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六章 计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川欣喜的接过数十个瓶瓶罐罐和玉简法器等物,粗略的看了一下,手掌一动,全部收进戒指里。随后也拿出一个玉简,将自己需要的一些灵药灵草以及炼器材料刻进了它的里面。

    “那些炼器材料是我让你帮忙寻找的,找到了,我们以物易物,绝不让你吃亏。”

    “可以。”老者将玉简接到手中,看了看,点点头。

    “那么,现在我要施展法术了,需要你的全力配合,过程中你不可以有任何抗拒的反应,否则很可能导致法术失败,那时,咱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只能允许自己相信你一次。”

    老者无奈的叹道:“好了,开始吧。”

    李川点点头,双手连动间,连捏数个法诀,随后右手一翻,一道青光飘浮其上。抬头看了眼老者,手一挥,青光顿时带着一道绚丽光尾,似缓实疾的飘过两人间的距离,来到了老者胸前。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却并没有行动,任由青光从胸前进入到身体里面。

    要说他对李川没有一点怀疑那是不可能的,可任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世上有什么秘术由筑基期修士施展能对出窍期修士产生致命威胁的,最多不过是一种制约罢了,并且可以花费精力清除。

    当然,仅凭这些他仍不能完全放心,毕竟李川不是普通修士,一不小心就要吃大亏。可这种顾虑,却被李川接下来的贪婪要求给打消了。尤其有个条件是帮李川寻找灵草和灵药,更让他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位当代老魔的无奈。可他却没料到,其实,那些所谓的条件只是李川谋算的一部分,最终目的,不过是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放心接受那个所谓的“法术”而已。

    目的达成,李川忍不住露出一丝得意。母炼魂鼎的威力可不是普通修仙者能理解的,想要了解,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亲自体验一下,而这种体验,却肯定会让那人终生“受用”无穷。

    “前辈,晚辈李川,还没有请教尊姓大名。”

    “老夫欧阳元通。”刚才李川那个不经意的笑容不知为什么忽然让他从心底里产生一种毛毛的感觉,不由疑神疑鬼起来。越想越不放心,沉声问道:“咱们现在既然已经谈妥了条件,并且你已给老夫种下禁制,而老夫也算配合,所以有些事还请你开诚布公的说出来,不要瞒着老夫。”

    李川笑了笑,“那是自然!”说着,取出一颗五级妖兽内丹,一颗四级后期妖兽内丹,抛给了欧阳元通。“现在做个交易,这两颗内丹给你,你把双瞳银狐内丹给我,咱们公平交换。至于这颗四级妖兽内丹,就算对你的一些补偿吧,毕竟你这次的收获,如今大部分都到了我的手里。还有就是,自今天开始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而对自家人,我李川从来都是很大方的。”

    欧阳元通接过两颗内丹,露出吃惊之色。

    五级妖兽的内丹可不是大萝卜白菜,说想得到就能得到的。需要的不仅仅是实力,还要有天大机缘,两者缺一不可。如若强行去求,不但无法如愿,最后还可能落得个身死魂消的下场。

    当然,如果是得自于上代老魔,这一切就说得过去了。

    吃惊过后,欧阳元通终于注意到了李川刚刚说话时的神态以及话里的内容,细细一想,越发不安起来。叹了口气道:“老夫这次认栽了,你还是把话一次说完吧。否则实在让人难以心安。”

    李川笑了笑,“欧阳前辈,你可曾听说过‘母炼魂鼎’?”

    欧阳元通想了想道:“虽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但老夫能想像出那是个什么东西,‘母炼魂鼎’应该就是你们噬魂一脉所使用的‘噬魂宝鼎’吧?当然,‘噬魂宝鼎’是我们对它的称呼。”

    李川点点头,“不错!噬魂宝鼎便是母炼魂鼎。而且,从名字上可以很明显判断出一件事,你们根本不知道它的另一项功用。噬魂宝鼎其实只是母炼魂鼎里面的母鼎,除了它,还有十二个鼎,每个都与母鼎有着特殊联系,而晚辈先前便是把其中一个鼎植入了前辈的身体。”

    “你说什么?”欧阳元通听了这话,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虽然依旧不知道这具体意味着什么,却已预感到不妙,噬魂宝鼎在修真界可是一个神秘的存在,被它给“盯”上了,还能好得了吗?

    “前辈没有听清吗?”

    “那会有什么后果?”欧阳元通脸阴沉的问道。

    “后果?嘿嘿,晚辈不是已经跟前辈说过了吗?”李川一脸疑惑的道。

    “是说过了,可你没说是这个东西,你只说威力和‘禁神术’差不多的。”欧阳元通强忍着怒气道。

    “对啊,我是这么说的,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李川道。欧阳元通听他这么说,神色稍缓。却听他接着道:“当然,要是细究的话,母炼魂鼎的威力却是要强过禁神术一点点的。”

    李川看着他表情不住的变换,冷笑一声道:“欧阳前辈如此关心它的威力,莫非还有其它打算吗?”

    欧阳元通深吸了口气道:“当然不是!老夫只是对这个传说中的噬魂宝鼎有些好奇罢了。”

    “前辈的意思是想要见识见识它的威力?”见他并没有否认的意思,李川不由暗自冷笑。“正愁以后不好报复呢,没想到你就这么知趣,即如此,不好好招待一番,岂不辜负了你的心意?”

    这边邪恶的心思一起,欧阳元通那边顿时惨叫出声。本来他正在琢磨这母炼魂鼎的禁制会以什么方式出现,而自己又将如何化解呢,冷不防的,一阵剧痛猛然袭来。“嗡”一声,脑袋就仿佛突然爆炸了一般,那种来自于灵魂的剧痛根本不是**上的痛苦可以相提并论的。一瞬间,他就仿佛忽然往地狱走了一遭,并将所有酷刑都体会一遍。抽魂炼魄之痛不过如此而已。

    欧阳元通很快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也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这般落魄模样,自修真后便不再有过,不想今天不但重新体验一回,更有了经常出现在普通人身上的无力感觉。

    李川道:“论修为,我在你眼里不值一提,可说到灵魂,你拍马也难及我的万分之一。别说前辈只是出窍期修士,即便大乘期,只要被我把鼎植入身体,以后也就只有乖乖听我话的份了。”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