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五章 炼器宗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之后,所遇到的情况都差不多,众人开始加快脚步。很快,前面石室变得不同起来。不但多了许多雕饰,室内石桌石椅等也更加精美,虽然不知经过了多少年,很多雕饰却仍栩栩如生,让人过目不忘。但这些地方明显有了被毁坏的痕迹,仿佛曾有人在此激烈的打斗过一般。

    李川想起火鸦道人的话,知道这些痕迹多半是他们当年留下来的。

    路上也曾遇到数名结丹修士负责警戒,却被符老儒生等人先一步发现,并迅速出手将之一一制服。

    又走了一段,前方豁然开朗,竟是个方圆数十丈高数丈的大厅,可惜此时已经残破不堪,立于中心处的那座雕像只剩下了下半截身子,其上还尽是剑痕。上半截此刻则正在不远处的地上。

    李川这时似是看到了什么,遁光一闪,到了那处。

    不远处的儒生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莫非道友有了什么发现?”说着,身影一闪到了他面前。

    李川毫不在意的往地上石像的腰间一指道:“这配饰位置的形状略有些奇怪,原本应该有个什么东西的。”

    儒生点头道:“的确如此!可惜已被人拿走了,或许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东西是什么。”说完摇摇头,继续与其他人搜寻起此处的出口。之前并非没对那几位结丹下手,可实情是他们也不清楚。

    寻找了片刻,女修士忽然道:“这石兽似乎有些问题,附近的东西全都被破坏了,只有它完好无损。”

    众人闻言,全部围过去。

    周通上下打量了片刻,往那石兽的嘴里一伸,也不知动了什么,一侧的石墙忽然发出轰隆隆的响声,下一刻,一道丈许宽的巨大石门缓缓离地而起,与此同时,浓郁的火灵气扑面而来。

    李川暗道:“这地方当真与众不同,完全走的机关路线,整个洞府竟不见一个符文,不见一座法阵。”

    随后与众人一起穿门而过。

    刚刚站定,便听到一声低呼,却是那位女修士发出的。

    李川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不远处的一座山上,位于接近山脚的位置,正立着一座高大石门,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清楚上面写的什么。“炼器宗,竟然是这个传说中的宗门!怪不得她如此惊讶了。不过,连昊阳那样的上古大派都几乎被人灭门,这修真界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

    相传,修真界中现存的很多顶级法器,包括灵器,都是出自此宗之手,就好像现在的神丹门一样。却不知什么原因近几千年都未见其门人现世,否则,也不至于顶级的防御性法器如此紧缺了。

    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却听一声长啸蓦然响起,随之十数道遁光从各方迅速而来。

    儒生肃容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不过都不要冲动,先听听他们怎么说。”

    片刻后,十数人在数丈远处落下身形。为首之人乃是一位中年男子,正是之前李川见到的元后巅峰修士。除他之外尚有两位元婴中期修士,一个老妪,一个年轻女子,其余十位为元婴初期。

    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目光冷冷的往众人身上一扫,哼了一声,“此地乃在下家族率先发现,并决定日后定居于此,诸位道友未经允许,擅自闯入,怕不合适吧?莫非在下后辈没有阻拦诸位?”

    儒生见中年男子修为已达到元后巅峰,心中不由一惊。别看都是元婴后期,差距却绝对不小的,与元中和元中巅峰的差距可不是一个概念,几乎有着本质区别。那些一只脚已经踏入出窍期的元后巅峰,往往能更容易领悟到某些非比寻常的大神通,绝非普通元后可以相比的。

    但他却并没有因此退缩,略一思索,“道友放心,在下等虽与那两位结丹道友有些误会,却未伤其性命,想必此刻已经无碍。至于道友所谓率先发现的说法,在下却并不认同。”示意身旁的李川,“我等之所以来此,却是应这位道友之邀,要说率先发现,即便道友也要居于其后的。”

    中年男子闻言看了眼李川,眉头微微一皱,先前只道他有什么特殊的敛息功法,并不为意,此刻却不由仔细打量了一番,越发觉得李川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觉,暗暗计较起来。“这位道友,你说你早就发现了此地,却不知有何证据?如此多人面前道友可不要信口开河!”

    李川手掌一翻,手中蓦然多了几种剑形法器。拿起其中的一件,淡淡一笑,“这些法器乃在下数年前在白鹤洞的石室中获得的,与那些散落在石桌上的剑坯器形风格基本一致,多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若是道友首先发现,想必这些东西不可能有机会落入在下手中的,道友以为如何?”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不屑道:“风格一样能说明什么?很可能是早期流传出去的,和是否从此处获得没有必然联系。”

    李川道:“道友说得不错,是说明不了什么,可道友一句率先发现便要独占此地似乎也说不过去吧?世间万物,有缘者得之,这里自然也不例外,道友万万没有道理将此处强行占为己有的。”

    中年男子双眼一眯,哼了一声道:“可此地如今已在我家族手中,莫非道友打算以武力抢夺吗?”

    李川闻听此言,却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把目光转向儒生,意思很明显,应该到你说话的时候了。

    儒生也不推辞,神情一凝道:“修行不易,在下等自不愿轻易与人交恶,不过,既然来了却也没有空手而归的道理。”

    中年男子闻言脸一沉,“莫非道友认为你等的实力可以与我等抗衡?”

    儒生略一想,从容一笑道:“道友的家族或许有战胜我等的实力,却很难将所有人全部留下,而我等之中只要有一人能从此脱身,势必再次集结大量道友前来,那时,却不知道友打算如何做?”

    中年男子在几人身上反复打量一番,似在权衡,默然片刻后,叹道:“看来道友以自认掌握了主动,也好,既然有缘,在下也不介意分诸位一杯羹,但却绝对不会负责引路。实不相瞒,在下等人也才刚刚进入此地,大部分地方的禁制都没有破除,不如我们分头行动,各凭机缘吧。”

    儒生点头道:“如此最好!”R115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