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章 赌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徐美婷道:“风云会李川的大名本小姐还是听说过的,可以你的身份,难道还能跟女孩子动手?”

    李川不为她的话所动,“从你父亲那看,你即使不说你要做的是什么生意我也能猜个大概,不好意思,事关原则问题,不容妥协。再说,你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弱女子,我没什么不好动手的。”

    徐美婷道:“真的要动手?”

    李川点头道:“对!如果你坚持,那就非动手不可。”

    徐美婷想了想道:“既然免不了动手,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你武功那么厉害,我肯定打不过你,这样对我不公平,我不干。我要你在固定招数内赢我,如果赢不了,就算你输,那么就要答应我到这里做生意。当然作为有条件限制的代价场子仍归你们。而如果我输了,就答应不再纠缠你,以后你们风云会的地盘大兴帮绝不插手,怎么样?这个赌约你赚大了吧!”

    李川道:“可以考虑。只是,大兴帮的事你能做得了主?”

    徐美婷道:“当然能!这点小事本小姐还是可以做主的。”

    李川点头道:“好,我答应你!你说吧,你打算在我手里撑过多少招算赢?”

    徐美婷眼珠一转道:“我得好好想想。你武功那么厉害,撑过二十招肯定很难,不过,难才有意思,就二十招,怎么样?”

    “这丫头可真是打的好算盘。”李川虽然看透了她的小心思,却没打算拆穿。“就按你说的,二十招,出手吧。”

    徐美婷环顾了下四周道:“不能在这里,太吵,影响我发挥。”

    楼上,健身房的空地上。

    “我可要出手了,你说话要算数哦!”徐美婷看着李川,扔掉了手里的烟,笑眯眯的说道。

    “我说话自然是算数的,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李川轻轻活动了下手脚。

    “不要大意哦!”徐美婷说着,冷不丁的一个踮步上前,随即左脚虚踢,在脚尖刚刚达到李川膝盖高的地方,突然又猛地落下,借着这股劲道,左手成刀急速劈下,取的是李川颈侧的位置。

    “嗯,不错!怪不得铁子打不过你。”如此犀利的攻击,李川不但轻松挡下,还尚有闲做出品评。最近一年,萧铁跟他试手最好的战绩是接下十招,徐美婷这丫头功夫虽不错,比萧铁强上许多,但在李川看来,顶多也就能多接下七招八招的。当然得是在他不动用内功的情况下。

    徐美婷进入状态,立马变成另一个人,眼中除了对手再无其它,对他说的话自然不会有反应。

    李川见她不答,也就不再说什么,专心应付起来。毕竟有招数限制,这丫头功夫又不弱,万一哪下不小心陷入被动,来个阴沟里翻船,不但于自己的名声不好,就是赌约的事情也不好处理。

    “噼里啪啦”声中,两人很快交手十余招。李川是游刃有余,徐美婷却早就左支右拙,看样子,不出两招就要败下阵来。但她特别有韧劲,行动间虽然狼狈异常,可毕竟是撑了下来。

    “还有最后三招,你可要接好了!”李川说着,手上动作突然加速,内力也用了几分。他也没想到这丫头如此难缠,逼不得已只好动真格的了,虽然这样有些“胜之不武”,但总比输了好。

    “接就接!谁怕谁?”一直“被动挨打”且沉默不语的徐美婷忽然一声大喝。话音未落,趁李川微觉诧异身形略顿的时机,猛然转守为攻,出招之快之凌厉竟然不逊他半分,哪里还有半点刚刚狼狈的模样?她此时所表现出来的身手比李川未吸收玉石能量之前都丝毫不差的。

    眨眼间又过去了一招。

    “这丫头也太狡猾了!竟然玩这手!”李川心中郁闷之极,却毫无办法。此时此刻,使出内力也已经来不及了,顶多将她逼退,却根本无法在规定招数内取胜。除非无所顾忌的伤害到她。

    念头还没转完,徐美婷一双纤白的手再次化为两柄“利刃”攻来。李川迅速用双臂将其架住,不经意间忽然注意到她胸前那颤微微的两处,脑中灵光一闪,也顾不得其它了,大喝一声:“抓奶手!”两臂猛地往下一压,两手借势翻转,然后成爪状“恶狠狠”的往那两个地方抓去。

    “啊!流/氓!”徐美婷终究是个女孩子,如此情况下,条件反射的立马将手撤了回去。可毕竟李川的招数太快,想要用手挡在胸前已来不及,没办法,只好同时将身体扭向另一侧。她这一转不要紧,浑圆挺翘的臀部立马首当其冲。李川那记“抓奶手”本就是虚招,此时正不知该往哪放,眼见如此一个诱人的地方送上来,自然不会放过,“啪”一声拍了下去。“嗯,弹性不错!”

