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章 摊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查找,终于被他找到了相关记载。修真功法中有一种叫“寄灵术”的神通,却是通过某种特殊媒介,把灵兽的身体炼进去,并经认主收入修真者体内,寄生在相应的灵脉中。

    此神通的好处是可以通过灵脉长时间滋养,使灵兽实力逐渐增强,并在施展神通时,对法术起到一定的增幅作用。可以这么说,如果灵兽的实力够强大,那么它所能起到的作用甚至可以让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有能力对抗结丹期修士,甚至不落下风。不过,它的缺点也是非常致命的,就是那个灵兽会与寄主抢夺修炼时吸入其身体中的灵气,实力越强抢夺的也就越多。

    换句话说,修炼了此种神通的修士,其前途几乎是暗淡无光的。这也是为什么明明这种神通无比强大,但在修真界的历史上却很少有人修炼的原因。当然,灵兽的稀少也是其中一个方面。

    看到这里,李川无奈的摇摇头,暗道:“我的情况恐怕就类似这种了!”想通缘由,心中却更加的无语了。好在他除了玉珠,还有无数的珍惜丹药,不然,恐怕真没有继续修炼下去的信心了。

    数日后的早上,李川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衣服下了楼。之前他已经从李三那里了解到了确切信息,当初雇用他们的就是洪青帮的马二爷。在杀手界混迹了几年,他们自然有信息来源渠道。

    事情该有个了断了。换做修真以前,他一定还要隐忍一段时间,毕竟风云会的势力跟洪青帮相差太多,想要报仇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杀死马老二并不是最终目的。对于权力心太重的人,就要把他打回原型,然后让他一无所有,甚至尝尝背叛的滋味才是最大的惩罚。

    可现在修了真,代表可以活无数岁月,心境不觉间发生了变化,看问题的角度也不再相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抓紧一切时间提高修为才是最重要的事,根本没时间浪费在一些琐碎的事上。

    来到马家别墅的门外,按了按门铃。

    不一会儿工夫,大门打开,马筱雯的脑袋从门缝处露了出来。

    “川哥,就知道是你,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快进来吧。这半年上哪去了?怎么连电话都打不通?”

    李川道:“说来话长,以后再跟你说。”

    来到客厅,马二爷正坐在茶几旁悠闲地品着茶。见李川进来,微微一笑,示意他坐下。

    李川坐到了他的对面,随即转头对马筱雯道:“筱雯,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些事情跟二叔说。”

    马筱雯刚要坐下,闻言嘟着嘴道:“川哥真讨厌!刚刚回来就这样对人家!”说完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

    门关上后,马二爷将目光从女儿的背影上收回,略有些深意的笑道:“我也很感兴趣,小川你究竟要跟我谈什么话题,竟然连筱雯都不让知道,难道是……”

    李川却没有心情配合他,脸一沉道:“我这次来,并不是来聊天的,我只想知道我父亲那次的事。”

    马二爷眉头微皱的道:“这事半年前不是已经谈过了吗?怎么现在还要问?莫非小川你有了什么新线索?”

    李川冷笑一声道:“咱们都是明白人,就不要再装下去了,我今天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你可以选择不说,那样我也省得麻烦了,直接杀了你一了百了。当然,如果你说了,作为交换的条件,我给你三天准备时间,三天一过,我仍然会过来取你性命。”

    马二爷一听这话,顿时气愤的站起来,怒吼道:“你这是什么话?莫非还怀疑我杀了大哥?”

    李川哼了一声道:“我不是三岁小孩子,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也不会说这番话。不要再浪费时间了,给你半分钟时间考虑,半分钟一过,如果我还没有听到我想要听的,我会立即动手。更不要试图去叫你的手下,那样你只有死得更快,相信对我的实力你应该有个清醒的认识吧。”

    马二爷盯着李川看了好一会儿,叹口气,缓缓坐下来。沉默着,似乎在琢磨怎么措辞,片刻后道:“大哥当年的死确实跟我有关,但我也是被逼无奈,如果不那么做,死的将是我和我的家人。”

    李川道:“听你这意思,难道还有人逼你害人不成?”

    马二爷道:“如今说这些已没意义,你不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吗?我全都告诉你。事情很复杂,但说起来却简单。曹三一直在暗中做些小规模的毒品交易,曾被大哥得知,受了严重的帮规处罚,那事他一直记恨在心。利用这个,我们派人跟他取得了联系,让他把贩毒的事推到大哥头上,当然也许给了他重利。同时,又伪造了大哥贩卖毒品的证据送到缉毒大队,并在暗中配合他们把贩毒的事情坐实。但这些还不够妥当,因为大哥虽会因此被逮捕,但谁知道会不会有变数?所以他一定要死。为此我们收买了一个大哥身边的人,给了他一百万,让他在缉毒大队对大哥实施逮捕时,向他们开枪。事情果然如我们所料,大哥当场被击毙。”

    李川听完怒道:“做下这种事,你还有什么资格叫他大哥?”

