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一章 激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川回到院里,钱秋月开门走出来,“小川,刚才外边怎么回事?是不是那个卢师兄又来了?”一直躲避卢仝纠缠的她并不知道刚刚外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也不会直到现在才出来。

    “嗯,除了他外,还有另外两个人。”

    “他们是不是……”

    “放心好了,我应付得来。对了老姐,全力打我一掌,让我看看你的修炼进度怎么样。”灵修和其他修士不同,很难从表面看出真实修为,没办法,李川只好用江湖中的笨方法来测试了。

    钱秋月也想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如何,按照李川说的,聚起真气往他拍去。

    李川微微一笑,伸手迎了上去。他用的自然是柔力,不然可能会伤到钱秋月,却随后惊讶的道:“老姐你太夸张了吧!竟然有接近练气七级的实力了!唉!不愧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灵修啊!”

    钱秋月微微一笑,“快点还不好吗?这样以后就能帮到你了。”说完,看了看天色,“呀,快到晚上了,我去做饭。”说完急匆匆的进屋里去了。

    来到这里后,钱秋月仍不改当初的习惯,经常会花些心思做出各种精美食。对于她来说,让李川吃到他喜欢的菜是她最高兴的事,所以对于洪远起初安排过来伺候他们日常生活的低级弟子都被她拒绝了。当然,为了尽量不影响修炼,以前的每日三餐现在已变成了数日一餐。

    “老姐,梅菜扣肉你这次多做一点,不然都被婷婷那丫头给吃了。”李川早到了辟谷境界,很长时间不吃东西也没问题,但或许是馋嘴,也或许留恋这种平凡生活,总之,每次他都吃得津津有味。

    “知道了!”钱秋月轻笑着道。

    “唉!委屈那丫头了……”李川望着远处的山峰,那里有一道孤独的身影正专心修炼着自己教给她的剑法,虽然也有给她偷偷送饭的时候,可大多数时间,都是她自己采野果来充饥的。

    “再给我几年的时间,阵法的参悟也就差不多了,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找到让你满意的灵婴的……还有,那件事也到了该办的时候了。”噬魂魔道进入聚体期后,李川脑海中不时的会出现一处奇幻的场景,而每次心中都会因此涌起莫名激动,似那里正有着什么重要的东西等着自己。

    不知不觉间,扑鼻的香味从房舍里散发出来。

    “嘿嘿,不错!没想到老姐的修为提高了,竟然连做饭的速度也跟着提高了不少。嗯?来得好快啊!”李川皱了皱眉,对正在做菜的钱秋月道:“老姐,我有事出去一下,很快就会回来。”

    “什么事这么着急?饭马上就好了。”

    “应该是宗门那边有人找我,放心,不会有事,你们先吃,记得不要让婷婷把我的扣肉吃光了。”

    李川刚刚出了院门,就见不远处洪远正急匆匆的走来,连忙迎过去,“师兄,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洪远面带焦急之色,叹了口气道:“师弟,你到是乐得出来,你可知自己已惹下了天大的祸事?”

    李川面色不变,“什么祸事?师兄可不要吓我。”

    洪远闻言,略有不满的道:“你刚刚才将木修院的张云重伤,这事难道你连师兄也要瞒着吗?”

    “原来是这事,师兄不必担心,这事说来,错不在师弟……”李川将事情的大概跟洪远说了一遍。

    洪远听完,点了点头,“照你的说法,还真怪不得你。”接着摇头叹道:“不过很多事不是有理就能说得清的,他们三人恶人先告状,又有张云的伤势在那摆着,以玉洞真人护短的心性,这一次,恐怕掌教师尊也护不得你了。除非……”

    李川问道:“除非什么?”

    洪远道:“除非你能取得大多数院主的信任,这样师尊才能光明正大的替你脱罪,且让玉洞没话可说。”

    李川轻轻一笑,“这样就可以了?”

    洪远见他这个时侯还能笑得出来,显然不把此事放在心里,不由有些生气,声音拔高了一度道:“你以为这很简单?要知道,那玉洞真人在昊阳派可是嚣张惯了的,没几个院主愿意得罪他,你凭什么认为自己可以让他们替你说话?师弟,唉!你这样的性格叫为兄怎么说你!”

    李川道:“师兄放心好了,师弟已有了应付之法,绝对可以安然度过这次危机。”

    洪远略有惊讶,“什么方法?”

