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章 古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川跑了一阵子,回头瞅了一眼,冷笑一声,一侧身钻进旁边的林子里。

    “两位,我在这里,不用找了。”李川站在林子中的一块空地上,对刚进入林中的二人道。事情的发展与他所料不差,这二人的目标是自己不会对马筱雯加以关注。可事有例外,如果不和马晓雯分开,一旦觉得拿下他没把握一切便都不好说,那时马筱雯势必成为累赘。想要避免那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们引开。没了马筱雯的拖累,李川自信可以与他们一战。

    两人追到此处,分别在李川两侧停下来。

    “老三,咱们也别客气了!”那位小九紧紧地盯着李川道。“都不用客气!”他的话刚说完,李川猛地一个踮步蹿过去,曲肘撞向他的胸口。这招既快又狠,如果实打实被撞到,除了一命呜呼没有第二种可能。所谓先下手为强,这些年见识过各种狠人,在这方面已没有人能让李川吃亏。

    “好快!”小九虽惊讶,却不惊慌,身体连退,双手叠加,拍击出去。

    李川一招击出,后招连绵不绝,在对方双手碰到自己肘侧时,前臂顺势往前一甩,抽得空气发出一声脆响,声势惊人之极。随后上步,另一手忽然化为掌刀,瞅准空隙,当胸戳了过去。

    小九额头青筋绷起,精神高度集中,合起的双手猛然分开,分别抵挡一上一下两处攻击。只是李川劲道实在太大,他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劲才挡下来,即使如此,也被震得气血翻腾连连后退。

    李川得势不饶人,刚想趁他病要他命,忽觉背后一阵轻微的破空声传来,无奈之下只好往旁边一闪。刚刚的攻击他已用尽浑身解数,但对方也绝对处在高手行列,几乎比得上他突破瓶颈之前的状态,要不是因为最近功力大进以及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很难取得这样的战果。

    破空声却是那位老三手持匕首袭来,李川刚刚躲过上边攻击,他的脚已无声无息的从下边踢来。两人很快对了七八招,谁也没有占到上风。这个老三的身手比那个老九明显要高出一截儿,最主要的是他手里还握有一柄锋利之极的匕首,使得两人间本就不多的差距基本持平。

    不多时,缓过气来的老九也加入了战斗,李川的情况越来越不妙。也幸亏他性格天生谨慎,没有自大,选了这么一个不利于群斗的地方,否则,处境将更为艰难。

    努力躲过老三一拳,却没躲过诡异的匕首,瞬间在他胳膊上留下一道长长血痕。

    不过李川也并没有吃亏,在匕首划上他胳膊的时候,迅猛的一脚正中老三大腿外侧,如果不是他机灵,这一下就能要他半条命。小九见此情况以为有便宜可占,嘿嘿一声冷笑,当胸一拳袭来。李川见状来了狠劲,稍让开要害位置便不再躲闪,没受伤的手化为铁拳迅猛的捣出。

    “砰砰”两声响,两人同时发出闷哼,退后数步,嘴角都挂上了血丝。

    一时间三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尤以李川为重,但老三二人却不敢有丝毫大意,谁知道此人临死反扑会给他们造成多大的伤害,也许有一人会跟着陪葬也说不定。

    双方皆是面露狠厉之色,死死的盯着对方,第二轮的大战一触即发。

    小九最先沉不住气,深吸了口气,就要冲上去。

    “住手!”老三忽然制止了他,接着只听他声音发颤的道:“小九,你看他右手!”

    “看什么?”小九心中疑惑,目光始终注视着李川,不敢有丝毫大意。

    “戒指,你看那戒指!”老三的声音越来越激动。

    “是义父的戒指!老三,我敢确定!”小九也激动起来。

    “这戒指你们认识?”李川心中疑惑,略一迟疑,缓缓举起右手,此刻他中指上正带着一枚松纹古戒。

    老三问道:“你是谁?这戒指你是怎么得到的?”

    李川略一想道:“戒指本来就是我家传之物,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他隐隐觉得眼前二人与自己的父亲有着某些非同寻常的关系,而且还是很友好的那种,再者关于戒指的事也确实没什么可隐瞒的,便都实话说了出来。若是因此使得这二人罢手则最好不过,省得自己还要拼命。

    两人对视一眼,小九强压心中的激动,问道:“可否告诉我们你父亲是谁?”

