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四章 离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以我这灵根,正常情况下八辈子也修炼不到足以自保的程度,这是想把我一辈子都软禁在山上啊!”李川被二人“关怀”得一阵无语,但又不得不承认,降鹤这老小子对自己也算不错了,不然,找个理由直接把天刑充公也不是不可能的事。现在虽然把自己给软禁了,算是他们变相的得到了天刑,但终究还是保管在自己手里。这一百多年对于元婴期修士来说虽不长,可也是一段不短的时间了。“掌门师伯,让师侄一直留在山上也可以,但有个小小的要求。”

    降鹤真人眉头一皱,“什么要求?”

    李川道:“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不喜欢被人打扰,也不喜欢麻烦,所以希望从今以后,无论是谁,都要在异修院的山下止步。当然,有特殊的事可以用传讯符联系。”软禁这事看来是不能改变了,那就多捞点好处,反正亏本的买卖不能做,世俗界那边还有求于自己,不信他不答应。

    果然,降鹤真人点了点头道:“我可以答应你,稍后就会拟一道法旨,通告所有昊阳派门人。”

    李川施了一礼,“多谢师伯成全!没什么事的话,师侄这就告辞了。”

    降鹤真人道:“去吧,记得,好好在异修院内修炼。”

    瞟了一眼满脸幸灾乐祸的卢仝以及身边眉头紧皱的洪远,李川转身离开了大殿。

    回到异修院,果然和预想的一样,三女并没有先吃。

    钱秋月和方琳在安静的修炼,徐美婷却两眼放光的盯着桌子上的一大碗扣肉,恨不得立即扑上去咬两口,嘴嘟囔着不知道说些什么,但可以猜出来,一定和耽误了她享受美食的李川有关。

    李川进到屋里,三人同时向他望来。

    “老姐,你们怎么没先吃?”

    钱秋月道:“还不饿,正好等你回来。”

    李川道:“看婷婷的样子应该饿了吧,怎么也没有先吃?”

    徐美婷委屈的看了二女一眼,嘟囔道:“她俩说,谁先吃谁就不义气,人家可是最讲义气了。”

    听她说得可怜,三人都笑了起来。

    李川心里涌出一阵阵暖流,这样的生活才是他所向往的生活。暗叹:“也不知选择了修仙是对是错,可我还真的有选择吗?”

    几天后,李川的身份得到确认,领回了记载着很多基础阵法的玉简和阵旗材料。有了这些基础阵法知识,对他理解高级阵法起到的辅助作用简直不可估量,自此,阵法的领悟突飞猛进。

    不过,研究得越深入,对阵法的博大精深理解得也就越深刻,不说精通,就是掌握些皮毛也得数年时间。有了这个认识,李川不再泛泛研究,而是争取先把护院大阵建立起来,以后再逐渐完善。也因此,对“炎魔真解”中记载的那个“火箭术”暂停了修炼,毕竟精力有限,而高深的法术又不能很快上手,需要的是不断试验、领悟、摸索才能逐渐掌握其中的精髓,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事。反正现在他还有其它保命手段,对这个法术的参悟倒不急于一时的。

    两年后,异修院,李川四人围桌而坐,似乎刚吃完饭的模样。

    “异修院现在已有乾坤五行大阵保护,阻挡结丹期以下修士没有任何问题,即便结丹初期,也要全力出手才能攻破。如果真有这种情况发生,只要及时利用传讯符通知洪师兄,让他找人帮忙,安全方面便可无忧。另外,这个阵法还有隔绝神识探查的作用。以前没有阵法保护,肉眼就可以看见咱们的一举一动,别人不会冒险用神识探查,以免引起我的警觉。但有了这个大阵就不一样了,从外面看,仿佛一切都隐藏在云雾里,肯定会引来一些人窥视的。这个你不用去理会,我已在阵法外面布下了灵符,有人惊动,就会把我事先准备好的木牌显示出来,说我们为了突破瓶颈,已经闭了死关,谢绝拜访,谅他们也不会起太大疑心的。”

    钱秋月道:“放心吧,老姐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这些日子我的修为也到了瓶颈,正要闭关修炼,如果顺利应该会达到你所说的二级灵修境界。”

    李川点点头,对方琳徐美婷道:“你们也要努力修炼,这两年你们的进步虽不小,都达到了练气九级,但还远远不够。”

    方琳道:“放心吧川哥,我不会让你落得太远的。”

    徐美婷却没这么听话,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人家会听话的,你就带人家一起出去好不好?”