    马二爷叹了口气道:“大哥是我最佩服的人,虽然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但在我心里,他仍然是我大哥。也许等你有了孩子你就会明白,有些事是需要做出选择的,而选择,往往让人无奈。”

    李川冷声道:“这些话还是等你到下面说给我父亲听吧,我不感兴趣。记着,你只有三天时间。”

    望着李川出门而去的背影,马二爷的脸瞬间阴沉下来。

    走在林荫道上,李川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喂,是武组长吗?我是李川。”

    “是你小子,我还正要找你呢,怎么一消失就是半年?我们的交易到底还做不做数?”

    “当然做数,虽然我没在,可我那帮兄弟并没闲着。”

    “哼!也就勉强过关,离我们当初的要求可差了十万八千里。”

    “不要搞错好不好?又不是让我在半年里达到那个要求。”

    “这个问题先不讨论。说说吧,这半年你到哪去了?根据我们的交易,你是不能无故失踪的。”

    “不要那么较真,谁还没点迫不得已的事?再说我打电话可不是听你啰嗦的,有个事看你能不能帮忙,可是交易里的条款哦!”

    “什么事?”

    “我要杀了马镇涛。”

    “什么?你要杀马镇涛!不行!他暂时还不是你能动的。”

    “为什么?给我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

    “有些事情不是你应该知道的。”

    “这个理由我不能接受。”

    “好吧,我就多告诉你一些。首先,马镇涛这个人并不简单,不是你说杀就能杀得了的,再者,就算你能成功,你也将招惹到麻烦,而这个麻烦即便我出面也不是那么容易替你解决。”

    李川沉默片刻,忽然想起李三说的事,“你指的是修真者吧?”现在想来,也只有修真者的身手才能达到李三形容的那样,那么,他们在马老二家里遇到的神秘高手身份自然呼之欲出了。

    “你怎么知道的?”电话里的声音明显透露出惊讶。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现在只想知道如果我杀了马镇涛,在官面上你能不能替我摆平。”

    “你不能直接杀他。”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我可以换种方式?”

    “你小子可真是个麻烦!不错,他可以被杀死,但却决不能被你杀死!我们的交易还没完成,我不想这么快就换下一个人合作。反正你也知道有修真者存在了,我不妨多说些隐秘给你听。你知道为什么马镇涛的背后会有修真者的身影吗?”

    “不知道。”

    “因为修真者也是人,他们的初学弟子也需吃穿住行,另外,据说修行时所需的炼器、炼丹材料等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从普通金属、药材里提炼出来的,这些都是要用金钱去买的。也就是说,金钱对他们非常重要,而又不能把大量时间浪费在赚钱上,所以才要找些势力提供方便。”

    “你是说,他们之间也是一种合作的关系?就像咱们之间一样?”

    “不完全一样。我们需要的不是你的金钱,而是你对整个黑/道的控制。”

    听了这话,李川脑中忽然灵光一闪,以前有些不理解的事情豁然开朗。“我明白了。我对黑/道控制力度加大,对修真者来说绝非好事,换句话说,你们让我控制黑/道的目的是为了打击修真者。”

    “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事。你既然已经猜到了,我也就不再瞒你,其实这些事迟早都会跟你说的,你知道吗,你现在所做的事情,正是你父亲当年为我们做的事。”

    “你是说,我父亲生前一直在跟你们合作?”

    “不错!”

    “既然是与你们合作,那为什么还让他死得不明不白?”

    “唉!这件事我们也是很无奈的。(http://)。你要知道,虽然在普通的民众眼里我们是强势的,可如果加上修真界,我们的地位则非常尴尬,很多修真门派都比我们更有话语权。好在大多数修真者从前都是普通人,对民族还有一定归属感,在一些大门派约束下共同制订了一些规矩,这才没闹出大乱子。可就是因为这样,什么事一摆在明面上各方势力就都不好插手,否则一旦破坏了规矩,后果无法想象。换句话说,至少在表面上,修真者是不可以干涉普通人的。”

    “你的意思是让我在明面上把马镇涛解决了,那样他背后的门派就没办法了?”

    “可以这么理解。在明面上,我们可以约束那些人,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可如果换成私下里解决,那发生什么事情可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以我们的实力,即使想约束也无从下手。”

    “我明白了。可如果明着解决他的话,我还是需要你帮忙。”

    “说吧,我就知道你小子没那么好打发。”

    李川挂了电话,又给萧铁打了过去,吩咐他这几天盯住马镇涛的动向,随后又去拜访了几个人。亏得李三他们探得的这许多重要信息,否则,想要干掉马老二,至少还要多费一番手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