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章 惩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感谢齐盟和诸位书友的支持!再加一更,聊表谢意!这书如能上架,会有个小爆发的。

    “让你们不说!”乔洪伟还要再踢。

    李川这时突然开口道:“能做下这种事的,在修真界除了合/欢宗还有哪个?”他说这话其实只是为了诈这两个人一下,而他们也比较配合,虽然没说话,却被自己那一瞬间的表情给出卖了。

    得到证实,不再废话,转身上山而去。

    沈思彤在后面问道:“你去哪里?”

    李川没好气的道:“你忘了我们此来的目的?”

    “哼!死李川!这么不给我面子!走着瞧!”沈思彤恨得暗暗咬牙,却不好发作,深吸口气,郁闷的跟了上去。

    “喂,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事?”

    “杀死那个结丹期修士的事。”

    “当然是真的!不然还会是我杀死的?”

    “也是。”沈思彤想不到其它可能,便点了点头。

    进了山洞,里面空空如也。

    沈思彤看着皱眉头的李川,疑惑的问道:“那些女孩子怎么一个也没见到?”

    “出去找找。”山洞里没有人,让李川预感到了不妙,只有在山洞里才最有可能找到活人。

    “那边好像有处悬崖。”沈思彤手指颤抖着指着那个方向,她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脚步沉重的来到那处。

    悬崖并不高,只有数十米,以二人的眼力,底下的景物清晰可见。“啊!这帮畜生!”沈思彤脸色一变,随之眼圈一红,泪水不受控制的从脸颊处滑了下来,一阵软弱涌上心头。

    李川默默地注视着崖底,一言不发,其实他已利用神识提前知道了这一切。

    另一边,眼见乔洪伟望着沈思彤二人离开的方向发呆,却没有跟去,都知道是由于李川的关系,互望了一眼也都没过去。李义暗暗叹口气,没事找事的问道:“老大,这两个家伙怎么处置?”

    乔洪伟回过头来,不耐烦的道:“怎么处理?自然是交给组里处置了,这个不是咱们该关心的事情。”

    李义自讨了个没趣,偷偷撇了撇嘴,在不远处找了个石头坐下,不再吭声。

    乔洪伟心情烦闷,不好拿别人出气,两个修真败类理所当然的充当了这个角色。

    数分钟后。

    “他们回来了。”林永听到脚步声,抬头道。

    “怎么样?找到了?”罗晴见二人面色阴沉,试探着问道。

    李川没有回答她的问话,脸色冰冷的直奔那二人走去,到了他们跟前,猛地抬起脚踢在了二人鼻口间,鲜血顿时狂喷而出,不理会他发出的有如杀猪一般的惨嚎,抓起头发,拖着就走。

    乔洪伟皱眉问道:“你要把他们带去哪里?”

    李川脚步不停,将二人拖得嗷嗷惨叫,头也不回的扔下一句话:“去他们该去的地方,有些债是必须要还的!”

    乔洪伟在后面吼道:“马上停下!这二人我要送回组里!”

    李川扭过头眼神冰冷的看着他,“出事我负责,你可以如实向你们组长汇报。”说完,继续往山上走,留下一路殷红的血迹。

    “你!”乔洪伟还待继续争执,却被身边的林永拉住,向他摇了摇头道:“既然他说了会负责,就由他去吧。”他还有句心里话并没有说出来,刚才李川的眼神让他从心底里产生了惧意。

    乔洪伟面色阴沉,没有答应,但也没有反对。

    “我过去看看。”李义犹豫了一下,快步跟了上去。

    沈思彤刚刚见到那悲惨的一幕,此时已没了任何心情,便没跟去。罗晴看她神色不对,虽然很想去,最终却没有动。乔洪伟暂时不想面对李川,怕自己控制不住火气,惹出不痛快。而林永则不是个好奇的人,且此时留在老大身边也较为合适,便也没去。结果,五个人当中只有李义跟了过去。

    ######

    李川将陷入半昏迷中的二人拖到悬崖边,从他们的储物袋中找到一柄利器,略一打量便“刷刷”几下,一脸平静的把他们四肢全部卸下来,随即施展了个冰冻术,在两人无比凄惨的大叫声中,将他们伤口处狂喷的鲜血止住。

