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章 鹤蚌相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加一更,求一下订阅。现在订阅的成绩还算马马虎虎,但与那几位大神相比,咱这肯定有些拿不出手了。而且这个成绩对老梁下个月的推荐会有很大影响,不太麻烦的话,希望道友们能给设一下自动订阅,谢谢!

    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今天无烟家漂亮的小公主降世,恭贺!

    两人不再说话,李川开始专心操控法阵对付起韩家之人来。

    漫天火海,罡风气刃,雷霆闪电,冰刀雪剑,巨石地刺,使劲的往一众韩家修士身上招呼。有了他的帮助,已经被追得走投无路,几乎陷入绝境的儒生三人,终于又看到了一丝生还的希望。

    中年男子见此情形,脸色微微一变,暗道:“那小子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后来又强行驱动灵器,换做旁人,即便不修养个数年,恐怕也要数月以上才能完全恢复的,他却怎么只用两个时辰就能恢复到如此程度?难道使用了什么催发潜能的秘术?定是如此了,否则根本解释不通的。”

    有了这个想法,他心中顿时一定,喝道:“不用担心,继续追击,那小子伤势严重,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

    听他如此一说,众人疑虑尽去,再次与儒生三人战在一起。

    可在阵法中各种攻击的干扰下,韩家的一众修士连十分之三四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若非有中年男子一力支撑,恐怕形势立刻就将扭转过来。一时间,争斗双方陷入了一种胶着的状态。

    随着时间的推移。受伤的人越来越多,真气消耗也极大。长时间施法,却没有机会打坐恢复,双方之人早就将戒指中用来恢复真气的丹药消耗得差不多了。这时候真的就是在比拼家底了。

    而直到此时。阵法中的五行攻击都仍没有一丝停歇的迹象,总在恰当时机出现在恰当的人头顶。

    中年男子的脸色难看至极,他始终想不明白:“那小子不是已经受了重伤吗?难道一切都是假象?”

    儒生此刻也是一肚子疑问:“那小子为什么要帮我?之前符老给他下的那道七伤蚀骨咒不但没起作用,怎么还将其本人给反噬了?他到底是什么人?修为不高却一身宝物。不但拥有灵器,还有传说中的极品防御灵符以及攻击玉符,并且身具奇异功法,可以彻底遮掩自身气息……”

    在他的心里,李川已成了谜一般存在,而且知道此刻的一切都是他有意操纵,是针对自己等人的陷阱。可即便如此,却也无力改变什么。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跳,心中莫名升起一丝悲哀。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蓦然降临,一位元婴初期修士由于消耗太大一时反应不及,被闪电给劈了个正着。这一下没什么,不过是让他身上一麻,可接踵而来的更多闪电却很快将他劈成了焦炭。

    这一人身死不要紧。平衡却立马被打破,争斗中,双方出现伤亡的频率越来越大。直至最后韩家只剩下中年男子和两位元中修士,儒生这边仅剩下他和女修士,双方这才不约而同的停下来。

    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族人的死亡,从最初的痛苦到愤怒,再到疯狂以及不甘,此刻的中年男子反而平静下来。默然片刻道:“两位,你们不觉得拼到最后我们必然是个同归于尽的结局吗?”

    儒生闻言,叹了口气道:“是啊!可又有什么办法?有人给我们设了这个局。随后又给了我们一个不得不按照他的想法继续走下去的理由。到了这个地步,你以为我们还能改变什么吗?”

    中年男子道:“至少我们不能让他如意,可以先把他灭掉,再来算我们的帐。”

    儒生哈哈一笑道:“问题就出在这里。你我之间现在已经是不死不休之局,维持现在的局面。在下二人或许可以活命,可若按照你的想法,我们则必然死无葬身之地,这便是在下所说的理由。”

    中年男子皱眉道:“在下若发誓此仇一笔勾销,永不再提呢?”

    儒生一愣,随后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你当真打算如此?要知道,你我之间可是不共戴天之仇。”

    中年男子道:“话虽如此,可若再不作出取舍,我等恐怕当真要命丧于此了,那时空余一身仇恨又有什么用?”

    儒生闻言点点头,“道友能如此想自然最好,无论如何,在下也不愿成为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的。”

    于是在这二人的提议下,双方所有人都发了心魔血誓,决定彻底放下仇恨,共同收取阁内宝物。

    ......

    石室内,李川收回神识,苦笑道:“所谓‘过犹不及’便是如此了。本来还打算让他们两伙拼个玉石俱焚,至少将大部分实力消耗掉,却没想到闹到最后竟让他们彻底放弃了仇恨,并且完全联合起来。两位元婴后期,其中一位还是巅峰修为,再加上三位元婴中期,其实力竟比先前的韩家还要强大!这样的结果谁又能预料到呢?唉!千算万算,终有算计不到的时候。”

    洛羽妃稍一沉思道:“既如此,我们不如现在就冲出去,趁他们实力尚未恢复,应该还有一拼之力。”

    李川摇头道:“剩下这几人无一不是修为深厚之辈,尤其那两位元后,很难说实力受到多少影响,与他们相斗,我二人即便有灵器之助,实力也略显单薄些,贸然出去,风险还是太大了。”说完,往长廊方向看了一眼,“在他们实力恢复前,如果能设法引其进来,或许还有一些机会。”

    洛羽妃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长廊空间相对狭小,争斗起来不用分心四顾,确实对自己二人有利。于是点了点头道:“只要你把这个阵法撤掉,再把雾气弄走,到时想让他们不动手都难了。”

    李川闻言一拍脑袋,笑道:“确实如此,是我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

    片刻后,阵法内的雾气迅速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笼罩在众修士心头的那种莫名的压抑感觉。不知何处突然又响起了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下一刻,覆盖在整个主院的阵法结界快速崩溃消散。

    中年男子等人正要轮番静修片刻,以恢复之前一战消耗的真气,却被这突然出现的状况弄得有些疑神疑鬼。彼此看了一眼,都再也坐不住,纷纷遁光一闪的往布置禁制的两个石柱飞去。

    刚刚来到那处,就见那禁制表面的波纹蓦然一动,随即往两边分开,露出里面一道长长的石廊。放眼望去,却见李川和洛羽妃此刻正站在石廊尽头的一个石厅里,一脸淡然的看着他们。(未 完待续 ~^~)R105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