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章 灭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川皱了皱眉头,暗自琢磨克敌之法,若不改变策略,恐怕难逃一败。他不是没有想过使用天刑,但现在主要是想看看自己在入魔状态下到底能够产生多大的战力,所以不到山穷水尽,还不想借助外力。“天刑?对了,老祖宗可以以手代剑,我自然也可以。”想到这里,忽然化拳为指,使出李家祖传的惊虹剑法,同时施展凝元功以特殊的方式瞬间将真气聚集在指尖处。

    以他如今的身体强度,虽然还没经过特殊的方法锻炼,但与李重元淬炼了多年的手指相比却也丝毫不差,使用凝元功自然不成问题,至少不会像普通人一样贸然使用对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

    可想法毕竟只是想法,由于并不熟练,开始很难做到运用自如,使得处境比先前还要不堪。但他并没有气馁,只当这人是个练功的活靶子,如此一想,气势不减反增,大有越战越勇之势。

    中年人则正好相反,初时大占上风,后来却随着时间的推移优势越来越弱,终于察觉到了不对之处。对方的招式无比怪异,力道也比先前大了许多,自己的战斧威力虽强大,却根本无法发挥出全部,总被对方神出鬼没的双手击得改变方向,渐有有力难施之感。

    李川渐入佳境,惊虹剑法威力逐渐显露出来,将中年人逼得步步后退。

    中年人眼见无法扭转颓势,蓦地大喝一声,斧光随之暴涨,暂缓了李川的攻势。同时他身前光芒一闪,凭空出现一面古朴小盾,迎风便涨,很快达到丈许大小,将余下的攻击全部接下来。

    随后袍袖一甩,一道绿光猛然蹿出,却是一条数丈长索,前段在空中飘浮,后段则隐入袍袖之中。

    中年人似乎对这条索非常有信心,并不着急进攻。

    李川攻不破那面古盾,也只好在对面停下来。

    中年人望着蛇索,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死在它口中的你将是第一个,该感到荣幸了!”话毕,光芒一闪下那蛇索蓦然化为绿焰巨蟒,并腰身一弓的往李川猛扑而来。也难怪他如此得意,这长索他花了二十年时间才用灵兽碧焰蛇炼制成功,不说威力,只这灵兽就已极为难得了。

    李川一见他拿出此索时的模样,心中顿时一紧,隐隐感觉此物必定会对自己造成极大威胁,所以,没等对方出手便急速往后退去。同时双手也不闲着,法诀变换间接连打出。下一刻,空谷中毫无征兆的出现了怒龙一样的龙卷风,并瞬间将谷内大半沙石卷到了空中。烟沙漫天,数丈内不见人影。隐约间,西方的大旗处出现一只巨大的白虎虚影,似乎正在仰天怒吼。

    “怎么回事?白虎圣兽!无耻小辈,为何不敢堂堂正正与我一战?”烟沙中,传出中年人愤怒的咆哮。

    李川冷笑一声,想到被抓走的无辜少女,眼神瞬间冰冷起来。

    手掌一伸,一个圆溜溜的玉球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掌心。之前他还有些担心,但交过手后已疑虑尽去。如果不使用玉珠,以目前阵法的威力,只能稳赢筑基后期修士,即使两到三个也没问题,但对付结丹修士还太勉强,真气一旦耗尽就是自己命丧的一刻。有了玉珠则不同,不但能源源不断的补充真气消耗,还能支持自己同时调用四圣兽,发挥出阵法五成以上的威力。

    以此来对付结丹初期修士当然没问题,其实就算换成结丹中期修士怕也有五六成的把握。当然,前提是只限对付一人。因为在利用玉珠补充真气时太过消耗心神,根本无法保证战斗状态,如此情形自然无法同时照顾数人,一旦让其中一人暂时脱离出来,将立刻使他面临危险。

    玉珠在手,阵内陡然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瞬间,青龙的九天神雷、白虎的暴风龙卷、玄武的玄冰寒气、朱雀的三昧真火,全部朝中年人所在方位轰击而去。这些天赋法术当中有些本来应该是相互克制的,但不知为什么,在大阵内却并没有出现这种现象,反而以一种奇妙的方式搭配在一起,发挥出了难以想象的威力。