    并随后将两颗可保证十几天不死的丹丸弹进了他们嘴中。做完这些,又在地上捡起两根手臂粗的树杈,几下子削尖前端,低头看了两人一眼,抬脚将他们踢到崖边的大树侧,接着两手一抖,“砰”一声,二人几乎同时被钉在了大树上。

    如此一番作为后,即保证了他们不死,又能让他们时刻经受疼痛的折磨。

    两个人这一段时间,已昏死数次,此时经历疼痛,再次醒来,看着李川的目光满是哀求,不求生,只求死。

    李川毫无感情的看着他们道:“你们还有十天生命,那么,就用这十天为你们所做下的孽偿还利息吧。”

    李川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当然,这个“所有人”并不包括沈思彤,只有看到了那个场面的她才能理解李川此时的心情。

    随意拿眼角余光一瞥,果不其然,李义此时正在不远处剧烈的呕吐。

    “他是个魔鬼!”李义回来后说的第一句就是这句话,也是唯一的一句话。

    乔洪伟看向沈思彤的目光很复杂。

    下山后,由乔洪伟向组里汇报了具体情况,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善后的事情已轮不到他们操心。

    返回海川市,李川和众人分开。

    “老姐,你在家吗?我回来了。”拨通了钱秋月的电话,听到她温柔的声音,李川郁闷了一天的心情终于得到缓解,嘴角也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钱秋月道:“在家,正在给你们两个小馋猫儿做好吃的东西呢,快回来吧,老姐都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了。”

    李川道:“老姐怎么知道我要回来?思彤那丫头告诉你的?”

    钱秋月道:“嗯,人家可是上飞机前就给我打电话了,哪象你,什么时候打还得看心情。”

    李川苦笑了一下,“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改!”

    电话里传来钱秋月得意的咯咯娇笑声,“认错态度倒是不错,不过不能就这么算了,这样吧,你要是十分钟内能赶回来,老姐就原谅你了。”

    “呃,老姐……”

    “怎么了,不服?那可不管,告诉你,我现在就开始计时了。”

    “老姐,我是想说,其实,我已经在门口了。”

    “真的?”

    “嘿嘿,真假马上不就知道了?”

    挂了电话,李川掏出钥匙将门打开,门口处,扎着围裙的老姐正俏生生的站着。

    一周多不见,钱秋月整个人竟发生了极大地变化,本来就不错的皮肤现在更加的白皙细嫩。

    同样吃了涤尘丹,沈思彤的改变就要差上许多,这其中碧儿或许起了关键作用。

    李川洗完澡时,钱秋月已经把菜做好,上了满满一桌,都是李川和沈思彤爱吃的东西。这个时侯沈思彤还没有过来,想来异能组那边有些事耽搁了,钱秋月给她打了个电话,说很快就到。

    闲着没事,李川问了老姐最近的状况,之后又问碧儿入体后有没有什么异常现象。

    钱秋月想了想道:“白天没什么变化,就是晚上很奇怪,我总觉得特别喜欢月亮,而且不知为什么,我走到哪里都好像有月光跟随似的,有天晚上把灯关了,竟然发现屋子没有灯依然很亮,而我的情况就好像当初碧儿一样,我说的意思你能明白吗?”

    李川笑了笑道:“当然明白!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有关灵修的事吗?这就是上乘灵修的一个优势,可以利用灵兽的本能修炼,以后老姐还会发现更多妙处的,不过具体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http://.)。”

    钱秋月不好意思的道:“可我怎么总觉得自己是个妖怪似的。”

    李川道:“有这种感觉很正常,习惯就好了,要说妖怪,我们三个谁也跑不了。”

    钱秋月抿嘴一笑道:“也是。”

    李川看着单纯快乐的她,忽然严肃的道:“老姐,我想问你个问题。”

    钱秋月见他说的认真,略感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

    李川问道:“你对自己的将来是怎么想的?”

    钱秋月温柔的看着李川,轻笑道:“也没怎么想,觉得现在挺好的,如果能一直这样生活下去,老姐就知足了。”

    李川道:“其实我也觉得现在挺好的,不过,老姐你应该知道,现在的我们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们,注定以后再也无法过普通人的生活,起码我是这样。”顿了一下,脸上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道:“我是想说,假如有一天我离开这里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生活,你跟不跟我一起去?”

    钱秋月仍是温柔的笑着:“我在这个世界唯一在意的两个人就是你和思彤,你说我会怎么选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