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三章 奖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白了前因后果的玉洞真人,脸上无比阴沉,也不知是因为没了面子,还是因为弟子的不争气,或者是意识到自己心中的一口郁闷之气已经无处发泄,总之,那个脸色是极其的难看。

    沉默片刻,水修院的女院主道:“李师侄说的话不似有假,卢师侄三个所言也都象真的,唉!孰真孰假,除了当事人,真的很难判断。师兄,我看不如这样,不管事情起因如何,张师侄总是受了伤,是受害者,我们作为长辈的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毁了前途,就赐他一颗獹胎丹续接经脉。而李师侄虽失手伤了人,却并非有意,也不好对他惩罚太过,何况刚刚还立了大功一件,不如就把功劳减半,这样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惩戒,让他以后处事多些考虑,少些冲动。”

    降鹤真人点点头,“师妹的话正合我意,就赐张师侄一颗獹胎丹,立刻回院修养。”

    “谢过师伯!”一旁精神萎靡的张云听到赏赐,脸上顿时浮出惊喜之色。要知道,獹胎丹即使对结丹期修士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是只有底蕴深厚的大门派才能拿得出来的疗伤圣药,他一个小小练气级修士能得到这样的赏赐,哪还不感激涕零?心情大好下,连李川都不那么痛恨了。

    “至于李师侄,本来是立了大功的,照理说坐上异修院院主的位置也未尝不可,但先前伤了张师侄,即便是无心也总是有过,功劳减去一半,这样吧,就奖励你一些日后能用到的东西,李师侄,你自己说说看,想要些什么?派中状况虽然不如从前,但些许的法器还是拿得出来的。”

    “这……”卢仝见“罪魁祸首”不但没受罚,还得到了如此大的奖励,顿时满脸不甘心,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玉洞真人用眼神制止。事情已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再不打住,那就是自找没趣了。

    李川看了卢仝一眼,不再理会,对于降鹤真人的赏赐,他另有打算,便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师伯,我修为尚浅,就不要法器了,还是留给修为高深的师兄们吧,我一直对阵法一类的东西感兴趣,却不得其门而入,若门中有这方面的玉简,或者阵旗材料什么的,师侄倒有些兴趣。”

    听他说完,大多数人都暗暗为他叹了口气,也难怪,五行灵根这种修炼速度奇慢的灵根即使再努力也很难有前途的,最好的结果就是冲破筑基这道门槛,至于能不能到结丹期,那得看老天了。

    或者可以这样说,一百个拥有五行灵根的修真者有九十九个都无法修炼到结丹期,加上五行灵根极稀少的因素,万年内都不会见到几个结丹期的五行灵根修真者。造成这样的结果其实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没有哪个门派会在这样资质的门人身上花大力气,有那么多灵丹妙药,都够培养十数个双灵根的门人了。这样的人也只能钻研些旁门左道来增加人生乐趣了,因此并没有哪个院主站出来说他不务正业。不说别人,就连洪远和降鹤真人恐怕都是这个想法。

    降鹤真人于是道:“李师侄,你提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我记得储藏阁里还剩不少的阵旗材料,好像也有一个记载阵法的玉简,过几天,你在世俗界的身份确定下来后,就可以过去领取了。”

    “谢过师伯!”阵法玉简李川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是为以后运用阵法找的借口,布阵器具却绝对是意外收获,他戒指里虽有,数量上却不足,即使勉强将护院大阵布置出来,也再没有可用的了。

    降鹤真人微微一笑,“这是你应得的,用不着客气,没什么事了就回去吧。”

    李川施了一礼,就想离开,却在这时耳边忽然响起了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且慢”

    “哦?师叔,您老人家还有事?”

    玉洞真人阴沉的笑了下,“李师侄,听说你有一柄绝世宝剑,锋利异常,不知可否让师叔长长见识?”

