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章 李重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离开马筱雯家里,李川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打开一看,是那位神秘且能量极大的武组长打来的。武组长上来就询问他关于真一门修真者被灭杀的事情,李川自然矢口否认。随后又聊了下后续的事情,目前仍在他们控制之内,却无法保证李川的绝对安全,因此建议他躲避一下。

    李川表现得无所谓,心里却也在担心真一门的反应。毕竟这事无论明里暗里他都摆脱不了关系,即便无法把他这位真正的凶手找出来,单凭明面上的情况,拿他出气也是大有可能的。而若那样,他将立马陷入被动,一旦真一门找他麻烦,还不还手都是个大问题,想不纠结都难。

    若非武组长说过修真者不能介入普通人的争斗,即便报仇,也很可能先不去招惹那位张执事的。世事无绝对,若真一门真要对他出手,事后完全可以推脱掉,没有证据谁也拿他们没办法。”

    从这点看,他当时的确有些冲动了,可面对杀父大仇,又有几个人能保持绝对的冷静呢?

    当然,李川并未因此后悔,只是在考虑如何应付。见李川沉默下来,武组长又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组织不会对这事置之不理的,现在正交涉,只要挺过这段时间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李川道:“大概是多长时间?”

    那边道:“也许三五天,也许三五个月,具体的要看谈到什么程度了。”

    李川哼了一声道:“你这么说和不管有什么区别?”

    电话那边听出了他话语中的怒气,也不解释,笑了笑道:“你在哪?有人要见你。”

    半小时后,在一个微胖中年人带领下,李川抬腿走进一个看似平常的办事机构。七拐八拐后,又进入了一个地下室,再通过一道大门,里面豁然开朗。李川问道:“这就是你们的秘密基地?”

    武组长道:“又不是恐怖组织,哪来的秘密基地?”又走了片刻,在一处房间门口停下来。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

    推开门,进到房内,入目所见是一个身穿青衣,背背长剑,闭目盘坐在床上的老者。

    “原来是位修真者,还是个筑基初期的修真者。”只扫了一眼,李川便把他的底细摸清。

    武组长道:“前辈,我把他带过来了。”

    老者道:“你先下去吧。”

    武组长微微施了一礼,转身走出去,并随手把门带上。李川见老者的态度,一时也不明白他的意思,便默默站在那里。既没有表现得过于放松,也没多拘谨,没有一丁点不自然的感觉。

    老者忽然睁开眼睛道:“你叫李川?”

    李川点头道:“是的。”

    老者往他手上望了一眼,皱眉道:“你没有戒指?”

    李川被问得一愣:“戒指?”

    老者道:“就是戒指!难道你父亲没有传给你?”

    “你怎么知道?”李川这下可真惊讶了,戒指的事情,除了他们父子俩也就李三九人知道,却不知眼前这老者怎么得知的,

    老者道:“这个你不用管,我只想看看你的戒指,”

    他说话的语气,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让李川很不爽,冷笑一声道:“凭什么你说看,就给你看?”

    老者闻言似乎也动了怒气,眉头一皱,让瘦削的脸庞看起来更加威严。轻哼了一声道:“凭什么?就凭这个!”也不打招呼,忽然一个纵身竖起剑指猛地朝他戳来,使的竟是以指代剑的路数。

    李川没想到老者说动手就动手,毫不犹豫,略感措手不及。但他最不怕的就是这个,往后急退的同时调动起练起六级左右的真气,随时准备反击。此老者虽拥有筑基初期修为,可对如今的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威胁,如果可以动用四圣兽旗,他自认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将他击败。当然,现在扮演的是一个练气六级的小角色,什么该用什么不该用他还是分得清楚的。

    李川的反应完全在老者预料之中,那剑指方向不变,只是脚尖轻轻在地上一点,依旧凌厉的攻来。

    “嗯?这是什么招式?怎么这么古怪?”李川后撤的过程中早已做好防御准备,但对于老者这看似简单的一指竟然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那个手指的运动轨迹明明是直线的,却不知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它在不断地变换方向,心里总有一种错觉,即使自己全力抵挡也肯定抵挡不住。

