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九章 条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川道:“此人已遭反噬,不再有任何威胁,留他一命,说不定还有其它收获。”

    缪映柔点点头,“狄哥说得不错,这人既能成功潜进万窟山,而又打算在此突破瓶颈,想来其中定有缘由,确实应该详细盘问一番的。不过,对于此类咒术我却不擅长,就交由狄哥来问吧。”

    “也好。”李川说着,身前的血雾忽然一卷,随后猛地往前一探,一下子将面色惨白的徐金洲裹在了里面。片刻后,伸手一招,利用血器将所有的血煞真罡收回,嘴一张,将其收入腹内。

    缪映柔也在同一时间将血煞真罡收了回去。

    这时的徐金洲已管不了其它,双手不断动作,自顾地压制起内伤来。

    二人也不催促。

    想起李川之前高深莫测的神通,缪映柔迟疑了下道:“狄哥,小妹与你相处这么多年,还不曾知道你竟有如此大的神通,恐怕与结丹后期族人相比也毫不逊色了吧?真不知你这些年是怎么修炼的。”

    李川对她此问早有准备,闻言道:“前些年我无意间得到一颗异果,看上去普通之极,便不甚在意,当做普通灵果吃下,却没想到那物竟然对神识有着极大助益,自此,我的神识修为迅速增长。”

    缪{ M.映柔惊讶的道:“还有那样的好东西?狄哥可知道它的名字?又是在哪里采摘的?”

    李川笑道:“我都吃过了,自然是有的,不过名字却不知道了。事后我查过很多古籍,根本没有任何记载。那处位置我也重新去过。却连那颗果树也找不到了,仿佛根本没存在过一般。因为过于玄异。我怕别人认为我说谎或者引出什么麻烦,就没有跟任何人提起,你是第一个。”

    这样的谎话李川其实根本没指望她能相信,但短时间也想不出更令人信服的解释,只好胡编乱造了一个。

    好在这样的事情在修真界并非完全不可能,而且根本无法对证,即便怀疑,也只能顺着他这个思路怀疑,认为他有其它机遇不想让别人知晓。因此才没说实话,很可能就因此不再怀疑他的身份了。

    如此一来,倒也算提前铺垫了,不然,以后还可能被迫使用更高的修为神通,那时又怎么解释?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缪映柔根本没有对他的话有任何怀疑,反而对那最后一句大为感兴趣。闻言连忙追问道:“你说的可都是真的?这件事你之前就连君瑶那个小狐狸精也没有说过?”

    李川点头道:“你确实是第一个。”

    缪映柔嘻嘻一笑。“看来狄哥心里还是有小妹的,好了,不要解释,我心里有数。”随后又道:“放心。我知道你一向喜欢清静,所以这事我一定保密,让它成为只有咱俩才知道的秘密。”

    李川无奈的叹了口气。“随你好了。”之后望向徐金洲,见他仍盘坐于地。脸色虽然无比苍白,却平静许多。想来已经挺过了功法反噬的最危险阶段,性命得保,此刻正在全力修炼以恢复元气。遁光一闪,来到他的近前,哼了一声,“阁下莫非不甘心?觉得仍有机会与我二人对抗?”

    徐金洲闻言缓缓睁开眼睛,沉默片刻,嘴角忽然露出一丝不屑,说道:“小辈,不要以为往在下身上下了些袖术,便可以将在下玩弄于鼓掌之间。若拼了这副皮囊不要,以我元婴初期巅峰的境界,到时候几乎能发挥出元婴中期的实力来,你以为仅凭你二人就能与在下对抗吗?”

    李川正要说话,却听随后而来的缪映柔冷笑了一声,“阁下就不要自欺欺人了,以你现在的状态别说发挥不出多少实力,即便真如你所说,以我们咒术师一族的神通,难道还怕区区一个元婴吗?别说你只是元婴初期修士,即便元婴后期也不敢在没有肉身的情况下轻易与我等争斗的。”

    听她说完,徐金洲脸色先是一变,露出一丝悲凉之色,随后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在下倒忘了血煞真罡对元婴的克制作用,看来今日不认栽已经不成了。说吧,如何才能放在下一条生路?灭杀在下最好的时机已经错过,而那时你们并未立即动手,想来应该还有条件可谈。当然,不要太过分,否则将在下逼急了,自爆元婴与你们同归于尽却还是可以做到的。”

    缪映柔闻言刚要说些什么,想了想又忍下来,看了眼李川道:“狄哥,还是你来问吧。”

    李川也不客气,略一思索,“阁下是外界修士,进万窟山要冒很大危险,想来绝非为了在这里找个合适之地闭关进阶,若在下所料不差,应该是为了那阴蚀果吧?而阁下之前差点突破瓶颈成功,显然所求之物已经到手。问题就在这了,阁下可是位元婴修士,若对你突破瓶颈有所助益,阴蚀果的年份起码得在万年以上,可这样的宝物,即便对咒术师一族来说也都是极其珍贵的,非普通家族的咒术师可以享用。换句话说,那阴蚀果你绝非从其他人身上获得的。”

    徐金洲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叹口气道:“道友才智高绝,在下佩服!实话说,在下确实知道一处生长有万年阴蚀果的地方,如果道友能放在下一条生路,并且保证事后不会出尔反尔,在下将那处地点如实相告又有何妨?若道友信不过,即便为道友等人带一次路也是没有关系的。”

    他这番话一说,若非对他的为人有一定了解,恐怕不知不觉就将陷入他所精心编织的陷阱里了。

    李川心中冷笑,表面上却仿佛并未察觉,哼了一声道:“若仅是如此,阁下觉得在下能接受吗?”

    徐金洲皱了下眉头,“道友还要如何?”

    李川嘿嘿一笑,“阁下身为元婴修士,想必身家比我等丰厚得多,而只要谋得生路,以后自还有大把机会获得更多宝物。非是在下强人所难,私自将阁下放走,总得对几位兄弟有所交代吧?”

    徐金洲默然半晌,摇头道:“那些东西乃在下修真的根本,岂可轻易交出来?”(未完待续……)R129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