    李川心中暗骂:“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面上却仍是一副无比平静的样子。“师侄确实有这么一柄宝剑,但那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家祖有训,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并且永远不能交到第二人之手。所以,玉洞师叔,非常抱歉,师侄是不能违背祖训把剑拿给您老人家见识的。”

    “哦?还有这样的祖训?如此说来,这剑就更加的不凡了。”玉洞真人嘴角微微扯动了下,随后道:“既然师侄不方便把剑交到我手里,那放在你的手里也成,我想,只是看看应该无妨吧?”

    其他几位院主也被勾起了兴趣,附和道:“是啊,李师侄,就把宝剑拿出来给我们见识一下吧。”

    “那,好吧。”李川无奈下,只得取出天刑剑握在手中。

    殿中一众人见李川把剑拿出来,都走过来观看,瞧他们一副皱眉深思的模样,显然是没认出来。

    观察了一会儿,李川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也许它根本就不是昊阳派之物,也或许只是某代掌门无意中得到,并随意放进戒指里的。还有一种可能,这剑本来就是前代噬魂老魔的,而显然噬魂老魔不经常使用,否则只要典籍上有所记载,这些人不可能连一个认出来的都没有。

    却在这时,忽听一人激动地道:“这剑里一定含有大量铄金,不然不会是这个颜色,一定是了,否则一柄普通宝剑哪能轻易毁坏法器的。这可是传说中的炼器材料啊!只需添加一小块儿,法宝威力至少上一个台阶的!”

    李川闻言一惊,暗骂不止,看着这位相貌憨厚刚刚说话的土修院院主,直想一脚把他踩死在地上。

    水修院女院主惊讶的问:“真是铄金?你能确定?”

    土修院院主道:“有九成把握确定,我曾看过一本残破炼器古籍,里面详细记载了铄金的各种特点。依我看,这剑不但含有铄金,纯度还很高,照这颜色看,说不定就是整块铄金制成的。”

    金修院院主闻言,立马双眼放光,“如果真是铄金,那可真实我昊阳派之福了,这么大一块……”

    李川眼见局面要失去控制,忙出声提醒:“诸位师伯是否已见识完了?若见识完了,师侄可就要收回去了。”

    “啊!”经他这一说,众人方才明白,原来这宝贝已经是有主之物了,不由都露出可惜的神色。只是金修院院主仍有些不死心,对李川道:“李师侄,这剑放在你手里只是一柄剑,如果让给派里使用,一定会增加许多法宝的威力,那么我们昊阳的实力将会提升一大步,你的功劳……”

    李川收起天刑,打断他道:“师伯说得极是!师侄其实也有这个想法,奈何祖命难为,还请师伯见谅!”

    听了这话,金修院院主似乎仍有不甘。

    降鹤真人看了他一眼,严肃的道:“三师弟,说到底法宝只是身外之物,自身的修为才是修道的根本,漫漫修真路,**无穷,如果你不能把持住自己的心,轻易被外物所惑,又谈何修炼?”

    金修院院主被降鹤真人当头棒喝,顿时一惊,随后无比惭愧,叹道:“师兄教训得是!师弟这就回院里闭关十载,以求摈弃外物,静心涤尘。”惭愧过后却是精神一振,冲几人打了个稽首,转身离去。

    这时,始终保持沉默的玉洞真人忽然微微一笑,直觉的让李川感到后背一阵发凉。“李师侄,没想到你竟然身怀如此重宝,不过这在修真界却绝非好事,以后还是不要轻易离开山门的好。”

    李川道:“师叔不用担心,师侄会照顾好自己的。”

    玉洞真人哼了一声,“年轻人不知深浅,只会害了性命,依我看,你以后还是安心留在山上吧。”

    “我……”李川刚要反驳,降鹤真人却忽然摆手制止了他,接着以不容置疑的语气道:“李师侄,你玉洞师叔说的在理,在你修为没达到足以自保前就不要下山了,好好留在院里修炼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