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章 围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周日下午无限强推,望诸位多支持!起点六小时算一次点击,所以在不麻烦的情况下,还望多点击一下,这个数据对下次推荐很重要,拜托了!另外,强推期间,每天三更。白衣人果断放弃了攻击,如果继续,将难逃被流光所伤的命运。急退的同时,嘴一张,一道白光挡在身前。流光来势汹汹,似乎不可抵挡,可在白光面前却逐渐放慢了速度,最后完全停止。

    “哈哈,没想到这件水幕玄光碑也落到了你的手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老者见到此宝,立即两眼放光,对于白衣人挡住了自己近乎偷袭的一击竟是毫不在意了。

    因为这一手“围魏救赵”使得白衣人心神微分,不是本命法宝控制力稍差,攻击时便露出了些微破绽。在场的最少也是元初修士,放在其他地方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了,当然不会放过机会,不但合力将真正的锯齿轮击退,还倒出手来再次把男子围在当中。一个个神情严肃,如临大敌。

    “哼!以为人多就管用吗?”白衣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身形突然再次隐没在空气中。而那个刚刚被击退的锯齿轮也再次幻化出多重幻影,呼啦啦一大片,带着摄人的尖啸声,围扑下来。

    老者眉头一皱,仍没看清楚这人是如何从自己面前消失的。不过此时却明显不是他思量这个的时候,就在刚才,已经有一个徒弟因为防御力弱而被锯齿轮切割成了无数段,甚至连元婴都没能逃出来。不由气得一声暴喝:“你们都没长脑子吗?不要分散,同步防御,同步攻击!”

    这话才刚刚出口,忽觉耳边一道劲风袭来。

    “不好!”老者不愧为出窍期强者,临危却不乱,察觉到攻击临头的刹那,猛地驾起一道遁光头也不回的一直遁出了数百米的距离。即便如此,身后的劲风也只是稍弱,但这段时间已经足够他启动防御法衣了。随着法诀打出,身上一阵蓝光大放,同时几道符文在其中若隐若现。

    “嗤!”那道劲风终于击中了他的肩头,不过在蓝光的强力防御下,只留下一道轻微的伤痕。

    白衣人一击过后,立即身退,隐隐可见,一对利爪似的双手恢复了原形。

    老者大意之下受了轻伤,神情愈发狞厉起来。

    “去!”却是他准备了多时的反击。

    白衣人暗道一声好险,如果刚才贪功,面对此击势必难以抵挡,现在却好得多了,虽然匆忙,却仍能布下一道白光,正是先前那件水幕玄光碑,不出预料的,刚好将来袭的飞剑挡下来。

    老者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突然张口喷出了一道精血,飞剑光芒立时大涨,瞬间又前进了数步,将白光压缩到方圆数尺大小。这位白衣妖兽男子身法诡异,不想办法将他拖住,实在难以对付。

    妖兽男子眉头一皱,显然看破了他的心思,但又无可奈何。

    此刻冒然退走,气机牵引下很可能引来更强的攻击。

    并且由于这边的对耗,使得他对锯齿轮的控制再次产生影响,相应的,对那些元婴期修士的威胁也就小了很多,不用多长时间,他们必然会分出数人过来,那时,便是自己落败的一刻。

    想到这些,他神色一动,忽然将锯齿轮收回来,并一个盘旋,直击对面老者。

    果然,老者不愿意冒险用法衣硬接这一攻击,叹了口气,伸手一招,将飞剑收了回去,同时飞身后退。得到了这难得的片刻喘息时机,白衣人终于可以在不受伤的情况下收回水幕玄光碑,回头轻蔑的看了众元婴修士一眼,在数道流光近身之前,蓦然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紧张的防御了半天,却仍然不见动静,程乾想了想,传音问道:“师傅,这家伙莫非是跑了?”

    老者摇摇头,“这妖兽过来阻止咱们继续前进,必然有因,不会轻易离开。”

    思索了片刻,问不远处的杜七,“杜七,你之前是往哪个方向走被他拦下来的?”

    杜七指了个方向,“那里。”

    “既然他不肯出来,那我们也只好亲自过去看看了。”老者说完,带领众人随着杜七往那个方向遁去。一个个看似神情放松,内心却是无比紧张,偷偷拿出灵符,随时做着防御的准备。

    果然,不多时,一道劲风忽然出现在杜七身后。

    “啊!”杜七一声惊叫,激发灵符的同时,顾不得难看,一下子扑倒在地,紧接着一个懒驴打滚。

    白衣人显然没有料到还有人会用此招,措手不及下被他逃了出去。感应到身后十数道流光同时袭来,手一抬,将水幕玄光碑布置在身侧,伴随着一阵急促的声响,毫不恋战,隐身而去。

    “哼哼!想走?”老者此次却并未参与攻击,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团几近透明的物事,双手连弹下,迅速没入了周围的空气中。之后不再动作,眼睛微眯,神情专注,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忽然,嘴角露出一抹得意,手一指,飞剑化作一道流光往前射去。

    与此同时,另有六柄飞剑协同而上。

    “嗯?”飞剑攻击的方向随之响起一声惊讶的低呼,随即白光一闪,一道人影蓦然在那后面出现,接着那人影趁白光抵挡住飞剑攻击片刻的时机,将光芒一催一收,两者再次消失不见。

    老者诡异的笑了一下,指挥飞剑往另一处激射而去。

    这次,却是另六位元婴修士参与了行动。

    霎时间,又是七道犀利的攻击汇到一处。

    一声闷哼响起,白光后的白衣人脸色略显苍白,却是连续两次强大攻击使得他气力一时不继所致。

    “哼!无耻之徒,以多为胜!”说完,白衣人又消失了。不过他此时已经颇有疑虑,不知这些人是如何发现自己的,难道他们还有什么秘术不成?或者只是碰巧,如果是前者的话,那么……

    如此情况又经过了数次,白衣人终于无奈的承认这些人确实有办法发现自己,而此时,他的嘴角已挂上了一丝鲜血,显然受了内伤,也因此,这一次被逼出身形后,并没有再次消失。

    一边努力地维持着水幕玄光碑的白光强度,一边用冰冷的目光扫过众人。“哼!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束手无策了吗?简直,痴心妄想!”说着,身形突然毫无征兆的变化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