    李川打完后,笑嘻嘻的看着涨红了脸的徐美婷,露出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嘴脸。按他的想法,反正都已经流/氓了,不如一流到底。何况这又算什么,当年自己比这更重要的东西都被这丫头招呼都不打一个就给夺走了,自己又找谁说理去?

    “你,你无耻!”徐美婷揉揉屁股说道。

    “没你无耻!”李川仍是那副模样。

    “你流/氓!”

    “我本来就是流/氓,不过,也没你流/氓!”

    “你耍赖,不算,我赢了。”

    “谁规定不能耍赖了?更何况,你还耍诈了呢!”

    “我不管,反正我赢了!”徐美婷见他一副笑嘻嘻明显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但又没办法,谁让自己功夫不如人呢。不过,身为女人,自然有身为女人的优势,撒娇耍赖一向是女人的强项。

    李川对她的作势毫不理会,挑衅的勾勾手指道:“要不咱俩重来?这次只要你能挺得过十招就算你赢。”

    “算你狠!记着,咱们还没完!”徐美婷恨恨的看了他一眼,不再纠缠,留下一句狠话咬牙切齿的下了楼。

    “这丫头真不记得从前的事了?不会吧,我就那么没有吸引力?”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李川皱眉苦思。

    回到家里,轻轻打开门,客厅的灯还亮着。李川换上拖鞋,眼睛随意往里面一扫,发现沙发上此时正卧着一个人,斜倚在靠背上,胸前抱着一只大狗熊,睡姿慵懒可爱。

    李川很感动,老姐显然是在等自己回来,等得累了,不知不觉中睡着的。想了想,将她抱回房间放到床上,自己则坐在一旁,拿出玉珠,按照往常的方式,排除杂念,陷入物我两忘的境地。很快,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光华,顺着玉珠与手掌接触的地方缓缓涌进了他的身体中。

    钱秋月早上醒来,揉揉眼睛,见李川正盘坐在身边略带笑意的看着自己,脸上微微一红道:“怎么没叫醒我?”

    李川笑道:“叫了,可是老姐你睡的太香了,根本叫不醒。”

    钱秋月拿手打了他一下道:“我有你说的那样吗?”

    李川嘿嘿一笑,见她还要再打,连忙转移话题:“我昨晚回来怎么没看到碧儿?莫非在你房间?”

    钱秋月点点头道:“我见它非常喜欢看月亮,就把它放在阳台那里了。说也奇怪,落到一个地方后,半个晚上它竟然动都没动过,而且它周围的月光给人的感觉特别足,就好像在月光浴一样。”

    “莫非碧儿是在利用月光修炼?”李川当然不会把这些猜测说出来,不然以钱秋月的性格,恐怕要把碧儿当成鸟妖以后都不敢养了。(http://.)。

    起了床,吃过早饭,李川接了个电话。

    是苟宏强打来的,说是之前让他找的投资专家找到了。想了想,约在上午见面。当年他父亲出事前,给他在瑞士银行开了个私人账户,虽然以李家的地位看,钱不算多,但做些小规模投资还是足够的。

    专家名叫陈维义,四十左右岁,在投资方面非常有经验。李川和他聊了一阵,就认可了他的专业水准。一番探讨后,定下来日后发展的大致方向。二人谈的比较投机,最后李川干脆给了他一定股份,让他真正的参与进来,同时也把部分股份划到了风云会名下,让所有人都跟着受益。

    而风云会中,以苟宏强的头脑最为灵活,适合经商,这些事就交由他以及关猛李旭负责了。

    这边的事刚落实,还没等几人出去吃饭,杜小武的电话就来了。

    李川接了电话,没说几句,就和苟宏强几人分开,直奔蓝月坊而去。见了杜小武,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很快看见坐在桌子旁喝酒徐美婷,她也正笑盈盈的看着他。轻轻一笑,走了过去。

    她今天的打扮正常许多,一身黑色休闲运动装,时髦的黑色短发,脸上也没了油彩,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如果不是昨天小太妹的印象特别深刻,绝对会把她当成一个热爱运动的时尚女孩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