    李川摆出了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嘿嘿一笑道:“这个还请恕师弟卖个关子,到了地方师兄自然就知道了。走吧,咱俩再说下去,那个玉洞老杂毛又要搬弄是非了。”说完,当先往山下走去。

    洪远楞了一下,随后几步追上来,有些无奈的道:“你这小子,算了,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

    ######

    昊阳主峰,议事殿。

    李川进来的时候,所有人目光都聚焦在了他身上。

    有幸灾乐祸的,有同情的,也有无奈的。

    李川见过礼后,玉洞真人脸一板,不阴不阳的道:“李师侄,你可真是好本事啊!不过貌似用错了地方吧?”

    李川道:“这话怎么说?”

    玉洞真人用手一指身侧正坐在椅子上,神色萎靡的张云道:“他可是你所伤?”

    李川点点头,“是我所伤。”

    玉洞真人露出一丝冷笑,“承认就好!那你可知罪?”

    李川疑惑的问:“知什么罪?”

    玉洞真人哼了一声,“装什么糊涂?蓄意把人伤成这样,不治你个死罪,难以向昊阳祖师以及百多门人交待。”

    “蓄意?师叔,话可不能乱说,难道三位师兄没有告诉你,那是斗法误伤吗?”

    “是斗法不错,却绝非什么误伤!”

    “师叔说的这么肯定,莫非当时在场?”

    “我自然是不在场,不然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也就是说,师叔的判断都是基于别人说的了?”

    “那又怎样?”

    听到这话,李川哈哈一笑,“师叔您是前辈高人,师侄自然不敢把您怎么样,不过,同样的事如果发生在别人的身上,我肯定要骂他是个不明是非、不讲道理,一心只知道护短的老顽固!”

    “你,简直放肆!”玉洞真人气得脸色铁青,差点忍不住就要出手毙了他。

    大殿里的其他人此时都面面相觑,没想到这个刚加入门派不久,没什么根基的后辈竟敢跟势力强大的长辈如此对着干,也不知他是无知无畏,还是脑袋不灵光,认识不到自己目前的处境。

    “唉!李师弟还是太冲动了!不行,我得想个办法,对了,师尊……”洪远见李川如此不冷静,担心他吃大亏,无比焦急,奈何此时玉洞真人正在气头上,他插嘴也没什么用,不由看向降鹤真人,希望师尊能够帮忙化解这次危机,不然任由李师弟这样闹下去,后果无法预料。却没想到降鹤真人根本不理会他的暗示,而且对于二人的斗嘴还貌似看得津津有味,一丁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也不知打的什么主意。“这可怎么办?难道我只能这么眼睁睁看着?”

    相对于洪远的担心,卢仝表面上一副无比气愤的模样,心中其实却是暗爽。“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本来师尊还有些顾及降鹤老杂毛和那帮院主的看法,不愿意做得太过分,现在却好了。”

    玉洞真人大发雷霆后,李川的态度变得更加诚恳,笑嘻嘻的道:“师叔,您老人家息怒!息怒!师侄刚才可不是骂您,不过就是随便一说罢了,您老人家可千万不要介意。”就在众人都以为他脑袋终于开了窍,想要说几句软话挽回局面时,却发现自己的想法原来大错特错,这小子哪有一丝后悔的意思?此时不但是在玩弄玉洞真人,竟连他们这帮看戏的都耍的不轻。

    只听他随后又道:“不过,您老人家也有不对之处,同样是昊阳弟子,您怎能偏听偏信呢?难道他们说的话是真话,我说的就是假的吗?最起码你老人家也应该先问问我这个当事人再说啊?即使心里已经有了定见,难道您就不能忍一忍,先假装问问我,然后再找机会陷害我吗?唉!说实在的,这也就是您,换个人,我必然要鄙视他,都说人越活越精,唉!也不知这大的岁数您,啊!师叔,您老人家别生气,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这不是说您,我敢保证!”

    “混账!”玉洞真人气得火冒三丈,再也忍不住,挥手就朝李川打来。元婴修士体内真气相比金丹期已有了质的变化,就更别提筑基期了,不用使法术,只是随便一拍,也不是筑基期修士能抵挡得了的。

    “师伯救命!”李川早有准备,玉洞真人刚要动手,他便身形一晃,一下子到了降鹤真人附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