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章 昊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川闻言疑惑的道:“封印噬魂老魔不是正道修士的共同责任吗?难道他们眼睁睁看着魔道行凶,竟然不管?”

    洪远道:“那倒没有,否则昊阳派早不存在了。”

    李川道:“如此看来,这些正道门派到还有些良心。”

    洪远哼了一声,脸露不屑的道:“良心不见得有,私心却是不少!”

    李川道:“什么意思?”

    洪远道:“要不是昊阳派有个上古传下来的药园,我毫不怀疑他们会眼睁睁的看着昊阳派被灭掉。”

    李川叹道:“原来如此!”

    洪远露出一丝无奈之色,“这样的药园只有底蕴深厚的上古门派才可能拥有。在灵药日渐稀少的今天,这样的宝地自然是人人羡慕的所在,有人趁机落井下石,企图染指也是正常的事情。”

    泰山派、青木门、巨剑门、百花派,再加上昊阳派现在被称作‘五岳联盟’,遇事共进退,在如今的修真界中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最少除了昆仑外,其他的宗门都要对我们礼让三分。”

    这话听在别人耳中像是在炫耀,李川却只感受到了他话语中的无奈,不由暗叹:“李前辈果然没料错,昊阳派的确没落了,可他也不会想到会没落到如此程度吧?”随后道:“听了半天,我怎么感觉当年的很多事情都以昊阳派为主的,难道身为正道第一大派的昆仑是吃干饭的吗?”

    洪远苦笑道:“些许的小事他们根本不理会,况且,即便出手也来不及的,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

    李川道:“原来是这样!但有一事还是想不通,我就是想问问,在昆仑派的眼中什么才算大事?”

    洪远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参考,强大神秘的天魔门如今行事非常低调,所有人都猜测和昆仑有关。”

    “如此说来真是有够神秘的了,有机会,倒要过去看看。”

    “你要是能找到,不妨叫上我。”

    “原来不只行事神秘,竟连宗门所在都是蒙着面纱的。”

    “那当然!否则何来神秘?”

    数月后。

    洪远站在山顶,朝远处遥遥一指,“前面就是昊阳派的地盘了!”

    李川问道:“想来就在那座最高的山上了?”

    洪远道:“主院建在那里。还有六个分院,分别建在周围的几座山上。”

    李川道:“怎么有那么多分院?是根据修行方法不同分的?”

    洪远点点头,“也可以这么说。修真之人以灵根作为基础,不同的灵根修炼方法截然不同,为了方便交流,师门先辈就把整个门派分成了七部分,分别是金修院、木修院、水修院、火修院、土修院、异修院、外务院。其中外务院是负责对外事物的。现在住在主峰的是我们火修院。”

    李川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怪不得师兄年纪轻轻就修为如此高,原来竟是掌教门人!”

    洪远苦笑着摇摇头,“以后师弟就知道了,为兄的修为在修真界年轻一代中实在不值一提,不过,能在师尊门下修炼,确实是我的福气。”

    李川道:“对了,师兄,咱昊阳派现在最厉害的高手是什么修为?”

    洪远道:“我也不知道。在派中这么多年,那些传说中的长老我可一个都没见过,按照长辈们的说法,当年一役,昊阳派的出窍期长老已全部陨落了。而即便有幸存者,以他们的修为不是觅地闭关修行就是寻找上古遗迹,以求获得突破的契机去了,哪里是我等能随意见到的?”

    “唉!真是可惜了,我自小就非常崇拜那些修为高超的老人家,本来还以为这次能见到呢。”李川嘴上胡诌八扯,心中却仿佛一块巨石落了地。虽说出窍期修士也未必能看破他的身份,但总归是存在风险的,现在得知经常见面的只有元婴及以下修士,他自然可以把心放进肚子里了。

    花了数个时辰,三人终于来到主峰的脚下。

    “前边有结界,咱们稍等一下。”说着,洪远拿出一张传讯符,甩手发了出去,随之,不远处的空中一丝波动蓦然而生。这结界只是用来防备不速之客的,护山大阵因为消耗巨大,平时并不启动。

    声音远远传来:“山下的是哪位贵客?”

    “火修院的洪远,还请行个方便!”

    “哦,原来是洪师叔,稍等!”

