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章 紫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川打了一圈电话,一方面报平安,一方面了解情况。他离开的这段时间确实出了些事情。老大忽然一声不响的没了消息,开始一段时间还没什么,毕竟曾有前科,但时间一长大伙可就着急了,四处寻找无果的情况下,自然把目标放在了“过节颇深”的洪青帮头上。开始时只是偷偷调查,时间一长便没那个耐心了,于是加大动作,两方人马为此差点大动了干戈。

    但不知为什么,本来处于强势的洪青帮一方却很快将事情压了下来。就在萧铁、苟宏强等人尚摸不清头脑时,马二爷却亲自过来见了他们,并将他和李川的关系向众人解释了一番。

    苟宏强等人以前虽有猜测,却没想到这么复杂,震惊老大身世之时也更加迷惑。老大既然表现过对洪青帮的不满,肯定事出有因,可最近一段时间确实又另有变化,似乎有所缓和。事情没搞清楚,这帮不安分子也就不敢胡乱行动,以免惹下大祸。好在都对李川的本事信心十足,有的更是盲目崇拜,虽不知老大为什么忽然消失了,但基本都相信他还会安然回来。

    有了这样的共识,风云会总算没乱套。

    地盘该扩张的扩张,业务该发展的发展。为此,开始有人对风云会加强了关注,甚至产生矛盾,并试探**锋。风云会初生牛犊不怕虎,来者不拒,几次交锋也都没吃亏。当然,洪青帮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无人得知。苟宏强这边也没松懈,老大不在的情况下更要干出点样子来。

    陈维义确实有能力,两个多月的时间就把公司班底组建起来,干得有声有色。

    之后李川又从杜小武处得到了一个让他颇为不爽的消息,说是最近徐美婷跟隆兴集团的少爷走得很近,她父亲徐朗也很支持,两人几乎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不过不爽归不爽,他也不会多说什么。虽然前段时间接触颇多,却没实质发展,两人间的感情维系,更多的是来自于小时候的回忆,而小时候的事情,有多少还能作数,恐怕就要看个人对待它的态度了。

    因此当杜小武问他是否要找那小子出口气时,他淡然一笑的回绝了。

    给李三打完电话,李川将电话随意一扔,也躺在了床上。

    脑中闪过各种各样的念头,最终却定格在关于噬魂老魔的事情上。

    以后将何去何从?是忘掉一切继续现在的生活,还是接受现实积极修炼,以迎接未来的挑战?

    若保持现状,以他如今魂力活个几百年不成问题,当然也可能躲不过几百年一次的灭魔神雷之劫,彻底消失于世间。而若积极修炼,一切将是未知数,但最可能的是和历代老魔落得同一下场。

    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各种利弊衡量了半天也没整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心一横:“怕死偷生不是我李川的性格,反正这条命也是捡回来的,大不了再交出去!哼哼,这辈子就陪他们好好玩玩,看谁能要了老子的命!”这么一想,去了包袱,心情豁然开朗,猛地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

    既然决定了,自然要开始行动。

    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刚刚继承没多久且不会使用的灵魂黑焰。玉简上倒是记载了些,说噬魂一脉主要靠天雷来凝炼黑焰,以提高境界,另外还需要各种灵魂补充魂力,吸收炼化的过程也需天雷加速。这些就是李川对噬魂一脉如何修炼的全部认知,不比其他修真者多知道什么。

    可随即想到老魔的身体是在戒指中被炼化的,说不定会有些相关东西留下。于是立马将神识探入戒指里,在之前放圣兽旗的位置,很快找到了五样东西。一柄黑漆漆的刀,两个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精美雕饰,还有一枚毫不起眼的戒指和一个不断散发着阴寒之气的紫色小鼎。

    刀不用说了,肯定是老魔以前的兵器,此刀入手极沉重,一看就是材质不凡。雕饰有些特别,一个状似大鹏,另一个则貌似盘着的蟒蛇,和普通蟒蛇不同的是它的头顶长着一只独角而且有两对翅膀,不知是什么异种。此外,这两件雕饰表面都有浅浅的裂纹,看上去非常破旧。

    而紫色小鼎的表面则刻着逼真的骷髅图案,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李川想了想,把这些东西放在一边,他当然不会把老魔留下的这些物品当做普通东西对待,只是事情有轻重缓急之分,他现在最感兴趣的是,那枚看似普通的戒指里有没有他想要的东西。

    有了松纹古戒的经验,熟门熟路的将神识探入其中。里面的空间不大,比松纹古戒的格局也要简单得多,最重要的是,根本不需要认主,换句话说,这个戒指只是一个普通的储物戒指。

