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章 格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女人逛街的耐力通常是男人们不得不佩服的,即便以李川的体力最后也无奈败下阵来。二女其实没买多少东西。钱秋月先买了条牛仔裤,后来又和沈思彤在内/衣店里嘀嘀咕咕半天,也不知买了些什么。再之后两人就心满意足的往家走了。就这样,也足足花了三四个小时。

    总体来说,二女对李川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就连沈思彤以挑剔的眼光来审视都没挑出什么毛病来。这倒不是李川惧怕二女,主要是他见钱秋月高兴,也就心甘情愿的默默忍受了,他知道老姐平时很少到这种地方的,一是没心情,二是没人陪,自己一个人能逛出什么劲头来。

    二女走在前面,边走边说,不时的笑上两声。

    李川默默地跟在身后,无聊的踩着方砖格子走。走着走着,沈思彤忽然趴在钱秋月的耳边道:“表姐,你刚才买的那个小猪内/裤挺可爱的,而且我还记得你有个小熊的,莫非你这是想凑出个动物园?我可记得某些人吃饭的时候还说自己已经老了,让我看,这可是人老心不老呢!”

    钱秋月道:“怎么?不行啊?就你还想笑话你表姐呢,别以为我不知道,有些人可经常穿些省布料的内/裤的,唉!这么一看,我还真是老了,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潮流了!”虽然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微红,可很快便想到曾经看过她穿的东西,于是毫不客气的反击了回去。

    沈思彤羞道:“表姐,不许提那个,人家那次也是被同学蛊惑的有些好奇嘛,现在穿的又不是。”

    钱秋月道:“反正你曾经穿过,一次当百回,咱姐俩又不经常见面,谁知道你平时都穿什么?”

    两人虽然声音不大,奈何李川的听力超常,不想听都不行。一会儿随着这个的话脑中出现小灰熊趴在白色内/裤上的画面,一会儿又随着那个的话形成了朦朦胧胧的惹火场景。想着想着,心中那团火腾腾就上来了,哪还有心情数什么砖格子?两只眼睛早就不由自主的盯在前面那两个圆圆挺翘的的屁股上。随着它们的来回扭动,微微发颤,心里的躁动也跟着上下起伏着。

    忽然想起关猛那句风骚无比的话:“川哥,难道你就不想摸摸吗?”说的还真对,还真就想摸摸。

    回到家里,两个心满意足的女人叽叽喳喳跑进卧室试衣服去了,李川自觉精神上受了极大折磨,“疲惫”的回到房间后,把自己扔到床上,连鞋子都没脱,就那么怔怔的望着棚顶出神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响起轻微的敲门声。

    李川一个机灵坐起来,满头大汗。刚才他做了个恶梦,梦中自己仿佛身处地狱之中,四周有数不清的恶鬼,个个满嘴的鲜血,形象恐怖,嗷嗷叫着想要吞吃他的血肉。在梦境里,他的武功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恶鬼太多杀不胜杀,且根本杀不死,即使少了一条腿也照样向他扑来。

    同样的梦他其实已经做了很多次,所以有了一定的经验。恶鬼层层包围中,看似绝无生路,其实还是留人一线生机的。李川照着以往的经验杀出了一条血路,前边,仍是那处熟悉的地方。

    一道巨大的石门,上书“生门”两个大字,大门紧紧关闭着,李川试过很多次,根本难以撼动分毫。想要打开这道门,唯有插在地上的一柄宝剑,但那剑只有剑柄露在外面,牢固异常。

    这时,空中果然响起了那个熟悉的似有若无的声音,他毫不犹豫的跟着念起来。若没料错,那声音念的肯定是条咒语,因为自从他跟着念了以后,恶鬼便再也不敢上前,而一旦停止不念恶鬼就再次追上来。不但如此,随着念的遍数增多,那柄使尽力气也纹丝不动的剑竟然开始颤动,而且幅度越来越大。李川相信,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一定能将这柄剑“拔”出来。

    李川晃晃脑袋,无声的叹了口气。虽然知道这是在做梦,却无力改变什么。梦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他不知道自己一旦放任恶鬼吃掉自己,后果会是什么。有一次无聊的时候,他曾经在现实中试过那个咒语,结果,面前的枕头竟突然晃晃悠悠的飘了起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谁?”

