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九章 切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川想了想,“这种能力应跟我对琳琳施展的养魂术有关。”

    “看来我那次的罪没有白受,不过,要是让我选择,我宁愿不要这个能力,那天的事现在想想都觉得害怕。”徐美婷已明白了前因后果,想起曾经的剧痛,俏脸一阵苍白。

    李川道:“你们把各自的能力施展给我看看。”

    “嗯。”两女说着,先后集中精神,将那能力施展出来。

    待她们各自施展完,脸上不经意间露出得意的神情后,李川点了点头,“很不错!琳琳的能力属于幻术,作用范围差不多能覆盖方圆十丈,一般人很难分辨真假,但对筑基期以上修士来说却用处不大,很容易看出其中的破绽。即便低阶修士,如果事先有所防备,也很难骗得过。婷婷的能力属于精神攻击类型,现在还不具有杀伤力,却能用来干扰别人施法,当然,目前的作用也很有限。筑基期修士的精神一般都比较稳固了,但出其不意下,或许也能有些作用。”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没什么用似的。”方琳听完还好些,徐美婷却立马泄了气。

    李川笑道:“谁说没用?你们现在的能力还在初级阶段,能有这样的威力已非常难得了,还想怎样?”打击完了,当然要鼓励鼓励。

    “真的吗?”徐美婷脸上再次露出笑容。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不过,要想能力快速提高,以后就要经常练习了。”

    “那,有没有快速提高的方法?就像那天你给我们姐妹吃的那种叫涤尘丹的丹药……”想起曾经羞人的场景,即使以徐美婷的脸皮厚度,也不由得脸色微红。至于脸皮修为差她一大截的方琳就更加不堪了,瞧了眼嘴角似笑非笑的李川,俏脸红的几乎都能都滴出蜜来。

    李川道:“丹药是没有了,方法嘛,倒有两种。”

    徐美婷急道:“什么方法,快说,不要吊人家胃口嘛!”

    “第一种是你有足够的机缘,能得到精神修炼方面的玉简,但这种几率很低,当然比天上掉馅饼还是多上一些可能的;第二种就是我牺牲一下功力,多用几次养魂术也能达到相同的目的。”

    “那还是算了,我们可不想再受那种罪了。”徐美婷想了想道。

    “不要灰心,方法总会有的,况且,只要你们修真的境界提高了,神识必然大涨,那么精神力也就自然会随之提高了。本来我对给你们什么功法还有些犹豫,现在却很好决定了。琳琳的能力是幻术,运用起来要结合周围的环境才能把威力发挥到最大,我给你灵木诀,修炼到一定境界后,相互配合,一定威力大增。婷婷的能力是精神攻击,本来修炼火土两系的功法都可以,但如果考虑到琳琳的话,还是修炼土系功法更好,这样不但异能可以相互配合,法术方面也能取长补短,运用好了威力不下于普通的阵法,而灵活方面却远远超出。”

    “谢谢川哥!”曾经的警界之花小心的接过李川刚刚“刻”的玉简,妩媚的笑了笑。

    “好川哥,给人家什么功法,你还没有说呢?”徐美婷再次使出缠人神功,摇着李川的胳膊道。

    “好,这就给你!我把厚土诀刻在这里面,以后你可以慢慢参悟。”

    “川哥你真好!”徐美婷兴奋之下,用力在李川脸上啵了一口,看着他略显尴尬的神色,咯咯的笑起来。

    钱秋月默默看着三人,心中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既有高兴,也有隐隐的失落。

    “这两个也给你们,里面记载的都是一些普通的木系和土系法术。”二女接过后,李川脸色肃然,无比郑重的道:“先前给你们的灵木诀和厚土诀里也记载有法术,但那些法术你们只可以修炼,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轻易使用,包括功法的名字也不要透露给任何人,知道吗?”

    “嗯。”二女知道事情严重,虽不知道具体原因,却都认真的点点头,即使调皮的徐美婷也不例外。

    李川拿出几个事先准备好的玉瓶,递给二女,“这些丹药有助于你们提高修为,但一次只能一粒,不可多吃,这段时间尽量在房间里修炼,以免被宗门的其他人看到,惹出不必要的麻烦,过些日子我将阵法参悟得差不多的时候,会在院子周围布下大阵,到时你们就可以自由出入了。”

    又和三女闲聊了一会儿,各自回去修炼,李川也开始了对各种法术和阵法的参悟。

    ######

    这一天,李川正在研究阵法,忽然眉头一皱站起身来,向外一看,只见以卢仝为首的三人正缓缓行来。暗道:“这家伙真是太过难缠,这才几天怎么又来了?难道不怕我向他询问修真难题了吗?不过,这次还带了两个人,不知打的是什么主意,我倒要小心一二,别着了他的道。”

    原来,自姐弟二人搬入异修院后,两个月内卢仝已经来过不下十数次,每次都找借口要见钱秋月一见,李川岂能让他如愿,所以每次也都以老姐正在闭关来搪塞,不但如此,还趁机询问各种修真上的问题。一方面是他真的缺少很多修真常识,另一方面也是借机让这讨厌的“缠人鬼”感到厌烦,所以,这问题是一个接着一个。卢仝本人虽草包,但到底是大门派弟子,知道的东西不是李川这个“草莽”出身之人可以相比的。如此一来二去,他到有了不少收获。

    “哎呦,是哪阵风把卢师兄给吹来啦?师弟我正有几个问题不明白,要向师兄讨教呢!”

