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章 险死还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孙纯听我说完,马上反应了过来:“我查过,殿里佛像开过光!”

    孙纯到底不是术士。术道中人都知道,就算神像开光,常年没有香火,没有僧道诵经,天长日久也会神性全消。况且,前些年在普济寺里挂单的那个和尚,究竟是不是个二混子,谁又能说得清楚?

    院外的鬼魂步步逼近时,水冰魄也夹住一张灵符,抬起了手来。

    我伸手按住对方:“再等等!”

    外面那些鬼魂不是傻瓜,现在出手,就等于告诉他们,我们在虚张声势,下一秒,他们就会冲进大殿。

    水冰魄转头向我做了一个手势,应该是问我怎么办。

    动手,马上就会暴露我们的虚实。

    不动,再过片刻,恶鬼就能走到门口。殿内佛光照不到院里,难道还到不了门口?

    我紧盯大门,向水冰魄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水冰魄沉声道:“谁也不要乱动,听我的命令!”

    片刻之后,殿外的鬼魂就挪进了三米多远,试探的脚步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快……

    我们距离鬼魂虽然还有几米,一股让人难以承受的压力却油然而生。如果非要比喻,我只能说,那种感觉就像是眼睁睁地看着一把刀在一点点地逼近自己的咽喉,虽然刀尖还没扎到身上,却让人觉得一阵阵的心悸。

    我正想往前挪动一下,试试能不能吓退鬼魂,我身边却忽然响起了枪声。

    水冰魄猛然回头:“谁开的枪?”

    “鬼魂都上来了,还不开枪?你们等死啊?”一个组员再也承受不住鬼魂步步紧逼的压力,举枪对准门外疯狂乱射。

    “住手!”水冰魄刚喊了一声,七组的成员轰的一下乱成了一团,各种武器疯狂地向门外招呼了过去。

    我师父跟我说过,跟人对垒的时候,千万别相信人多就有优势,有时候人多了更要命。不管你身后站的是什么人,一旦形式不利,要么不乱,要么就全乱。

    万一你的人乱成一团,你就赶紧想办法逃命吧!千万别想着稳住阵脚,要不然就得把自己搭进去。

    以前,我对这句话没什么感觉,这一回算是领教了。要不是我躲得快,自己都有可能先被乱枪放倒。我好不容易带着易晴他们几个躲进了墙角,七组那边却已经打空了子弹。殿外的鬼魂纵声狂笑之间,铺天盖地地向大殿压迫而来。

    “妈的!”我挺身站了起来:“拼命吧!能冲出去一个算一个!”

    我把双管猎枪扔给了孙纯:“带着他们两个跑,我给你断后……”

    “断后的事情,我来!”谭飞龙拉开波波沙的枪栓:“你们是我的学生,作为老师,怎么能让学生为我牺牲?卫平,带我的学生出去,拜托!”

    谭飞龙拔出军刺,咬在口中,单手持枪大步向前。易晴不顾一切地追了上去:“教官!”

    “快走!”我拉过易晴,转向孙纯时,后者已经提枪追上了谭飞龙:“一个人殿后不够!我们一直都希望有一天能和教官并肩沙场,这个荣誉送给我吧!”

    “孙纯,教官……”

    “快走!”我拉着放声哭喊的易晴冲到大殿一侧时,谭飞龙和孙纯的两把机枪已经同时开火。烈烈火光交相辉映在两人脸庞上,如血如歌。

    易晴还是大声哭喊。我也知道,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看到两个硬汉有血有肉的面孔了,下次相见,可能就是阴阳相隔,也可能是永世不见。

    “走!”我一枪轰开挡在身前的恶鬼,拉着易晴冲出殿外时,也跟着甩掉了猎枪,伸手从身上抓出了一沓灵符——拼命的时候到了!

    “阿——弥——陀——佛——”

    我正想扬起手中灵符杀向敌群时,忽然听见一声嘹亮的佛号隔空而来。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

    一声声佛号接连传来时,我手持着灵符仰头望去,却看见数名双手合十的僧人出现在了普济寺的屋顶四周。一件件火红的袈裟迎风舞动之间,熠熠佛光也在几人身上氤氲而起。

    术士?

    不对……

    他们是僧人!是真正修行的高僧,而不是佛门行走世间的术士!

    我正在疑惑时,几位高僧同时盘膝坐在了屋顶,经文宏声而起。本来围在我们身边的恶鬼,忽然掉头,直奔僧人冲杀了过去。

    眼看一只厉鬼从空中弹出鬼爪,直奔一位高僧头顶疯狂击落,我虽然不在附近,但是也能感觉到那一爪的威势足以洞穿金石。

    “小心——”

    我惊呼声中,鬼爪却被佛光托在了半空当中。如水的佛光层层波动着扫过鬼神身躯时,恶鬼狰狞至极的面孔却在佛光的洗礼下慢慢舒解开来。片刻之后,头生双角的恶鬼竟然变成了一个中年男人的模样,站在空中向僧人深施一礼,飘然往西方飞去。

    超度亡灵!

