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八章 炼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被对方看破心思,中年男子心下不由一沉。

    另一边的战况确实另人担忧,本来以韩家的实力,即便先前死了数位元初修士,却仍然占着巨大的优势。

    若在平常,自然不怕,可如今处于这神秘的雾气中,极不利于群战,他们人多反而束手束脚,很难默契配合,在对方多了一位元婴后期高手的情况下,顿时陷入极其不利的局面。交锋了这片刻的时间,已经有数人受伤,这还是在韩家三位元婴中期修士拼命抵挡的情况下。

    也是因此,只要他们中有一人失去战斗力,后果都不堪设想。

    以元初修士跟元后修士的巨大差距,在此种环境中,很难支持得住的。

    一瞬间想通这些,中年男子不由冷哼一声,“道友当真好算计!只是不知道友是否听说过‘鱼死网破’这句话?”

    儒生闻言看了他一阵,忽然一笑,“当然听过!可在下却不认为道友会立刻付诸行动,因为道友仍不甘心,你在赌,赌你的那些族人可以撑到法阵布置好的那一刻。所以,你现在不会这么做。”

    中年男子沉默下来。片刻后,缓缓的道:“看来道友很喜欢赌,那么,在下就与你赌上一局,如何?”

    儒生略有些奇怪的道:“赌什么?”

    中年男子道:“就赌在下全力以赴的情况下能否杀得了你。”

    儒生闻言神色微微一变,“道友说笑了,没了你的守护,相信我等成功的几率会更大,道友难道不怕?”

    中年男子道:“怕!当然怕!可在下相信道友比在下更怕,既如此,我们不妨看看谁先成功好了。”

    这下子,却轮到儒生沉默了。

    中年男子见状,反而没了顾忌,哈哈一笑道:“还请道友指教!”说着,操控头顶飞剑猛劈而下。

    ......

    藏宝阁剑室。

    李川睁开双眼,收起四圣兽旗,站起身来。

    全力催动噬魂魔道的情况下,仅用了一刻钟,身上的伤口便尽数消失不见。当然,一些珍贵的丹药是少不了的,否则,即便伤势痊愈了,损耗的真气及心神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恢复的。

    不知为何,那道灰色的气体此刻却仍然停留在他体内,不过其表面已被一层淡淡的青光包围。

    身形一动,来到火剑旁,伸手破开了光罩,“嗡”一声,在火剑刚刚弹起的瞬间,一把将它抓住。

    剑身不断颤动,欲要挣脱而去。

    李川盘坐在地,紧握剑柄,相持片刻后,张嘴吐出一团火焰来。那火焰刚刚出现,便一下子化为五只灵动的火鸟,绕着火剑飞了一圈后,扑到剑身上,随即又化为火焰,将之完全包裹起来。之后喷出一口精血融入到那火焰当中,焰苗跳动得更加剧烈,四周的温度也陡然升高。本来仍在颤动的火剑,却随之渐渐安静下来。单手快速动作,一道道法诀接连打在剑身上。

    此后,开始一动不动的炼化起来。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极力争取在外面那两伙人破禁而入前,将冰火双绝剑之一的火剑彻底炼化,只有如此或许才能寻到一线生机。双绝剑同时使用的威力,想来即便不如传说中的夸张,定然也非器灵受伤,现阶段仅能发挥出低阶灵器威能的玄冰剑可以相比的。更何况,无论从寄灵术所能提供的助力方面,还是相对应属性真气的控制方面,如今的火系都要远强于水系的。

    这些条件综合起来,甚至比身为元婴初期的洛羽妃还要更有优势,也是因此,他才敢放手一搏。

    一个时辰后,剑室之门缓缓打开。

    遁光一闪,李川现出身形。如今的他已经重新换上一身崭新的灰色长袍,并且早就利用水球术给自己从头到脚洗了一遍,所以看上去,竟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仿佛根本就没有受过伤一般。

    洛羽妃本来一直安静的站在雕像旁边,目光迷离,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听到石门打开的声音,连忙转过身来,待看清楚他此时的模样,顿时一愣,随即又是一喜,问道:“当真成功了?”

    李川点点头。来到雕像前方不远处,打出一道真气在那玉符上,随即浸入神识,闭目感应起来。

    片刻后,睁开双眼,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洛羽妃问道:“莫非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川边说边思量的道:“那两伙人不知为何竟动起手来了,而且看似时间不短,早已打出了真火。”

    洛羽妃道:“大概是那个家族之人打算独吞这里的宝物,提前下的手吧?”

    李川摇头道:“不像,那些人倒好似被动防御一样。”忽然灵机一动,想通了其中的一些关健,笑道:“我明白了,定是那老匹夫以为可以要挟到我为他们打开禁制,才去破坏那个法阵的。”

    洛羽妃疑惑的道:“要挟你打开禁制?怎么回事?”

    李川道:“还记得我身上中的那个符咒吗?”

    洛羽妃点点头。

    于是李川将自己的分析跟她简单说了一遍。

    洛羽妃听完眉头微皱道:“如此说来,那恶毒的符咒你还没有驱除?”

    李川笑道:“不用担心,这东西暂时还奈何我不得,否则他们也不用那么麻烦了。咱俩就在这里等着吧,顺便再熟悉熟悉各自新得的灵器,想来没有结果前,这场争斗是不会轻易结束的。”

    ......

    阵法中,经过一个多时辰的争斗双方都损失惨重,尤其以韩家为甚,此刻只剩下中年男子,两位元婴中期修士,以及两位元婴初期修士。那位元中老妪因在争斗中被符老用灵符禁锢而丧命。

    儒生这边要好一些,只损失了一名元婴中期修士,但形势也不容乐观。

    见到家族子弟死伤如此惨重,即便以中年男子的心境修为,也已经到了承受极限,每一次进攻都几乎是不顾消耗的全力而为,幸好儒生见势不妙唤来符老一同抵挡,否则早已支撑不住。

    但这样一来,却苦了女修士和周通二人,与四位已经疯狂了的元婴修士相斗,尤其有两位还是与他们有着同样修为的元婴中期,的确是件艰苦的差事,好在可以借助雾气的掩护勉强抵挡。

    至于破坏防护禁制的事,此刻早被他们抛到了脑后。R115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