    “小川,开门,是老姐,不然你以为还会有谁?”

    李川擦擦汗,将门打开,把钱秋月让进来。道明来意后,才知道钱秋月竟是担心沈思彤的脾气惹他不快,专门替她道歉来的。李川本来也没怎么在意那些,经她一说,就更不可能生什么气了。说起沈思彤,钱秋月为了让李川对她有更多了解,还多讲了一些关于她的事。话题打开了,很快就不再局限在沈思彤一人身上,慢慢开始说起其它事情。于是李川干脆让她坐在床上说,两人多年感情,钱秋月也没客气。李川自己则坐在旁边一个简易的塑料凳上。

    不知不觉,夜已深。

    可能是累了,也可能是心情过于放松,钱秋月竟靠在床头的垫子上睡着了。

    李川轻轻一笑,也没有叫醒她。略一犹豫,上前两步把她横抱起来调整了下睡姿,枕到枕头,并盖好被子。他自然不好上床一起睡,幸好也几乎不需要睡,于是就地打坐,练起了内功。

    将近凌晨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轻微的开门声,想来是那丫头起夜闹出的动静。暗想,还是应该出去跟她说一声,不然等会儿发现自己的表姐不在房间内,还不定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呢。”

    出去后,不大一会儿,就见沈思彤歪歪斜斜的从厕所里走出来,明显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一只手还插在睡裤里随意的挠着屁股,发出一些声响,浑不注意形象,甚至连小半边**露出来都不知道。

    这丫头,也太不淑女了。

    “咳。”李川忍不住提醒了一下。

    “是你啊,你在这干什么?”沈思彤摇摇头,似乎终于清醒了些,但手仍然没从睡裤里拿出来。

    李川实在忍无可忍,不得不直接提醒:“小姐,请你注意点形象好不好?”

    “哼!要你管!”沈思彤闻言清醒过来。嘴上说的很硬气,不过那手却条件反射的一下子从睡裤中抽出来。之后头也不回的进了房间,可没过多大一会儿,又忽然发出一声惊呼折返回来。钱秋月没在房间,卫生间也没有,而大半夜的又不会出去,那么不用想也知道在哪里了。

    怒视着李川道:“我表姐在你房间?”

    “你说话什么态度?”李川心里一阵不痛快,怎么搞得自己像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

    沈思彤道:“我再问你一遍,到底在不在你的房间?”这下不光语气冰冷了,不知是否错觉,李川甚至觉得身周的温度都跟着降下来了,于是哼了一声:“你又不是没长腿,自己去看。(http://.)。”

    沈思彤忽然平静下来,轻蔑地道:“别以为会几手所谓的功夫就没人治得了你!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个废物,要想杀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说话时,脑海中浮出几天前在街上被李川几人背后调笑的场景,早把他归为无良青年之列,此刻又发生了这事,已无法再忍下去。

    李川撇了撇嘴:“笑话,你把自己当谁了?”

    沈思彤道:“我只想让你记住我表姐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话刚说完,一条修长的腿忽然毫无征兆的发出攻击,腿风凌厉,仿佛一条呼啸而来的长鞭,直奔李川的侧脸踢来。

    李川毫不怀疑其中的力量。可并不在意,恍若未闻一般,只在足背接近肩头的刹那才突然行动。肩头猛地往左一闪,卸掉部分力量的同时左手往右一推,顺势挡在肩头上方,另一手则迅速缠到她小腿另一侧,两手一拢,马上形成擒拿之势。这一系列动作快到极点,将力量、时机、技巧融合得恰到好处,而且发招时毫无征兆,使得很平凡的一招忽然化腐朽为神奇。

    特殊的经历,让他身经百战,招式早已达到化繁为简的境界。

    李川刚一出手,沈思彤就知道自己轻敌了,但却并未因此而有丝毫慌乱。左手一紧,然后轻轻一挥,只见一道亮芒带着冰冷的寒气骤然向前而去。暗道:“死流/氓,让你不死也要脱层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