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五章 剑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晌过后,程乾道:“好像是某种阵法?”

    老者道:“应该错不了!虽然探查不到里面的情况,可必定凶险异常,你们要做好准备。”

    “前辈,还是由晚辈打这个头阵吧。”李川这次却是学乖了,反正也是要去的,还不如主动一些。

    老者点点头。

    李川进去后,白浪也没有再等,紧随他消失在一片未知当中。

    “好冷!”李川刚刚现出身形,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周围的温度非常低,吐口气都立马成冰,若非最近玄武修为大进,化成了实体,让他可以使其天赋能力,恐怕这一下就得被冻个半死。

    可还没等他弄清楚情况,蓦地一阵破空声大作,竟是数十道森寒剑气射过来。危急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个懒驴打滚翻倒在地,随后“咕噜噜”的滚出好远,接着不等他再次起身,又是数十道剑气从天而降。“姥姥的,这些玩意儿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附近都是一片雾蒙蒙的,不但视线受阻,就连神识都探查不出去多远,自然也就无法发现那些剑气的来源了。

    这时他已把天刑拿出来,手腕一抖,长剑连连点出。

    “叮、叮”接连两声金属撞击的声音过后,李川直接被一股巨力掀翻出去。“好家伙!几乎赶得上元婴初期的攻击力了。”念头未转完,一口鲜血猛喷而出。不过,也幸好这剑气威力大,否则,以他目前的剑速,根本无法把那些剑气完全接下来的,到时候,难免被射成蜂窝的模样。

    巨力之后,又是一股极度冰寒顺着经脉侵进来,好在有玄武存在,这点冰寒只当给它提了一下神。

    刚刚落地,掌心中便现出一物。又一波剑气到来前,终于把保命的极品法器“金钵”祭出来。

    五色光华一闪,迅速融为一体。

    与此同时,数十道冰寒剑气疾速射来,眨眼间便撞在了五行光罩上,产生了一圈圈的五色波纹。

    李川在里面苦苦支撑,如果不是借用了四圣兽的力量对金钵进行操控,即便以它超强的五行防御力,恐怕此刻也早就破掉。只可惜,四圣兽只占了其中四系,独独缺了土属一系,不然,李川虽只是筑基后期修为,在全力施展寄灵术的情况下也足可以将这样的五行类攻击抵挡下来了。

    “姥姥的!要撑不住了……”念头还没转完,五行光罩“啵”一声碎裂开来。下一刻,剩余的两道剑气,毫不客气的直接从他肩胛和肋下穿过。极寒状态下,血液甚至没有喷射出来便被冻住。

    “嗤嗤……”又是数十道剑气射来。

    “这还有完没完了?”李川刚要再次催动金钵防御,蓦然发现身周已经被一层乳白色光芒罩住。

    关键时刻,白浪这小子终于出现了。

    “川哥,你没事吧?”白浪看着李川衣衫的两处破损,略带歉意的问道。

    “没事?等以后有空,我也在你身上开两处洞,你就知道有没有事了!”李川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

    “嘿嘿,那还是算了吧。”

    两人站在宝塔之下,静静看着光罩外面的景象。

    一**剑气,无休无止的攻过来,虽声势浩大,却也只是发出雨打芭蕉声,无奈的止步于此。

    李川沉默片刻,开始让白浪试着往里走。如此诡异的大阵,想必冰宫一众人也无法从容应对的,说不定会因此实力大减,此种可能自是李川乐于见到的,而在那之前,二人势必要远离此处。

    而为了达到目的,李川一踏入此阵就将老者偷偷寄附在他身上的一丝神识灭掉了。如此做虽会有风险,但机会从来都是稍纵即逝,没有决断,有机会也无法抓住。而且,老者未必会把这事联想到他身上,能将神识灭掉的可能性太多,得多有想象力才会认为是他这个筑基修士所为?

    二人谨慎前行。

    白浪忽然问:“川哥,你可知那银狐临死前喊的什么?”

    李川一愣,“还以为他只是叫了一声呢。”

    听他这么说,白浪苦笑道:“那是妖兽的语言,喊的是‘九儿’,开始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意思,可随后远方传来一声‘银哥’,却是个女子的声音,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猜到那是怎么回事了吧?”

    李川若有所思,“你是说,他们是一对狐狸夫妻?可为什么在银狐遇险时她没有出现?她的声音当时听起来似乎有些虚弱,莫非是受了伤?可又不像啊,难道还有其它咱们不知道的情况?”

    “这个我却不知道了。”

    “可惜那颗内丹落在了那老混蛋手里,不然倒可以问个一清二楚。”

    随后李川换了话题,“你说这阵法有没有人操控?”

    白浪摇摇头,有些理所当然的道:“这个我可看不出来,你要知道,我们妖兽一族天生崇拜力量,所以一生的大多数时间都在努力修炼,以增加自身神通,对这些辅助手段却是很少研究的。”

    李川翻了个白眼,真是对牛弹琴了!

    本来他也没指着白浪能给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问他其实和自言自语也没什么区别,不过是刺激灵感的一种习惯性方式罢了。“这些剑气不但威力大,对我追击的也毫不放松,可怎么总觉得它们缺少了些灵性呢?就像之前那个‘流沙箭阵’一样,如果有人操控,不用别的,只是把绳索射断,那么冰宫的人即便仍能过得去,恐怕也不会那么轻松了……

    这些剑气也是如此,若不是混乱进攻,而是只攻击护罩同一点,相信即使以白浪的修为,也不会如现在这般轻松的。难道,这阵法真的没人操控?可这些剑气又是靠什么感应到我的存在呢?”

    “感应?”李川忽然抓到了一丝灵感。“如果我把自身气息遮蔽起来,是不是就感应不到了呢?”想到便做,心念一动,利用四圣兽旗将自身气息全部隐去。随后对白浪道:“把我放出去。”

    白浪疑惑的看着他,“为什么?这外面可是很危险的。”

    “我当然知道!但我自有对付的方法,别废话了。”李川自信满满,说出的话不容置疑。

    “好吧。”白浪无奈,将面前的光罩打开一道缺口。

    李川在外面停留片刻,却不见一道剑气袭来,不由哈哈大笑,“这狗屁阵法果然拿小爷没办法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