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二章 底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说李川这次的做法,其实冲动的成分很小,两个月来,无事的时候,他没少分析昊阳派内部各势力,毕竟要在这里生存,第一要务是如何在各种情况下保全自身,不了解敌情如何能成。

    昊阳两大势力:一是掌教降鹤真人代表的火修院,另一个就是玉洞真人代表的木修院。两个势力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留有本院的顶级道法,且实力较为雄厚。不同的是火修院的降鹤真人在竞争中赢得了掌门位置,那么在昊阳派中,权力势必要压竞争失利的玉洞真人一头。只是玉洞真人并非一心只管修行的主,对权力的野心同样颇大,多年来一直暗中积蓄实力,且不知从何时起竟跟联盟中泰山派的实权人物走的越来越近,开始时做的还比较隐秘,现在却越来越明目张胆,显然是自觉实力已经能与掌门一较高下了,只差最后摊牌而已。

    形式虽微妙,两方目前却一直都在隐忍,至少维持着表面和谐。李川从洪远那里得知了大概的原因,说白了很简单,一切都基于利益。昊阳派有一处上古时期留下来的“药园”,要想进入,必须通过几处威力宏大的阵法和几处强力禁制,那个通过的方法就掌握在掌门手里。联盟的人想要在每隔五十年的时间进入药园,必须由掌门亲自领路,否则根本无法进入,那些阵法都是古修士留下来的,没有正确的进入方法,即便分神或合体期修士也无法硬闯进去。

    据传说,知道这个方法的除了掌门,就只有派内神秘的长老了。但即使长老每个人知道的也只是一部分而已。

    李川了解了这些后,就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要面临站队问题,由于卢仝的事,加上洪远的关系,和谁站在一队已不需要去考虑了,降鹤真人想来对此也非常了解。但有一点,以他目前在降鹤真人心中的分量,如果不小心招惹到了玉洞真人,他能否担着破坏和谐的危险为自己出头呢?

    答案很简单,四个字,值不值得!值,就出头,不值,就放弃。因此,这一次可以说是一场豪赌,但赌不赌已由不得他来决定。不赌,下场可以预见;赌的话,即便失败,结果也不会比现在差到哪里去。这些年的经历告诉他,有些人,有些事,不是息事宁人就可以躲得过去的。

    所以他才故意激怒玉洞真人,与其担心他们师徒俩暗地里使绊子,还不如把恩怨挑明,站好队。如此一来,即便他们想对付自己,也要有所顾忌,起码在正式与降鹤真人翻脸前不会轻举妄动。

    “玉洞师弟,还请息怒!这孩子的话虽难听了点,不过作为长辈我们也不要太过认真,事情过后,我罚他三年灵石供应就是。张师侄这件事还没完,就不要节外生枝了。”降鹤真人不露痕迹的将李川护住,随后神情严肃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说道:“李师侄,刚才你说不让我们偏听偏信,那就给你个机会,快快把事情经过说一遍吧,如果过错真的在你,就休怪本座不讲情面了。”

    玉洞真人虽然憋着一口气,但见降鹤真人这样说也就不再发作,收拾这小子也不差这一时半刻了。

    “多谢师伯!”李川感谢完掌门人,冲玉洞真人微微一笑,那个笑容充满了**的味道。“师伯,在说出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前,师侄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向在座的师叔师伯们禀报。”为了突出这件事的重要性,随后又加了一句:“这件事可是关系到昊阳派未来发展的大事。”

    降鹤真人神情微动,“哦?什么事,说来听听。”

    关系到昊阳发展的大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其他院主包括玉洞真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动容。

    李川道:“是这样的,师侄在世俗界的时候有些产业,规模还算过得去,现在虽交给了别人,却还能说得上话,如果双方能合作,相信对谁都有好处。”这话他说的已比较委婉了,以昊阳派如今在修真界的地位,若只靠自己,很难在世俗界抢到大“蛋糕”的,能找到一些小势力支持就不错了。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来了精神。

