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章 灵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川长出了口气,缓缓睁开眼睛。

    黑焰和灵魂的融合让他受尽了“精神”上的折磨,这还不说,之后的**重塑,又让他体会了一次什么叫地狱般的酷刑。

    噬魂老魔的修为虽几乎损耗殆尽,但留下来的魂力对李川来说还是非常庞大,**重塑因此来得特别猛烈。此过程除了需要灵魂之火的“煅烧”外,还需大量灵气补充,魂力越强所需要的灵气也就越多。要不是对付噬魂老魔时灵机一动,把玉珠拿出来握在手中,此时此刻他得来不易的筑基中期修为恐怕已经化为乌有了。

    即使如此,那些魂力也无法完全炼化。这也是以往噬魂传人修不成其他正魔道功法的原因。当然,也是他们根本不屑去修炼,对于每代噬魂老魔来说,每多增加一分修为都是非常重要的,谁还会去修炼那些旁枝末节的东西?至于修炼所需要的灵气,当然是找些灵丹妙药来服用了。

    看着变得更加结实有力的身体,李川满意的笑了笑,总算是苦尽甘来。“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这么多天没有一点音讯,老姐不知道多担心,还有那帮小子恐怕又去马老二那里蹲点了。”想了想,反正已经这样,着急也不差这点时间,于是开始没心没肺的清理起“战利品”来。

    所谓的“战利品”,当然是松纹古戒里的东西了。有了先前经验,熟练地将神识探入了戒指中。

    戒指里的空间无比巨大,装下一栋大厦都没问题,而且划分成若干个区域,有的装着玉简,有的装着丹药,有的装着各种材料、法宝、法器,还有奇珍异兽的尸体什么的,反正就像一个大仓库。综合老者的身份,李川很怀疑,这位老前辈当年一定做了很多中饱私囊的事情。

    其他的东西他暂时还没什么兴趣,刚刚正式成为修真界的一员,最想了解的当然是将来生存的环境以及一些必要的常识了。李洪俦之前提过戒指里面有这样的典籍,找起来应该不困难。

    “灵木诀……御水神诀……炎魔真解……丹方摘录……怎么都是这样的书?”李川叹口气,继续找他所需要的古籍。“是这个了!”念头一动,玉简出现在手心,很快便找到了记载灵根的篇章。

    灵根分为多种,从优到劣分别是天灵根,双灵根,伪灵根。天灵根是指身具单一属性的灵根,这样的人都可称为奇才,他们不但修炼速度快,对本属性的功法领悟力也高,修真界的传奇人物多半都身具此灵根。

    双灵根是指同时拥有两种属性的灵根,这样的人资质也算不错,修炼速度大约是天灵根的一半,修真门派的中流砥柱一般都是由这部分人组成。至于伪灵根,则要差上许多了,主要指同时具有三种或四种属性的灵根,这样的人修炼速度比双灵根还要慢上两三倍不止。

    换句话说,同样的结丹境界,天灵根若需五十年完成,双灵根就得一百多年,而伪灵根即使不算突破瓶颈时的难度,正常情况下至少也需近三百年,甚至终生都没有机会突破。筑基期修真者的寿元一般二百岁以上,结丹期五百岁以上,元婴期却是一千多岁。寿元虽比普通人长得多,但对于修真者来说却远远不够,很多伪灵根的修真者即便有丹药帮助,都终生无望进军元婴期。李川的五行灵根说白了就是伪灵根中的极品,比任何伪灵根修炼的速度都要慢,但因为是五行齐聚,增加了许多五行法术运用的妙处。斗法时如果运用得当,威力倍增,甚至和高一阶的人比斗都能取胜。基于此灵根的特异之处,勉强被归为异灵根之列。

    除了五行灵根外,其它的异灵根还有,风灵根、雷灵根、玉灵根等,这些灵根修炼的速度较天灵根也丝毫不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在境界突破方面却要差上一些,各有优劣。