    李川道:“李泽成,洪青帮的前任大哥,不过现在已经过世。”

    “这么说,我刚才差点铸成了大错?”老三再次上下打量了李川一阵,有些惊魂未定的对小九道。想起了自己先前的偷袭,再想想以前几乎高达百分之百的成功率,老三不由暗暗抹了把冷汗,幸亏那个万一的几率出现在了这次,不然以后有何面目去见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义父。

    “放心,没有我帮忙,你铸成大错的机率很低。”小九嘿嘿一笑道。

    “两位,可以说说是怎么回事吗?”李川看了两人一眼问道。

    他丝毫没有把内心真实的情绪表现出来,即使知道这二人已经不会对他产生威胁,不到最后决不放松警惕,这是三年监狱生活养成的习惯。在那里,任何一次疏忽都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命。

    “小九,你那么爱表现,由你来说吧。”老三说着,收了匕首。

    小九无奈的道:“好吧,我说就我说,分明是自己懒,还那么多借口。怎么说呢这事,其实,我们都是孤儿,包括我们俩,一共有九人……”

    原来这二人竟是李川的父亲李泽成早些年暗中在国外培养的人才,一共九位,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习武。他们都是根骨非常好的练武苗子,进步非常快,李泽成知道在现代社会中由于环境的原因想要让他们再进一步肯定非常困难,便想出了让他们做杀手来提高实战功夫的办法。

    几年时间,在杀手界前辈的指导下,他们的手法越来越专业,任务完成的也越来越出色,竟混出了不小名声。但不知为何,这九人直到李泽成去世也没为他做哪怕一件小事,却不知当初培养他们的目的究竟为何。

    李川没等小九说完,便已深信不疑,有些事不是说编就能编得出来的。“我父亲让你们跟着我?”

    老三道:“不是,我们只认戒指。”

    李川面容非常古怪,怎么感觉有些像武侠小说里面的桥段。随后问道:“是谁派你们来杀我的?”

    老三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们杀手的规矩是只管收钱做任务,不会打听雇主的任何事。”

    李川皱起了眉头,这个想杀自己的人到底是谁呢?

    老三想了想道:“我们虽然不知雇主是谁,但有一个人您需要注意,或许这次的事也可能跟他有关。”

    “说说看。”

    “洪青帮的马二爷。”

    “你说是他?”听了这话,李川心中大震。这些天跟马筱雯接触得太多,儿时的情意不断升温,竟然让他下意识的连带着对马老二也减低了防备,就像这次的事,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把他列为怀疑的对象。难道把女儿放在你身边就不会刺杀你了吗?哪里也没有这样规定的。

    老三道:“不错!义父去世后,我们曾经回来调查过,种种迹象表明义父是被人陷害的,而那个陷害他的人即使不是这个马二爷也必定逃脱不了他的干系。”

    李川道:“什么迹象?”

    老三道:“贩毒。(http://.)。义父以前从来不允许贩毒的,并且,义父以前的心腹很多都消失了,没消失的也大都受到了排挤。”

    李川道:“你们有采取过什么行动吗?”

    老三脸一红道:“有。我们曾经打算到他住的地方找些线索,结果却是刚翻进院子便被轰了出来。里面有一个高手坐镇,他的可怕无法想象,如果打算杀人,我们甚至连逃跑的机会都不会有。”

    小九补充道:“或者可以说是陆地神仙一般的人物,他的强大非人力可敌,即使枪械也不管用。”

    “竟还有这样的人?”李川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如果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他尽可以一笑了之,可这两人刚刚才跟自己交过手,有几斤几两他最为清楚,他们既然说那人可怕,那就一定可怕。

    之后又和老三二人交谈了一番,得知九人在他父亲去世后,先后回来过几次,也打听到李川的存在,但因为他们身份过于敏感,甚至在安全部门都挂了号,也就没去见他,免得给他添更大的麻烦。

    而这次的刺杀,也只在任务上看到了李川的照片和行程,却没有名字,否则也不会差点伤到自家人了。

    随后得知了二人的名字,老三叫李三,小九叫李九,都是他父亲当年随便给起的。九人都是孤儿,根本不知道自己姓什么,被他父亲收养后便都姓了李,名则全部是各自排行对应的数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