    “详细说说,看我们有没有合作的可能。”降鹤真人道。

    天知道他已经为了这些琐事发了多少年的愁了。虽然低阶弟子的衣食无忧,而且这里也有普通人开采各种矿物,效率却根本无法与世俗界的高科技相比,而且大多被强势的门派把持,使得基础修真材料年年紧缺,已经极大地限制了门派的发展。这种情况如果再得不到解决,用不了一百年,昊阳派在修真界的地位还得下一个台阶,当然,是指不椅仗五派联盟的招牌。

    李川见周围人如此反应,高高悬起的心一下子落了地,他刚才那么顶撞玉洞真人,若说一点都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于是接着道:“师侄在世俗界的时候生活在海川市,得一些混迹社会的兄弟抬爱,成立了风云会,并且随后又与实力强大的洪青帮合并,现在的实力已经排在海川市的前几了。而且,发展潜力巨大,据我估计,用不了五年,海川市的龙头非其莫属!”

    “你说的可是真的?”降鹤真人听到这,再也不能故作平静了,问着李川眼睛却看向洪远,显然是想从他那得到求证。不过,这个人他却是问差了,洪远一心修炼,哪会关心这些?不然早就从一些端倪中瞧出李川的身份了。

    他不知道,不代表别人也不知道,外事院的院主此时神情激动,对降鹤真人道:“掌门,风云会这个名字我不知道,但洪青帮几年前我听汤隆说过,是个很大的帮派,实力非常雄厚。当时我们也是有意与其合作的,可惜被真一门抢了先,唉!若非怕坏了规矩,我岂会善罢甘休!”

    降鹤真人闻言笑道:“如此说来,李师侄说的是真的了,这可是大功一件!”

    外事院主点点头,“确实如此!”

    其他人此时也都出声附和,毕竟这关系着整个昊阳的利益,就连玉洞真人都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说到底,他还是希望昊阳发展起来的,毕竟这是他的根基,小事上斗斗怎么都好,遇到大事也是不糊涂的。

    但有些人却不这么想,比如受尽了“委屈”的卢仝。“师伯,师傅,不要相信他的话,这是他在为自己找理由开脱,谁知他是不是胡编乱造的,虽然世俗界可能有这个帮派,又怎知跟他有关系?”

    李川轻哼了一声,根本懒得搭理他。他不理会,却自有人替他想办法,外事院院主道:“这个好办,我这里有个传讯符,李师侄要带什么话过去在这说了就好,有没有关系到时自见分晓。”

    李川接过符纸,却不立马说,放进乾坤袋后笑道:“不急师伯,我要说的话不好让别人听到,不过我保证它管用就是了,不管哪位师兄弟拿去,保管合作无间。”说到这个,却是他故作神秘了,不说的原因,只是因为要说的话实在太过低俗,即使以他的厚脸皮也不好意思当众说出来。

    “既然这样,就一切按李师侄的话办吧。”降鹤真人恢复了常态,扫视了下每个人的表情后,老脸忽然一板,“李师侄,要说的事你已说完了,虽要记你一大功,但张师侄的事还没弄清楚,如果其中你仍有大错,说不得你的功劳就要打折扣了,或者功不抵过,让你受些惩罚也是有可能的。”

    “师侄知晓了,这就把那事的来龙去脉跟各位师叔伯说清楚……”李川于是将事情的起因,经过“毫不保留”的说了出来,说到委屈处,连连叹息,那个感觉,就好像古时候受尽地主欺压的农奴一样。

    “竟是这么回事!我就说卢仝这小子本性难改嘛,原来是看上人家的姐姐了!”李川这一实话实说,在场的人倒有百分之九十都相信了,毕竟卢仝的德行满派皆知,他要是改了别人反倒奇怪了。

    降鹤真人把众人的反应收入眼底,表情却丝毫不变,严肃问道:“众位师弟,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