    我明白了,出现在普济寺的僧人都是一心修行的高僧!如果把他们放之江湖,与我们这些术士生死搏杀、勾心斗角,他们必死无疑,甚至,让他们对付一般的山精水怪,也一样是凶多吉少;但是说到超度亡灵,我们在场之人却无法望其项背。

    普济寺里的恶鬼能够肆意纵横的根源就在于他们身上积存下来的怨气,几位高僧用佛法化解怨气,亡灵自然会去转世投胎。

    他们虽然不会斩妖除魔,但是在某种意义上,却比斩鬼屠魂来得更高明。

    可是,这些人是哪儿来的?

    我正在愣神的工夫,怀几就像一只小猫一样窜到了我身边:“大狗哥,你没事儿吧?”

    “你……”我一愣之下:“那些和尚?”

    怀几说道:“是锦姐姐找来的!你不是让她找援兵吗?”

    “我没让他们找和尚啊!”我在出发之前,的确悄悄联络过花似锦和宗小毛,让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请出身佛门的术士赶来增援。按照我的想法,是想要找佛门术士通过寺里的佛像引来佛光,将寺里的鬼物全部镇杀。他们怎么会找来一批高僧?

    怀几噘着嘴道:“还说呢!叶城术道上那些人,一个个都坏死人了!不同意帮忙也就算了,还总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他们看锦姐姐的眼神好奇怪,就像这样……”

    我在怀几的小脸上看了半天,才觉得她好像是在学一种很猥琐的表情。只不过,她连形都没学出来,更不要说神了,要不是我脑子转得快,说不定还猜不出来她想表达什么。

    怀几说道:“小毛哥当时都要翻脸揍人了。后来,锦姐姐说,不用那些术士,她也有办法救人。再后来,她就带着我们去找到佛教协会的朋友。她朋友说,后天叶城正好有场法会,从外面请来的高僧正陆陆续续往这边来。她就把能请来的高僧都给弄来了。”

    看来,花似锦是歪打正着才帮了我的大忙。

    我和怀几说话的工夫,几名高僧诵经的声调已经调整到了同一频率。十多人同声高宣经文时,一朵朵祥云隔空而来,层层笼罩在了普济寺上方。

    寺中鬼魂全部翻倒在地,双手抱头、满地乱滚,一丝丝黑气从他们七窍当中不断涌出,浮上空中。

    那些恶鬼看似生不如死,但是他们的五官却在一点点地恢复人形。没过多久,怨气被化解的冤魂就陆陆续续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向闭目诵经的高僧施礼之后,一个接着一个地飘然而去。

    直到最后一个鬼魂飘走,为首的僧人才站了起来:“阿弥陀佛。此间事了,贫僧告辞了。”

    我双手抱拳对空施礼道:“多谢大师出手相救。”

    对方看向我时,眼中精光一闪而逝:“小施主满身戾气,将来必然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不如,随贫僧回寺中修行如何?”

    “你干嘛?”怀几一下跳了出来,像一只遇上敌人的小猫,张牙舞爪地叫道:“大狗哥才不要当和尚!”

    我笑道:“我妹妹说对了。我对当和尚一点兴趣都没有。”

    先前说话的僧人还没开口,他的同伴就略带责备地说道:“这位施主须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汇智!”先前说话的僧人道:“不用再说了,缘分未到,不强求。贫僧告辞。”

    那个老和尚说完,飘然而去,由始至终也没多看我一眼。直到他们离开,花似锦和宗小毛才赶了进来:“你们没事儿吧?”

    “你们再晚来一会儿,就有事儿了。”我正和花似锦说话时,谭飞龙走了过来:“卫平,我想……你能不能放了徐来贺,就是鹰眼?”

    我回头看向易晴和孙纯,他们两个面带为难地点了点头。谭飞龙道:“徐来胡死了,徐来贺掀不起什么风浪。我们谭家和徐家的恩怨,究竟谁是谁非,我也说不清楚,但是家父既然认定他有错,我就得帮他弥补。况且……”

    谭飞龙看了看我脸色:“况且,徐来胡是我的学生,我一直把他们当成孩子看待。孽子,也是子。我……”

    我摆手道:“放人的事情,我不管,我又不是警察。你跟水冰魄他们商量好就行。”

    “谢谢……”谭飞龙向我深鞠一躬,走向了水冰魄。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