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三章 宝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翁致远闻言更加不耐烦,没好气的道:“她再来找你就说我出去办事了,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实在不行,就随便找个理由把她给打发了,都跟你说过多少回了,怎么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说完,不再理会仍旧一脸赔笑的老者,快步离开。所去方向,却正是老者所说的密室。

    “这小祖宗,莫非是谁惹到他了?否则脾气怎么会这么大?”老者望着他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

    来到一个三层的石塔处,翁致远略一迟疑,推门走了进去。这石塔看似普通,里面实则布满各种陷阱及傀儡咒,石塔外层更有数种密咒用来防止别人窥探。除非来人修为强过布置者太多,否则根本没可能悄无声息地侵入里面。即便修为高上一些,若想进入,也要费上一些工夫的。

    翁致远显然对这里无比熟悉,但行走时也非常小心。

    七拐八拐来到楼梯处,举步走了上去。

    却在这时,里面传出一位老者略显沙哑的声音,略有不悦的道:“没有为父允许,你怎么擅自进来了?”

    此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翁致远的父亲,翁家的管事翁郃。

    翁致远嘿嘿一笑道:“孩儿今日得了一件重宝,因为急着给父亲过目,这才一时忘记了此事的。= ”

    翁郃闻言“哦”了一声,随后道:“即是如此,今天的事为父就不责罚你了,上来吧。”

    翁致远紧走几步,上到二层。一扭头,见父亲翁郃正坐在一张太师椅上。随手摆弄着面前桌子上的一堆晶石材料等各种宝物,看其乱糟糟随意乱放的样子。显然刚刚得到还没来得及归拢。顿时眼前一亮,“又是那些个没用的家将拿来给父亲的吧?嘿嘿,倒是越来越懂规矩了。”

    翁郃闻言嘴角微微一动,露出一丝得意,随后脸一板的道:“只要你这逆子不给老夫惹麻烦,以为父在翁家的地位,难道还怕缺少些许的修炼之物吗?”话毕,将面前的东西一收,一下子靠在了后面的椅背上。“拿出来吧。让为父看看是什么重宝,以致于让你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

    翁致远不再说什么,手掌一翻,掌心顿时现出一个壶状宝物来。接着往前一递,有些故作神秘的道:“却不知以父亲的见识广博,可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翁郃看了他一眼,又疑惑地端详了那物片刻,皱了皱眉头,将之取在手中。再次仔细端详,仍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摇了摇头道:“此物大概不是我咒术师一族的宝物,你从哪里得来的?”

    翁致远嘿嘿一笑道:“自然仍是咱翁家的那些个没落旁支了,至于是谁家的。我都懒得多问了。”

    翁郃摇了摇头,叹道:“就知道你这小不会消停的,但这一次就算了。以后还是收敛点吧,若非老夫一直替你压着。哼哼,你以为你那些作为就真的神不知鬼不觉?说吧。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对于这番不疼不痒的训斥,翁致远只是一笑,却不做任何承诺,也不去辩解什么。记忆中,这样的场景已经不是第一次,每一次翁郃都会如此一番做作的训斥他一顿,却从来没有深究过。

    “据说这东西是件异宝,且待我将它施展一二。”说着,翁致远两手忽然捏起诀来,手法与咒术师一族常用的法诀截然不同。而随着他的动作,壶身微微一颤,紧接着涌出大量白色雾气,眨眼间便将整个石塔二层完全充满。之后仍不罢休,竟一鼓作气顺着楼梯往上下两层涌去。

    翁郃见状一愣,随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眉头一皱地往左右看去。忽然面露惊喜的道:“这雾气竟有极强阻隔神识的功用,以为父的修为,竟也只能探出两丈多远的距离,的确是一件难得的异宝。你小子这次总算拿回来一件好东西!放心吧,这一次为父定然要好好奖励你一番。”

    说话之时,他一直盯着手中的宝物看,可说完后却仍不见翁致远有什么反应,不由诧异地抬起头来。眼前却哪里还有这小子的身影?他眉头一皱,刚要扭头去找,却忽觉背后一阵刺骨的寒意袭来,顿觉不妙,来不及多想,绍蓦然凝出一层真罡护盾,同时连忙往身侧一闪而出。

    可他也仅仅挪出半尺,便被那道寒意透胸而过。一脸不敢相信地低下头,刚好见到心脏位置露出的那数寸长的夺命剑芒。“啊”一声怒喝,头顶囟门猛然打开,紧接着一个数寸高下的元婴周身血光缭绕地遁了出来。可还没等这元婴转回身,随即又觉察到一股无比炙涌来。大惊下,他也只来得及在绍布下数道真罡护罩,整个元婴之体连同肉身便被一团火焰完全吞噬。

    而直到这时,透过那不断跳动的深红色火焰,他才隐隐看到那个胆敢偷袭他的“逆子”。不过,那个原本他无比熟悉的相貌此时却正迅速发生着变化,很快,变换成了一个无比陌生之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翁郃慢慢平静下来,缓缓问道。眼前这些火焰虽然看似威力极大,却显然没有立即让他毙命的意思,因此只是不疾不徐地慢慢灼烧,其用意更像是在消耗他的力量。

    “我是什么人?阁下现在问这个还有意义吗?”那人嘴角微微一翘,不屑的道。此人正是李川。伺机将翁致远杀死后,便对他施展了搜魂术,读取了与此行有关的一些记忆,之后便赶回来。

    好在这翁郃也在,否则长时间扮作此人很难保证不发生什么意外。毕竟,因为仲狄的事情,已经让他吸取了足够多的教训,再不敢随意将别人的灵魂融合。而如此做的后果就是扮起相对应的人时非常生硬,很容易露出破绽。好在翁致远是个万人烦,且行事无忌,所以即便露了破绽,别人多半也会认为是正常情况。李川之所以挑这人下手,此点便是考虑的因素之一。(未完待续……)R129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