    李川想是这么想,动作却丝毫不慢,在剑指离他尚有两尺远时,蓄势待发的右拳猛地迎了上去。果然不出所料,老者的剑指并没有和他硬碰的意思,轻轻一晃,避实就虚,攻击依旧。李川右拳无功,顺势往下一压,同时左拳一晃,击向老者面门。老者见状,哼了一声,那本应被李川右臂挡住的剑指,不知怎么的突然就穿过了封锁,仍是姿势不变的向他胸前戳来。

    李川顿时吓出一身冷汗,顾不得其它,连忙往旁边闪去。

    就这样,李川被老者看似随随便便的一指追得开始满屋子跑,可不管他是格挡、后撤还是左右躲闪,都逃不出老者手指的笼罩。可老者明明攻击的速度并不快,也没使什么繁复奇妙的招式,更没用高绝功力,但让他无比郁闷的是,尽管使尽了浑身解数,可就是对这一指毫无办法。

    李川暗暗摇头,他那一身在监狱里练出来的所谓本事,此时看起来竟如此可笑。

    蓦地一声大吼,躲避的速度猛然增快。迫不得已下他已经调动起了练气八级左右的真气。

    “哼哼,有意思!”老者眼中精光一闪即隐,剑指仍是不紧不慢的进行攻击。

    觑准时机,李川猛地一拳反击回去。自从两人交锋,这还是他首次占据主动。

    老者止住身形,淡淡的道:“还算有些气势,就是不知道中不中用。”

    “你试试就知道了!”李川听了这话,一发狠,攻出的拳头又加了几分力道。

    老者见状,眼中再次精芒一闪。“老夫倒是有些小瞧你了!”

    嘴上虽这么说,神情却未见丝毫凝重,右手轻轻一晃,突然幻化出数道指影,迎往攻来的拳头。

    “嗤嗤”两声轻响后,李川一脸难以置信的连退数步。他相信,自己这拳头即便真刀真剑也很难伤到,却不想老者这看似平常的手指竟轻易做到了。呼吸间,拳面上的殷红血迹又大了一圈。

    “现在老夫可有看你那戒指的资格了?”老者不再攻击,腰板挺直后将手随意往身后一背,说话时一改先前的态度,语气较之前也温和了许多,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川,一副非常满意的模样。

    李川不再说什么,这样的高手已赢得他尊重,虽然还有压箱底的本事没使出来,却不想在这种事上继续纠缠,何况老者也远未尽全力。心念一动,松纹古戒指显露而出,说道:“此戒指便是。”

    “果是此物!”老者说完忽然想起什么,“刚刚这戒指分明没在你手上,莫非先前你把他隐藏起来了?”

    李川道:“可以这么说,不过是小小的障眼法而已。”

    老者看出他不想多说,也就不再问。

    想起先前的疑惑,李川问:“前辈,不知您刚刚用了几级的真气?”

    老者略一想道:“按照修真界的说法,我使用的真气应该算是练气五级吧。(http://.)。”

    听了这话,虽有心里准备,李川仍震惊不已,五级真气就已如此强悍,那要是用出全力,其实力得达到何种程度?按此推算,对上他,如果不借助四圣兽旗之力,即便使出全力也毫无胜算的。

    老者显然对他的反应很满意,淡然一笑道:“你也很不错,过来,坐下说话吧。”

    李川随意坐在室内的沙发上,问道:“前辈,不知您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老者有些黯然的道:“我姓李,叫李重元。不知你父亲跟没跟你提起过。”

    “李重元……”李川想了片刻,忽然记起父亲曾经给他讲过的一些李家传奇人物的故事,顿时激动地站起来。“莫非您是?”

    老者看出来他已经想到了,便点了点头说道:“你猜得不错!按照辈分,你应该叫我一声老祖宗。”

    他自称李重元,又知道李家家传的松纹古戒,且形象跟他父亲讲的非常吻合,综合来看,已没什么可怀疑的了。

    “老祖宗,小川给您磕头!”说着,李川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李氏家族历来家教甚严,尤其注重不同辈分间的礼仪,他又自小崇拜族中的英雄人物,因此这头磕得倒是发自内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