    中年人见到这声势浩大的一击,哪还顾得破阵?连忙衣袖一抖甩出数张防御灵符,迅速将其激发后又喷出了数口精血在那小盾上,身周随之亮起数道看起来无比坚固的防御光罩。但这样的手段在“炼魔大阵”威力全开的情况下根本不够看,片刻后,随着一声惨嚎,一切归于平静。

    李川解除入魔状态,一脸苍白的朝中年人所在位置走过去。现实中,操控炼魔大阵所需真气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当初在意识海里使用时跟这次根本无法相比,玉珠补充真气的速度虽快,但毕竟受他经脉承受能力的限制,补充的速度远远无法及得上消耗的速度。发出刚刚那一击后,他整个身体都似被掏空了,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丹田内的真气便被消耗了个干净。

    幸亏此人只是结丹初期修士,不然只要挡得了这第一击,后果不堪设想。

    粗略的算了一下,估计只有达到结丹境界,在玉珠的辅助下此阵才可能使得圆通如意。来到中年人先前所在位置,此时的地上只余一些焦糊状物,当然,战斧等法宝并没有同他一起毁灭。

    收了魂魄,又将储物袋、战斧等物捡起来,看了看,随手放进戒指里,只留下储物袋。用神识略一查探后取出一枚玉简,并很快把里面的内容简单浏览了一番,随后皱眉思索起来。

    “这样的功法,莫非是魔门的**宗……”想了片刻将之收进戒指。接着又将地上的那条碧绿色长索捡起来,抚摸着上面的蛇纹,感受它传来的阵阵凉意,点点头,这东西还是比较令人满意的。那老小子既然说是头一次使用,那么便不怕被人发现了它的来历,可以安心的使用了。

    李川之所以看重这件灵宝,倒不是因为它有多大威力或者多稀罕,仅仅是由于可以正大光明的使用。不说别的,只是松纹古戒里就有不少法宝法器等物的,想来灵宝也应占一部分,但那些都是不能见光的东西,即便炼化了也无法在人前使用,只能作为保命的手段,就跟四圣兽旗和噬魂魔道的神通一样。当然,以后或许会用,但起码在没摸清状况前还是谨慎些好。

    收了阵法,脚下再次变成原先的树林。

    “希望那丫头不要有事才好!”李川望了眼远处,那边仍不时传来打斗声,进度显然没有这边快。

    ######

    沈思彤俏脸冰寒,一声娇喝,天地间的水灵气忽然往她所在方位汇聚,眨眼间化为无数冰刃,双手一抖,呼啸着往不远处的两位敌人袭去。除了她其余四人也并没有闲着,只见两个可怜的修真者周围,风刃,雷电,冰刃,火雨,交相呼应,此起彼落,将他们攻击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这还不算,脚底下的攻击更是让他们的处境雪上加霜,各种枝干不断袭击、缠绕、抽打,将他们弄得手忙脚乱,要不是仗着护身法器精妙,此时早已落败身死。

    “这分明是个小型的变异炼魔大阵嘛!怪不得武组长放心他们出任务。”李川刚刚赶到,惊奇的同时,也放下心来。(http://.)。都说异能者对灵气的感应灵敏度更胜修真者,果不其然!如果这两个修真者不是欺负人家不会使用法器,即使修为高,单打独斗想要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还挺顽强的嘛!只是,连你们结丹期的同门都已经死了,你们认为自己还有希望吗?”听到李川的声音,异能小组成员安心不少,两位修真者却顿时失去了方寸。其中一人吼道:“你骗人!我师叔乃结丹初期高手,凭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这一定是你的诡计,想要乱我们心神。”

    李川道:“我自然不是他的对手,可有人是他的对手啊!嘿嘿,谁叫我运气好,遇到好人了呢。”

    那人道:“我不信!”

    李川道:“不信我也不强求,反正等会儿你们就要在地下见面了。”

    两个修真者被他这一干扰,败势更加明显,一会儿的工夫便被击倒在地,张嘴喷出大口的鲜血来。

    乔洪伟趁机上前将两道火劲打入了他们身体,将之禁锢,随后问道:“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门派的?为什么要掳走那些女孩子?难道你们不知即使是修真者在世俗界也要遵守凡人的法律吗?”

    二人哼了一声,没做任何回答。

    “说不说?我叫你嘴硬!”乔洪伟气愤下,一抬腿,狠狠将两个刚坐起来的家伙再次踢倒在地。

    二人干脆不起来,且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