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章 昊阳门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下周冲榜,周一凌晨开始,各路神仙各显神通的时候到了,拜托!

    杨同舟听了这话,不复先前的狂态,神情肃然起来。

    修真者如果抱着必死心态,那么,他的攻击将非常可怕。

    洪远再次将火色飞剑祭出,“噗噗噗”连续喷出三口精血,下一刻飞剑火光蓦然大盛,熊熊燃烧起来,隐约中,一只火鸟附着其上。“去!”随着一声大喝,火鸟拖着炫丽的焰尾,猛扑过去。

    面对洪远拼命一击,深知他根底的杨同舟连忙提起十二分精神,不过这次祭出的却不再是锯齿火轮,而是一柄七彩宝伞。火轮毕竟属于攻击性法宝,在对方喷出三口精血增幅的情况下,使用火轮显然于他不利,除非肯自降修为也用精血增幅,但处于大好形势下的他是绝不肯那么做的。

    七彩宝伞迎风便涨,眨眼间已有丈许规模,堪堪抵住迎面冲来的火鸟。可经过增幅的火鸟显然没那么好对付,杨同舟虽勉强抵挡得住却也非常吃力,不断后退中,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落。

    这一回合的争斗,洪远明显占了上风,但他却丝毫轻松不起来,因为一旦他后力不济,无法维持此次攻击强度,或者说不能利用此一击将对方击杀或重创,那么,等待他的必将是生命终结。可偏偏此时的他已是强弩之末,即便有千种法门,万种神通,此时也无济于事了。

    这一情况相信不但他自己清楚,杨同舟也必然看得明白。

    除非,当真到了最后,让他做出同归于尽的决定,可是只要还有一线生机,又有谁愿意那么做?

    “昊阳派?好,我就帮你一把!”李川眼看杨同舟越来越近,并且很快就要退到此刻自己隐蔽的位置,那将是最佳出手的时机,但显然不能等到那时候了,因为洪远随时都可能撑不下去。

    悄无声息的将天刑剑持在手中,凝元功发动。

    一步,两步……就是现在!

    一道迅捷身影“嗖”的往杨同舟后背射去。

    “不好!”杨同舟毕竟是结丹初期修士,感应无比敏锐,虽正与人争斗却也感应到了危险,只不过力战多时,体内真气消耗了十之七八,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运转护体真气,同时激发了一道护身灵符。

    可还没等灵符完全激发,利刃便撞击到他后背的护体气罩上,“啵”一声轻响,气罩瞬间破碎。随即又闪起一道黄光,袭来的利器微微停顿,接着便是猛力一戳,“噗”一声,黄光破碎。彻骨冰寒袭遍全身,不是利器本身的冷,而是精神上的战栗。慢慢的,意识陷入一片黑暗。

    李川手握着天刑,一阵冷汗。他刚才用的是练气十级的修为,并未使出全力,毕竟对面还有个洪远,虽是救他,却也不好让他看出自己的底牌,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按他之前计算,十级修为加上强力版的凝元功,这一剑已经相当于筑基初期的全力一击了,再加上天刑的锋利,对把后背留给自己且正承受着巨大压力的结丹初期修士来说已足够。可他还是小瞧了筑基期与结丹期的差距,也忽略了护体灵符的存在,只差那么一点点,这一击就将功亏一篑。虽然即使这次失败,两人联手也有将他杀死的机会,但结局肯定不会如现在这样完美。

    “洪前辈,你没事吧?”李川将剑拔出来,问洪远道。他并没有立刻将天刑收进戒指,身上没有储物袋,若贸然收起势必引起对方怀疑,作为噬魂一脉的传人,他已开始培养事事小心的习惯。

    洪远看了看他,面露疑惑,但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谢谢你,小兄弟!”火鸟收回得及时,并没有耗尽他最后的力量,因此暂时还支撑得住。

    李川道:“都是自家人,洪前辈不用客气!”

    听他这样说,洪远更疑惑了,问道:“恕在下冒昧,你我并不相识,这自家人一说却是从何而来?而且,你只是练气级修为,虽手持利刃却又怎能轻易突破结丹期修士的护体气罩外加护身灵符呢?”

