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章 媒巢血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待李川坐到他身前,他略一平心静气,两手突然快速捏起诀来,同时嘴中默念咒语。接着右手忽成剑指状,往自己眉心一指,随后缓缓往外拉拽。而随着他的动作,一道淡红色的光芒蓦然出现在他指尖周围,并被缓慢地从眉心处一点点拉出来。“平心静气,不要有任何排斥的想法。”话毕,那剑指猛然往前一点,拳头大小的一团红光随之迅速射向李川眉心,瞬间不见。

    半晌后,李川睁开双眼。

    仲继祖轻轻一笑,“如何?现在是否还觉得当年的仲家名不副实了?”

    李川稍整理了下思绪道:“原来这媒巢血术才是仲家根本!若按此种方法收服灵虫炼制血媒,整个万窟山又有哪家可以与我仲家匹敌?只是,父亲,这里面似乎并没有记载另一种灵虫的名字?”

    仲继祖叹了口气道:“这也便是仲家落魄的主要原因。上古时期的一战,让仲家的精英损失殆尽,连带着部分媒巢血术也失传了,就是为父刚刚传给你的那些,好多也是后人不断完善的。但另一种灵虫到底为何物,却至今都没有找到答案。也是因此,仲家才一直没能再次崛起。”

    李川闻言眉头一皱,“上古一战?您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为何我从来就没有听人说过?”

    仲继祖道:“具体的原因为父也说不太清楚了。不过这件事很可能与如今的皇族戚家有关。当时的万窟山,只有仲家和戚家两个超级大族,仲家擅长操控灵虫。戚家擅长真罡化剑之术,各有优劣,谁也无法压制谁,因此一起治理着整个万窟山。

    直到有一次外界修士来袭,整个局势都发生了根本变化。

    那一次,作为防御主力,仲家损失惨重。不但族中精英损失近半,就连几大长老也都身受重伤。而就在众人好不容易才将那些外来者击退时。一伙神秘人却突然袭击了仲家,将包括长老在内的仲家人几乎赶尽杀绝。好在当时有数个与仲家一直交好的大族支援,这才没让仲家断了根脉。

    不过,自此之后。仲家便一蹶不振,直至落到了今天的地步。”

    李川闻言道:“此事多半与戚家脱不了关系了。而且,以我的猜测,若非之后仲家都再没有出现过什么绝顶人物,以及成功炼化出那种人人畏惧的‘不死灵虫’,恐怕他们仍不会善罢甘休的。”

    仲继祖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欣慰的点头,“狄儿能认识到这一点,为父是彻底放心了。你说得不错。此种可能性极大。”话间背脊微挺,气势陡然一变,冷笑道:“如今仲家在戚家眼中早不算什么。但这恰恰给了咱仲家机会,只要再给为父一些时间,定要报当年那一箭之仇!”

    李川闻言思量片刻道:“父亲,非是我长他人志气,此事尚须谨慎啊!那戚家在万窟山已不知经营了多少年,岂是一个落魄的仲家可以轻易撼动的?事若不成。仲家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仲继祖哈哈一笑,“看来你我父子这些年确实欠缺了些沟通。否则岂会直到此刻才发现狄儿心智的不凡?你放心,为父既然能掌管家族,即便是一个落魄多年的家族,也不会是一个鲁莽之辈的。

    万窟山的一切早就看在为父眼中。

    这些年,因为没有其他家族制衡,戚家越发霸道,不断利用各种名目侵占共用资源,还将众多家族分出三六九等,美其名曰为了提高忧患意识,避免咒术师一族慢慢衰落,其实质还不是为了将最好的资源占为己有?

    若为父所料不错,只怕暗地里已有无数外围家族心生怨愤,而之所以仍然不见动作,无非是摄于戚家的淫威而已。所以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慢慢积攒实力,与此同时,利用各种手段与一些实力强大的家族结盟。

    一切只待媒巢血术突破之日!”

    一个时辰后,李川出了书房,略一犹豫,直奔仲狄母亲所在之地。

    又过了一段时间,在反反复复的叮嘱声音中,他逃一般的出了房间。虽是如此,心中却仍旧感到一阵温暖,而这也是他急于离开的原因,他很怕自己深深陷入那种母爱的温情中而无法自拔。

    如他这般不注重心境修炼的,在外界修真者中绝对属于异类,却与大多数咒术师的特点吻合。

    “当年若非晴儿突然失踪,母亲绝对不会有事的,而后来的一切不幸也许就不会发生了……”想到黯然伤神处,李川不自禁地叹了口气。而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竟在不觉间回到了住处,并且身边始终有个娇俏的身影默默跟随。却是那个因家族联姻而与仲狄完婚的美貌女子。

    他不由一愣,脑海中顿时浮出一些令人心痒难耐的画面,暗道:“我怎么就回来了?稍后该如何自处?”

    却在这时,白君瑶已经打开了房门,并拉起他的大手道:“夫君这一路行来都在想着事情,莫非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儿?不妨说与君瑶听,即便不能为夫君解忧,也总好过憋在心里的。”

    李川摇头道:“没有什么,只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短时间内有些捋不顺而已。”他本想找个理由立即离开,却发现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开口。只是这么一犹豫,便不自觉地随她进了屋内。

    白君瑶闻言也不继续追问,只是将他按坐在椅子上后,轻轻拿手在他肩头捶起来。

    片刻后她了口气,“夫君这些日子想必经历了很多危险,只恨君瑶修为浅薄,没能随夫君一同前去。先前仲坤来报,君瑶恰巧在半路遇到他,见他慌张,询问之下才知道了夫君处境,这才能一同前往的。”

    此时此刻,李川心中无比纠结,突然发现一向能言善辩的自己竟莫名的变笨了。面对这个表面是自己妻子,实则跟自己丝毫关系都没有的女人,他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道:“让你挂心了!”(未完待续)R75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