    片刻后,前方的空间再次产生一阵波动。这次却与先前不同,波动产生的刹那充盈的灵气扑面而来。原来这阵法不仅能够预警,还能防止灵气外泄。

    “走吧。”

    三人一路上山,入目所见,奇花异草无数。

    钱秋月看得目不暇接,如果不是有对此毫无感兴趣的李川拽着,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到达目的地。

    “哟!这不是洪师弟嘛,难道世俗界不好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就在三人刚刚踏上通往主院的阶梯时,恰好碰见一个从主院出来的年轻人。这人长的还算英俊,身材高大,一身白衣,神色傲然,如果不是说话时的语气实在阴阳怪气,倒也提不起李川的多少恶感来。

    洪远轻哼了声,不冷不热的道:“世俗界是不错,但做人不能太贪婪,知道卢师兄感兴趣,我哪敢不快些回来?”

    这位卢师兄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得色,笑道:“那可真是太可惜了,要不是另有任务我倒真想出去看看。”说着望向李川和钱秋月。看到李川还没什么,等看到钱秋月时,眼睛却猛然一亮,“洪师弟,这两位贵客却怎么不给我介绍介绍?”

    洪远淡淡的道:“都是昊阳派的弟子,师兄日后自然知道姓名。”说着,抬步便要继续往前走。

    卢师兄并没有因为洪远的无理而生气,愣了一下后,忽然一拍脑袋,说道:“哎呀,我还有件事要禀明师尊,差点给忘了,掌门师伯和我师尊此时正在议事殿议事,你们是否跟我一同过去?”

    一个人的脸皮竟能厚到如此程度,李川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洪远却对他的举动早有预料,仍淡淡的道:“师兄有事只管先去便是!”

    卢师兄嘿嘿一笑,“我看还是一同去比较好,不然频频打扰长辈们议事,岂不显得我们这些小辈太过没有礼数?”

    “随你!”冷冷的扔下一句,洪远大步前去。

    卢师兄对此并理会,转头看向钱秋月,“这位师妹,请问芳名为何?又是在哪位师伯的座下修炼?”

    钱秋月眉头微微一皱,“我叫钱秋月,还……”刚刚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什么情况都不了解,身边虽然有个维护自己的李川,却也不想给他惹麻烦,所以即便心中厌烦,也不得不小心应付。

    李川却不怕这些,如果其他事还能通融一二,想打自己老姐的歪主意?逮着机会,让你下辈子都后悔做男人。现在当然不是出手的时候,否则恐怕没等让人家后悔,自己首先就得完蛋了。略一琢磨便不着痕迹的挤进了两人的间隙,皮笑肉不笑的道:“还没请教师兄的尊姓大名?”

    卢师兄见状,心中老大不乐意,却不好表现出来,微微笑道:“本人卢仝。”

    李川闻言,表情突然一正,抱了抱拳道:“啊!原来是卢仝师兄,这名字可真好!有气势!能把一干妖魔鬼怪吓得不敢近我山门,昊阳派有师兄在,真乃我等之福也!哦,对了,差点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李川,以后也要和卢师兄一起在昊阳派混日子了,还请师兄关照一二!”

    看李川一脸认真的模样,卢仝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暗自嘀咕:“这小子,怎么比我还能扯?”

    钱秋月则暗笑不已:“真能搞怪!”却趁此时机,加快了脚步,很快把两人甩在身后。(http://.)。

    钱秋月越走越远,卢仝却只微微一笑,并不着急去追。之后开始旁敲侧击的问起了李川二人来历,当然,他们各自的灵根也没放过。对此李川自又是一番胡扯,对灵根的问题也来了个一问三不知,让卢仝频频皱眉,却又没什么办法。起码从表面上看,李川对他还是非常恭敬的。

    但话语中李川还是有意无意的表达出了自己和钱秋月之间非同寻常的姐弟关系,并表示要加入同一个院,虽然和事实有些出入,可为避免此人接下来可能的纠缠,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但这番话显然没起到它应有的作用。卢仝闻言眼中异色一闪,忽然不阴不阳的笑了笑,“希望能如你所愿!可作为名门大派总得有些规矩,不管你想加入哪个院,最终都得按祖师定下的规矩来。”

    李川疑惑的道:“为什么这样说?难道入哪个院自己不能做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