    李川早知道他会如此问,轻轻一笑道:“这就要从先祖说起了……”于是将李重元对他说的关于昊阳老者的部分简单说了一遍。当然,有些地方是需要修饰一下的,比如救人者成了他祖父,而且戒指的事也没提,只说那老者留下一套功法就走了,他祖父只知其出自修真界的昊阳派。

    随后道:“晚辈听闻打斗声便寻过来,恰好听到这贼人提起前辈是昊阳派的,又哪有不相助之理?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事情。至于晚辈为什么能突破这人的防御,其实也是侥幸,一方面是他疏于防范,另一方面晚辈祖传武功中有一种凝聚功力的法门,这才在恰当时机取得了最佳效果。”他却不知道,如果不是天刑,即便再多加两成真气,也绝不可能达到现在的效果。

    洪远听他这样说,感觉更亲切了。他心中此时已认定了那位昊阳老者是宗门的哪位前辈,如此一来,眼前这人倒不是外人。“小兄弟,在下还有些不明白的地方,当然,你要是不说也没关系。”

    李川笑了笑道:“前辈尽管问就是。”

    洪远道:“我二人都是结丹初期修士,可即便正在争斗,无法分心他顾,却也不至于被你这练气十级的小家伙潜到附近而丝毫不觉的,在下想来想去,也不得其解,还望小兄弟指点一二。”

    李川道:“说来,这也是晚辈祖传武功中的一种法门,叫敛息术,其实很多江湖门派的人都会的。前辈二人之所以没有察觉到晚辈的到来,并不是敛息术有多神奇,主要还是前辈二人精力太过集中所致。”他谎话连篇,表面上脸不红,心不跳,镇定如常,心里却道:“早知道救了你还要这么麻烦,就不出手那么早了,让你累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不知道要省多少事。”

    洪远点点头,也不知是信了李川的话还是不好意思寻根究底,反正是不再问了。“对了,小兄弟,还没请教尊姓大名?”

    李川道:“前辈不用这么客气,我叫李川,您叫我小川就好了!”

    洪远想了想道:“小川,咱们也别晚辈前辈的叫了,听你先前的话,我也不敢肯定你说的是宗门中的哪位,说不定你的辈分比我还要高呢,所以,咱们干脆平辈论交吧,这样谁也不吃亏。”

    李川心中正是此意,表面上却犹豫不决。

    洪远暗暗点头,哈哈一笑道:“就这么定了,不管真实的辈分如何,你这个兄弟我洪远都认了!”

    李川不再迟疑说道:“那好!我就叫您一声洪师兄了!”

    洪远应了一声,随后道:“李师弟,以你的年纪来说现在修为已不弱,跟我回宗门吧,不然在这世俗界可要耽误了。”

    李川道:“跟师兄回宗门当然是师弟求之不得的事,奈何目前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处理完。”

    洪远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在这里还需要半年左右才能回去,那时候,你再跟我一起走也不迟。”

    李川想想时间差不多够了,便点点头。

    见他答应,洪远露出欣慰之色,可随即脸色一变,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苦笑道:“我现在的伤势非常严重,需觅地潜修,你把你的地址给我吧,到时候我去找你。唉!可惜了那个火系灵兽。”

    李川将地址告诉了洪远,随后问:“火系灵兽?为什么可惜了?”

    洪远道:“说起来很奇怪,世俗界这样灵气稀薄的地方没想到竟然也有灵脉,而且还是个火灵脉,虽然很小,却也很难得了。(http://.)。”说着拿手往远处一指,“倒也不远,就在离这百里开外的深山中。”

    李川想了一下道:“莫非在火灵脉里发现了什么宝贝?”

    洪远略有些惋惜的道:“说它是宝贝倒也没错,按理说在世俗界发现灵脉这样的事情已经很稀奇了,更稀奇的是据说还孕育出一头灵兽,并且已到了产期,或许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生产,那时将是她最虚弱的时候。而不管是它本身还是它产下的幼兽,即便品级较低,对修真者来说也都是至宝。我说的可惜,是因为我受了伤,对我至关重要的火系灵兽已与我无缘。”

    李川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问道:“会有很多人来?”

    洪远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就不要抱有什么非分之想了即使我没受伤,得到的几率也非常低的。目前常驻世俗界的修真者虽不多,但也是以往的十数倍以上了,元婴期倒没有,结丹期却有数十个,你不妨想想那是个什么场面,你还认为自己有机会吗?”

    李川露出一副受教的模样道:“师兄教训的是!”

    那灵兽对目前的他来说基本无用,根本不会有什么想法的,他所在意的是有多少人会去争夺,现在得到了答案,且是非常满意的答案。“都去争吧,越激烈越好,那样我就可以放心回海川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