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五章 践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钱秋月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片刻后,轻笑着点点头道:“确实是位帅哥,而且帅得有些过分。”

    说话间,白浪降下身形。往前走了两步,歉然道:“川哥勿怪,我也不知道这小子如此没有轻重。”

    听他如此说,尚未等李川做出反应,那位豹七便一脸痛苦的抱怨道:“白老大,你还说呢,要不是临行前你非得强调什么注意分寸,凭你家豹大人这一身神通,怎么可能会三招搞不定他?现在倒好了,不但打赌输了,还发了个狗屁血誓,完了,以后你家豹大人岂非成了跟屁虫?”

    白浪闻言一愣,随即笑道:“这又有什么不好?之前你不是还求我教你敛息神通,好让你有机会到外面看看吗?当时我怎么说的,现在神通的正主来了,并且你们也认识了,该怎么做自不需我再教你。”

    豹七道:“那怎么能一样?你家豹大人之前可是堂堂的高阶妖修,现在是什么,不过一可怜的跟屁虫!”

    李川见状,想了想道:“你现在不是还没有发誓吗?那就算了。先前在下之所以与你立下赌约,不过是谋求自保,毕竟你我修为差距太大,若没有个制约的手段,在下在你面前还不是那砧板上的肉,你想什么时候灭杀,就什么时候灭杀?现在既已知道你与白浪熟识,赌约的事情不提也罢。”

    在李川心里,心魔血誓虽然有制约力,可毕竟有限,跟御灵术这种手段相比差了不知多少筹。而他本身又有那么多秘密,一个不能完全控制的家伙,绝对是一个难以让人安心的不确定因素。当然,若能将如此品级的妖修纳入麾下,肯定利大于弊,但权衡之下根本没有必要去强求。

    豹七闻言哈哈一笑道:“你小子修为不高,心胸倒是不小,豹七在这里谢过了!”可随后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又是一变,叹了口气道:“要不,还是按照赌约发誓吧,反正以后还有机会。”

    李川一愣,“为什么?”

    豹七一脸郁闷的道:“还不是因为你,打赌之前非得发什么誓,现在好了,不履行赌约都不行了。”

    李川闻言莞尔一笑,“看来你我缘分不浅,既如此,你就安心跟在我身边吧,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白浪顺势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叫川哥!整天豹大人豹大人的,莫非你还要爬到我的头上?”

    豹七疑惑的道:“什么意思?”

    白浪没好气的道:“能有什么意思?这位我可都要叫一声川哥的。”

    豹七闻言,一对黝黑的眼睛猛然一亮,用力地拍了下脑袋,随后哈哈一笑,“原来如此!这下你家豹大人可放心了,连你白老大都要叫一声川哥,我这个小小的五级初期还有什么丢人的呢!”

    李川听他这样说,这才突然意识到了些什么,再次仔细地打量了白浪一阵,嘿嘿一笑道:“还真没注意,这才多少年没见,你这小子就突破到中期了,看来这段时间的闭关还蛮有收获的。”

    白浪腼腆的一笑道:“也是因祸得福,若非那一次拼了性命,导致严重透支,我虽然得到了那颗嗜血魔狼内丹,并成功施展出了相应的神通,可要说完全融合,却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李川点了点头道:“这就是所谓的祸福相依了。来之前我还担心你的问题,现在好了。”说完,他示意身边的钱秋月,“这位是我的老姐,比亲姐还亲,你们二人以后如何对我,就要如何对她。”

    白浪抱了抱拳道:“白浪见过老姐!”

    豹七却嘿嘿一阵傻笑,挠了挠头,不知该如何称呼。想来以他的年纪对这种叫法尚有些不适应。

    钱秋月比他也好不到哪去,闻言脸微微一红,“你俩别听他的,还是叫我钱姑娘,或者月姑娘吧。”

    豹七闷声道:“好!听你的,就叫你月姑娘吧。嘿嘿,以你家豹大人的脾气,可从来没有那么叫过别人。”

    钱秋月听他说得有趣,轻轻一笑。

    李川却皱眉道:“豹七,你这名字应改一改,到外面太容易引起别人怀疑,不如就叫戚豹吧。并且你那个习惯的自称也该换换了,听着让人起鸡皮疙瘩。不如就改成‘俺老戚’吧,听着也能舒服些。”

    豹七一听,起初还有些不情愿,可叫着叫着,觉得“俺老七”这个称呼也颇顺口。

    于是,世界终于清静了。

    李川忽然想起之前的事情,轻哼了一声问道:“刚才怎么回事?莫非你们两个事先已经串通好了?”

    白浪看了眼仍旧有些郁闷的豹七,笑道:“自从十数年前我与这家伙不打不相识,他便一直赖在我这里不走了,尤其对我有办法遮掩身上的妖族气息非常感兴趣。经受不住他的软磨硬泡,我就透露了一些简单情况,于是这家伙便又对川哥你有了兴趣。而我本来也有把他带出去的想法,刚刚也就没阻止他,让你们二人通过这种方式认识,想来比我干巴巴的介绍更容易让你们彼此了解。却没想到短短数十年川哥的神通就已到了这种程度,当真无法不让人感叹那。”

    李川闻言没好气的道:“你倒是放心,就不怕这家伙把我打死?”

    白浪轻轻一笑,“这个我对川哥还是有信心的,别人不了解,我可对您老人家的神通再清楚不过了。”

    他都如此说了,李川自不好再责怪什么。且这家伙说的也不错,不用特殊手段,确实没人能真正将自己置于死地。于是笑道:“你这理由倒是充分,可总要考虑一下我这玉树临风的形象吧?”

    听了他这话,钱秋月对他脸皮的厚度显然要重新认识,却也只是抿嘴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白浪道:“这个我却没想那么多,下次会注意。”

    李川想了想,问道:“水云阁那里怎么样了?近些年可有什么事情发生?”

    那些神秘黑衣人的身份始终让他耿耿于怀,能将一个实力如此强大的门派灭门,也不知到底有多大仇恨。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宝物之争。自古以来,因此而引起的各种杀戮始终都是修真界的主旋律。而若当真是这种情况,那么接下来很可能还会有事发生,至少不会如此平静。R115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