    了解到这些,李川只能无奈的叹口气,还真如李洪俦那老家伙说的,与其修炼那些对自己毫不实用的所谓绝世神功,倒不如踏踏实实的修炼基础功法。毕竟现在除了那颗玉珠还多了戒指中许多不知名的灵药,反正不是花钱来的用着也不心疼,一顿猛磕下就不信速度提不上去。

    虽然需要花一定时间炼化,以排除杂质并稳固修为,但相比正常修炼时所耗费的精力,却明显少得多。并且只要不是急功近利,将吞食丹药的度把握好,倒不需对其中的隐患太过担心的。

    看完这个,又看了许多修真界常识性的东西。

    “怎么没有噬魂老魔的相关记载?”说这话的时候,浑没注意他现在已是新一代的老魔了。将玉简收回戒指,不多时,又从里面取出一个。“至于这样对我吗?”看完玉简,半天说不出话来。

    按玉简中的说法,噬魂一脉历来与修真界为敌,不对,应是被修真界追杀。一颗心瞬间沉下去。

    ######

    客厅内。

    “我下午没事,陪我出去逛逛街怎么样?”沈思彤侧坐在沙发上,看着无精打采明显瘦了一圈的钱秋月,无奈的叹了口气。明知道她不会对这个提议感兴趣,却苦于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钱秋月摇头道:“今天你没再问问你那个朋友吗?”

    “又来了!”沈思彤天天最怕的就是这个,却又无法回避。

    “暂时还没有消息,不过表姐放心,所谓‘祸害遗千年’,他是祸害里的祸害,没那么容易出事的。”

    “如果祸害果真能长命,我倒真希望他是个祸害。”钱秋月幽幽的说道。

    却在这时,门口忽然响起开门声。屋子里立马变得静悄悄的,两双大眼睛齐刷刷的盯着门口,钱秋月更是一脸激动外带紧张的神色。门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进来,不是李川却又是谁?

    “你这混蛋!终于肯出现了!”沈思彤咬牙切齿的低吼道。

    “小川!”钱秋月只叫了个名字,便再也说不下去了,两眼通红,泪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刚刚起身,忽然觉得一身力气被什么抽空了似的,一屁股坐回沙发上。两肩耸动,“呜呜”的哭出声来。

    李川径直走到钱秋月面前,坐到她旁边,搂着她的肩膀轻轻说道:“老姐,我回来了!对不起!”

    沈思彤见他无视自己的存在,脸色略微有些难看,但并没有发作,咬了咬下唇识趣的回了房间。

    “老姐……”此时此刻,李川也不知说什么好。

    哭了一会儿,钱秋月忽然拿手在他胸膛上“用力”的打了两下道:“你这家伙,怎么又不声不响的离开这么长时间?难道不知道有人会惦记你吗?还是说,你的心里根本没有我这个老姐?”

    李川受她感染,也有些激动,双眼微微发红,用力的将她搂紧,嘴上自顾的说些对不起的话。(http://.)。

    钱秋月情绪激动之下不再有什么顾及,双手一下子环在了李川的脖子上,用力拉向自己,颤声道:“小川,再也不要这样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好不好?老姐真的不想再经受这样的折磨了!”

    “嗯。”李川环抱着她的腰,紧紧相拥,没有一丝杂念。

    片刻工夫后,卧室方向响起沈思彤故意咳嗽的声音。待她走过来,钱秋月的心情已基本平复,脸色微红的轻轻推开李川,心情大好下,说要给二人做顿好吃的,随后便急匆匆的去了厨房。

    剩下二人分坐沙发两头,沈思彤首先开口:“那位失踪人口,说说吧,这半年你到哪鬼混去了?”

    “半年?我出去有半年了?”李川吃了一惊,一下子站起来。“半年没出现,那帮小子还不得闹翻了天啊!”想及此,连忙起身冲进卧室。沈思彤这妮子他是懒得理会了,事有轻重缓急嘛。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沈思彤气呼呼的看着刚刚关上的房门,用力的攥紧了拳头。哼了一声道:“亏人家还曾经有那么一丝丝的担心你,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鬼才有闲心来管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