    李川严肃起来,“不行!这事没商量!我安排好那帮小子,很快就会回来。”这却是他无法说出真正原因而不得不撒的一个谎,不然,不光钱秋月,恐怕徐美婷这妮子也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

    徐美婷不情不愿的道:“那好吧,人家也会努力的,总有一天会超过你,不再让你小瞧。”

    安排好这边,李川带上已清减不少的沈思彤,夜里悄悄地离开了昊阳派。至于那道笼罩着整个昊阳用来报警的结界,他并没有花费多大力气就安然通过。在戒指中发现的那个记载着很多上古阵法的玉简,其中清清楚楚的记载着这道结界相应的布阵破阵方法,他是专门研究过的。

    想来和当初布下大阵的昊阳前辈有些关系。

    “你到底要带我到哪里去?”再一次把沈思彤放出来解决内急后,这位如今的冷美人终于沉不住气,出声问道。要知道她已经在那个“暗无天日”的戒指中连续呆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要不是因为这几年时间精神上受过连续的刺激,抵抗能力大大加强,恐怕此刻早就疯掉了。

    “嗬,原来你也很好奇啊!我还以为对你来说在哪都无所谓呢!”李川嘴一撇,不阴不阳的道。

    “哼!不说就算了!”

    “说,为什么不说?惜字如金的沈大小姐都开口了,我自然要给个面子。我们去冰谷,至于目的就不用我告诉你了吧?”本来李川还对怎么找冰属性灵兽颇为挠头的,结果无意中在戒指里发现一个记载着详细地图的玉简,几乎把大半个修真界都囊括了进去,省去了无数的麻烦。

    沈思彤冷冰冰的问:“还有多长时间能到?”

    虽然知道此次去冰谷的目的是为了她,但对她来说,那只是交易内容,根本不会有任何感激。且这可恶的家伙在离开时连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就把她收进了戒指。“怎么能这样对我?”而且,随后就是一个多月的连续赶路,始终都在那个密闭的虚拟空间中呆着,间中每天只放她出来一次并且只够方便的时间。对此,她心中意见非常大,但又不想理他,于是采用了无声的抗议。却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无耻到了这种程度,一个多月下来同样不说一句话。

    “想听真话吗?”

    “废话!”

    “好,就告诉你真话,我全力赶路的话再有四个多月也就到了。”

    “还有那么长时间?”即使有了心里准备,沈思彤闻言也不由一阵脸色发白。由于体质的原因她无法修真,不能修真,也就无法进入静修状态,四个多月对她来说确实是一个比较残忍的数字。

    李川点点头,再次肯定了这个说法。

    “难道就没有其它地方可去吗?”

    “没有。那里的灵兽都是冰属性的,最适合你,而其它地方,碰到冰属性灵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沈思彤有些无奈,“即然这样,也只好去那里了。”接着以略带商量的口吻道:“不过,以后能不能让我多出来几次,并且每次在外面多呆一段时间?”

    李川道:“我有什么好处?”心里却暗暗好笑,“就不信治不了你!”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

    “不这样还怎样?你不是早就认清我的为人了吗?”

    “好,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好处?”

    “嗯,啊,怎么搞的,可能是最近路赶得急了,这浑身酸痛酸痛的。”听了她的话,李川装模作样的沉思片刻,忽然一咧嘴,拿手在自己肩膀上敲了两下,随后一边捏,一边无耻的哼哼着。

    看他这样,沈思彤立刻就知道了他的无耻意图,气得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再理他。意思很明显,本姑娘宁愿受罪,也不会让你这个流/氓得逞。

    “不屈服?好!本少爷慢慢陪你玩儿!”李川嘿嘿的邪笑两声,“如果内急,在戒指里解决也行,大不了我清理的时候费点事儿,所以不用客气,毕竟咱们朋友一场,我怎么也不会看你的笑话。”

    沈思彤听他这样一说,脸色顿时无比难看,刚想说点什么,忽觉眼前一黑,又回到了那个虚虚幻幻的空间。

    李川得意的晃了晃手指,无良的想道:“这次也不要太过分,仍是三天好了。”.

    数天后。

    李川悠闲的坐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闭着眼睛“嗯嗯啊啊”的享受着。

    他的身后,沈思彤一张俏脸冷若冰霜,眼眸中更是透出阵阵寒意,然而她的动作却与表情格格不入,一双纤细有若凝脂的小手此刻正在李川的肩膀上揉捏着,仿佛新婚妻子一般的温柔。

    李川恬不知耻的问:“沈大小姐,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

    “哼!”沈思彤已经没有力气搭理他。

    “嗯,不错!不错!左边再用力点,对,就是那!真舒服,哎?你怎么停了?”

    “时间不早了,该赶路了。”沈思彤努力平复心情,舒了口气道。

    “也好,反正以后有都是时间。哦,对了,下次再想嘘嘘时,喊我一声就好了,没必要强忍着。”

    “流/氓!”沈思彤恨恨的瞪了他一眼,红着脸骂道。

    “谢谢夸奖!”李川还想继续逗弄她,忽然眉头一皱,往空中看去。入目所见,数道遁光快速掠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