能逐渐趋于成熟进而得悟大道?所以,此事你根本不需担心什么,只要你过得好,也许用不了几年,她自己就想通了。而你此刻若不阻止她,任她胡来,才是真正的害了她。”

    李晴听她如此一说,无助的眼神忽然逐渐变得坚定。略微平复了下心情后,再次往洛羽妃的方向看过来。“师傅,晴儿已经想明白了,反正以后也是要有双修伴侣的,这里没什么不好。”

    洛羽妃闻言,脸色一变地摇了摇头,却不知道还应该再说些什么。即便之前面对一位神通极大的元婴后期修士,也没有像现在这般让她产生一种发自心底的无力感。叹了口气,下意识地头一扭,把目光移到了那个总是能给她带来惊喜的人身上。这个时候,能指望的也只有他了。

    而李川也并没有让她失望,在李晴刚刚说完那番话后,神色忽然一正,同时眼神中的混乱也迅速消失不见。他腰身一挺,嘴角再次勾勒出一丝笑意,整个人从里到外散发着自信的光芒。

    他双眼直视李晴的双眸,淡淡一笑,“李道友,请容在下插一句话,以我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你的这个决定似乎做得过于草率了。虽然表面上你是在为你师父着想,可实际却陷你师父于不义之境地。而不管你是不是有意的,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如此。包括李某在内,之前的所作所为,在这一刻全都成了笑话。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当真如此想吗?”

    李晴闻言叹道:“想来李前辈就是师傅提过的那位好友吧?以后就麻烦你帮我多劝劝师傅了。”

    李川道:“你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无非不想你师父受到伤害,可我要告诉你,你若坚持如此做,你师父才会真正受到伤害!而且话我先放到这儿,今天在下既然已经插手,就绝不会轻易罢休!区别是,如果你能把真正的想法说出来,在下与你师傅出手便可名正言顺,天经地义,而若你继续坚持,那么我二人从此就要背上骂名,受各派修真同道唾弃。你自己选择吧!”

    李晴默然片刻,叹道:“前辈何必如此逼我?”

    见她似乎有些动摇,一旁的靳鸾忽然喝道:“你这后辈,没听见晴丫头已经明确表示同意这场婚事了吗?却不知你有何目的,竟如此的纠缠不休!当着诸位修真同道的面,请莫要再颠倒黑白!”

    李川却连看她一眼都懒得,对她的话更是丝毫不理会。接着李晴的话道:“其实李道友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你之所以说出了刚刚那一番违心之言,无非是对我二人缺少信心,可如果在下说,即便有人阻止,在下依然能将你师徒二人安然带离此地,不知李道友是否还会做此选择?”

    他的这话一出口,围观诸人大多不自觉地开始摇起头来,露出无比惋惜的神色。如此明显地挑衅之言一出,已与之前的性质截然不同,无论如何,泰山派都必须做出姿态而无丝毫转圜的余地了。或是昊阳派将他彻底舍弃,或是两派从此势如水火,直到分出胜负。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与这些人的反应不同,泰山派一众门人闻言,就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激动之极地纷纷喝骂起来,若非紫阳真人还没说话,恐怕早有人忍受不住这种当面打脸的侮辱而率先动起手来。当然,与李川之前所展现出来的神通也有一定关系,没有元婴期以上修为,还真不敢贸然出手。

    但憋了一口气的虬须大汉却显然顾及不了这么多,他遁光一闪地再次来到李川近前,满脸怒意地拿手往前一指道:“别以为侥幸挡住阮某三招,就可以目空一切!哼哼!且让阮某再来会你一会!”(未完待续)R655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