    内里比较杂乱,什么袋子、瓶子,还有些乱七八糟的法器、玉简、草药一类的东西。看得出来,绝非一个人的,最有可能的是噬魂老魔消灭敌人后的战利品。里面储备的东西并不多,比松纹古戒差得远,估计是那老魔对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不感兴趣,即使这些可能也是看在是精品的份上才胡乱放在里面的。这么猜并非没有道理,噬魂一脉都不修炼真气,根本无法驱使法宝、法器,所以那些对其他人来说可能要打破脑袋去抢的东西,在他手里都毫无用处。当然,现在的李川是个例外,由于神奇玉珠的原因,他的修为完整保留了下来。

    把这些物品逐一拿出来研究了一番,除了一个装着腥臭黑色液体的瓶子和一个有着微弱法力波动的五边柱形石头外,余下的基本弄懂了用途。值得一提的是,经过神识不断搜寻,在戒指的一处角落还找到一些看着眼熟的东西。七个小鼎规规矩矩的放着,不断向外散发阴寒之气。

    将其中的一个小鼎取出,再将一旁的紫鼎端在手心,观看两者有什么不同。从外观上看,一个是紫色,一个是青色,并且紫色的小鼎要稍大一些,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不同的地方。

    “没有修炼方法,只能先从这几件东西着手了,这些小鼎,正好先试试看。”李川将真气探入两个鼎中,等了好一会儿,都没什么反应。沉思片刻,灵机一动:“这鼎是老魔的,在没有修炼正魔两道其它功法的情况下,驱使这些小鼎肯定离不开灵魂黑焰,或者说和他修炼的魂力有关。”

    想到这里,才发现自从拥有灵魂黑焰以来还从未用过它。用心的感受着黑焰的存在,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就在他快要失去耐心时,慢慢的,一缕青黑色的魂力终于从黑焰中探出来。小心控制它从头顶出现,再探入紫鼎中,轻微震动后,紫鼎缓缓飘浮起来,并缓慢旋转。

    逐渐的,四周被一层暗紫色的光芒笼罩。片刻后,“嗡”的一声,鼎盖打开,从里面如潮水般涌出大量的不知名青黑色文字,绕着紫鼎飞了一圈后,从李川的天灵盖一股脑的没了进去。

    这些文字他一个都不认识,但好在不需要去读,那些文字进入囟门后,直接投入了灵魂黑焰中。很快的,他就明白了这些是什么东西,乃此鼎的修炼和使用之法。参悟了片刻后,张嘴向紫鼎喷出一口精血,紫鼎顿时紫光大盛,随后化为一道流光随着黑色魂力进入李川体内。

    紧接着,青色小鼎也消失不见,却是被李川收入到戒指中。原来这些小鼎是一套的,共十三个,名为子母炼魂鼎,是噬魂一脉标志性的法宝。它的作用不只在于与人争斗,还在于母鼎对种下子鼎之人的控制。另外,母鼎能收天下间一切离体魂魄,乃噬魂一脉修炼必备的宝物。

    母鼎平时在灵魂黑焰中温养,威力随魂力增加和境界的提高而增大。子鼎的威力比母鼎小很多,除了一些特殊用途外很少用到它,所以前代老魔才会把它们放在戒指中。却不知为何少了五个。

    “小川,出来吃饭。”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钱秋月的声音。

    李川答应一声,下了床。他现在已辟谷,完全可以不吃东西,但这饭是钱秋月做的,又是半年多没吃到,怎么都要给个面子。至于以后,则要想办法,他也不想再为这些琐事耽误修炼时间。

    来到餐厅,在钱秋月旁边坐下,笑道:“不愧是老姐,做的菜就是香,还没吃,口水就要流出来了。”

    “就你会说,还不快吃!”钱秋月被夸得嘴都合不拢了,净挑李川爱吃的菜往他碗里夹。

    沈思彤看得撇了撇嘴,嘟囔道:“哼!马屁精一个!”

    李川笑了笑,没有理她,继续自己的扫荡大业。(http://)。

    吃完饭,两女都非常严肃的坐到了他对面。该来的还是来了。

    “你们两个想问什么就问吧,不用客气。”李川摊了摊手,很大方的道。

    “哼!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沈思彤毫不领情,仍然一脸严肃。“你可知道表姐这半年来是怎么过的吗?告诉你,要不是我发现的及时,你这混蛋这辈子都没有再见到你老姐的机会了。”

    “过去的就不要再提了,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钱秋月想起那段经历,眼圈禁不住一红。

    李川看了看二人,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道:“老姐,到底怎么回事?”

    钱秋月笑了笑道:“真的没什么,现在你回来,老姐就很开心了,其它的还有什么值得计较的?”

    沈思彤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对李川道:“还是我来说吧,你知道你失踪那天发生了什么事吗?”不等李川说话,接着道:“那天晚上,整个海川死了不下五十人,每个人都是在街道上莫名其妙死亡的。事后尸检,根本查不出具体死因。后来相关部门调出多处监控录像才隐隐查到一些线索,但事情却更加棘手。具体的事没有公布,但其中一段录像却被人发到了网上。”

    李川问道:“什么录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