    卢仝还是一副玉树临风潇潇洒洒的样子,待李川说完道:“师兄我今天也是闲来无事,正好碰到张云、程涛两位师弟,说起李师弟时都颇为感兴趣,所以师兄只好做个引路人,与两位师弟一同前来拜会。”

    李川摆出一副高兴地样子,“哦,不知哪位是张师兄,哪位是程师兄?快快里面请!”

    卢仝没有出声,他身边的略矮些的修士笑了笑道:“我是张云,这位是程涛,咱们又不是客人不急着进屋,听说师弟的灵根是五行灵根,并且法力高超,难免有些手痒,可否让为兄等见识一二?”

    李川眉头一皱,心道:“原来文的不行,来武的了!可他为什么不亲自出手?莫非是怕担下以大欺小的罪名?”

    卢仝见他模样似乎怕他多想,连忙解释道:“李师弟不要误会,张师弟之所以着急与你切磋也是一时兴奋所致,想你这五行灵根千年难得一见,并且在法术运用方面有着很多独到的地方,别说是他,就是师兄我也想见识见识这五行灵根到底与其他的灵根有什么不同之处。”

    程涛附和道:“是啊李师弟,师兄弟之间的切磋再为正常不过了,也是增强见识突破瓶颈的一**门,闭门造车修为很难提高的。”

    李川知道此战已无法避免,便笑了笑道:“三位师兄既然这样说,师弟也只有奉陪一二了,张师兄,请!”

    两人走到离房舍较远的空地处相隔七八米远站定。

    张云道:“李师弟,我如今的修为已到了练气期十二级,比你高两级,修习的是木属功法,等会儿交手的时候不会留手,请你也全力以赴。”

    “好!师弟我也正有此意,缩手缩脚的切磋哪能起到对自身的磨练作用!”李川一听这话,心中顿时一阵冷笑:“既然你们不顾同门之谊,胆敢明目张胆的欺上门来,甚至可能想趁机把我打残,我李川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不借此出口恶气岂能显出我李川一代‘恶人’的手段?”

    张云轻轻一笑,毫不把李川的话放在心里,“既然如此,那就请吧!”

    “师兄小心了!”李川也不客气,嘴唇微动,手捏法诀,顿时一个“土锥术”施展了出来。

    面对脚下突然出现的攻击,张云早有准备,几下闪避,轻松躲了过去。这样试探性的攻击对他没有任何威胁,毕竟在打斗方面他已是个老手,不然卢仝也不会找他。

    张云躲避的过程中并不闲着,手一扬,数粒种子模样的东西在蒙蒙绿光包裹下飞速射向李川,在距离他两三米远的时候,诡异的散射向四周。

    种子没等落地,再起诡异变化,却是蓦然涨大起来,并在眨眼之间伸出了大量“触手”。没用多长时间,本来只是杏核大小的种子已经长到了西瓜大小,那绿油油的“触手”也有儿臂粗细,数十条,仿佛一只张牙舞爪的章鱼。触手蜿蜒前行,很快结成一张大网,直奔李川罩下。这时的李川就好像那网中的鱼儿。

    面对攻击,李川不慌不忙,两手捏诀,施展出了火球术,呼吸间现出五团散发着高温的火球,并同时往四面迎去。两下接触,触手顿时不敌,很多都在炙热的高温下化为灰烬。但毕竟触手数量之多非火球可比,不断毁掉又不断有新的补充,前赴后继下很快恢复先前的规模。

    李川眉头微皱,没想到这法术如此难对付,再次发了一波火球后,法诀变换,突然一声大喝:“去!”两手一挥下,无数气剑顿时往四方激射而去,并很快砍在了触手上。

    此气剑却是金系道法“气剑术”,与剑修的剑气有异曲同工之妙,修炼到高深处则各有优劣。当然,论威力,剑修的剑气更胜一筹。此术他也是刚刚修炼不久,使得不是很熟练,加上目前“修为”有限,限制了威力,那触手虽只有儿臂粗细,却坚韧异常,往往一剑并不能将其斩断。

    好在气剑量大,一剑不断便砍两剑,有之前的火球配合,短时间内战成了一个僵持不下的局面。

    李川双手不断捏诀,心中却在思量着如何化被动为主动。于是一边维持暂时的僵局,一边偷偷的积攒气剑,觉得数量差不多时,突然控制它们穿过“触手”空隙,化为一道气剑旋风,带着“嗤嗤”的破空声,往张云一卷而去。

    这一击足有十数道气剑,虽单个威力较弱,却胜在量大,让正全力操纵触手的张云几乎无力防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