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三章 尘归尘土归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郗风大喜道:“如此甚好!郗某不才,愿当先开路。”

    当下郗风施展轻功,龙腾策马往正东方向当先而去,龙七与叶美景并乘一骑居中,龙四殿后,一行五人冲着东边的火光疾行。复行五里左右,那东边的火光已能照耀在脸上。龙腾定神一看,认得是地字军柏超的旗号,但见众军多持火把,也不知有多少人。当下便对郗风说道:“中州地字军是由原五部中的白金部重组而来的,其战力之强天下间难逢敌手,咱们不可轻敌。”

    郗风虽是不谙军制,但在早前曾奉命去中州大将军府刺探情报,亦是知晓中州五部中玄水、白金二部乃是天下精锐,且白金所部更胜一筹。此刻突围之际忽的碰上这么一支劲旅,也不由得手心冒汗。

    地字军众军也已借着火光看清了来人,众军一边接战,同时遣人奏报柏超。郗风眼见大战在即,情不自禁的大喝一声,避过一名骑兵的长枪后,伸出左手抓住其手腕,随即跃起身来,已然坐上了马背。不待那骑兵再次出手,郗风双臂较力,已然将那骑兵举过了头顶,旋即将其摔在马下。那士兵登时跌的五脏俱损,死在当场。

    郗风夺了长枪,一时间扎、挑、缠、挡倒也使得有模有样。众军见郗风如此神武,更是激发斗志,十余人同时冲杀而来,郗风枪挑掌击,也不知打死打伤多少人,只觉得对方如同潮水般涌来,一波接一波无边无界,苦战时久硬是没有冲开生路,反倒是累得手臂酸麻。

    龙腾等人亦是如此,唯有叶美景在战阵之中惊的花容失色,却又怕龙腾等人分心,硬是一言不发。

    正在此时,又有一拨人马汇集而来,正是柏超亲自前来。他见龙腾等只有五人,不禁大喜:“雪原王,别来无恙啊?想你反出沙巴克城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怎么才过了一天便已成了瓮中之鳖?”

    龙腾知道这些中州本部的将领大多都排外,因此自己做了雪原王遭许多旧将记恨。但此刻一见柏超这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登时火冒三丈,拍马便欲取其首级。

    郗风如何不知?当即扯住龙腾,大喝道:“你干什么?表妹不管了么?快,调转马头杀出去,我来殿后。”

    龙腾满腹怨恨,却也知不是意气用事之时,当下逼退面前众军,策马回头,大声喝道:“四弟,跟着我。”当先又向西杀出。

    柏超见龙腾败退,也不追赶,命令手中众军原地驻扎,防止龙腾突围。

    龙腾等人又向南面突围,却又遇到了沃尔阁的大军,苦战之下未能得脱,不多时又被击退,沃尔阁所部亦是只围不攻,任由五人退去。当晚五人四面冲杀皆是如此,众人亦心知合围之势已成,已经陷入了死地。

    郗风道:“看来在天亮之时,他们便会发起进攻。如若不然,那必是要等昭续亲自前来了。”

    龙腾亦是心知肚明,既然行踪已露,索性也不再遮掩,当下便令龙四四下里取些干柴生火,一众人围着篝火取暖。

    郗风见众人沉默不语,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适才一番交锋,对方还只是短兵相接,即便如此想要安然脱身已是难如登天。况且中州大军对龙腾势在必得,倘若生擒不成便会以弓箭射杀。思来想去丝毫没有头绪,不禁暗暗叫苦。

    龙腾沉默半晌,忽的问郗风道:“你身上带酒了吗?”

    郗风从背包中取了只水袋,用手晃了晃:“幸好还未结冰。”

    龙腾接过来便咕嘟咕嘟的喝了一阵。随即伸袖擦了擦嘴:“我本想求你带景儿逃走,但看眼下形势,只怕强如你郗风这般能耐也做不到了。我们夫妇抱定死志,没理由累你在此丧命,你走吧。”

    叶美景也说道:“表哥,你走吧,念慈那么小,也需要你。”顿了顿,又道,“你若能帮扶一把,将他们二人也带出去吧。”

    龙四二人齐道:“我二人誓与主人共存亡。”

    郗风闻言,心道叶美景所言有理,他素来果断,知眼下之事已不可违,当下便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各自保重吧!”想了想,又补上一句,“龙腾,别忘了我们元夕的决战,记得来赴约。”

    龙腾似是想起了什么,忙说道:“我身负武功的要诀心法被我默写下来,藏在了师父老宅子的里屋东墙的暗格之中了。若是我不幸身死,你便取了秘籍,找个资质不错的人传授,也免得就此失传了。”

    郗风听他语气似在交代遗嘱,顿生苍凉,点了点头:“好的,后会有期。”

    正欲离去,忽听得龙腾轻声唤道:“师兄?”

    郗风顿时鼻子一酸,回身之时见龙腾正伸着右手。于是又走回到龙腾身畔,也伸出右手与他攥在一处,眼泪却也不自觉的划过面颊。

    龙腾笑道:“但愿有来世,咱们在邵百花酒楼,不醉不休。”

    郗风面容耸动,终是说不出话来,当下甩脱龙腾,施展轻功,三两步便已奔出十余丈。不多时只听得东边地字军中起了一阵喧哗,随即没了动静。

    龙腾不知郗风有否突围,多想无益,便不再考虑。他见其余三人皆是镇定自若,便问道:“你们怕不怕?”

    叶美景笑道:“与你一起,我什么都不怕。倘若不幸身死,那便可以见到爹爹妈妈与辰儿,那就更不觉害怕了。”

    龙四二人亦道:“若是死后能见到二哥三哥他们,我们也不怕。”

    龙腾勉强笑道:“能与你们并路同行,我也不怕。”话虽如此,仍觉得心中惴惴,生怕如郗风所说,天亮之后大军便要发起进攻。一时间心乱如麻,只盼着夜晚就这么一直下去,太阳再也不会升起。

    然而黑夜再长,终有黎明破晓。龙腾四人一夜不曾合眼,眼见东方的红日缓缓升起,各自也心跳加快,仿佛升起的不是太阳,而是催命符。四人将剩余的干粮清水分食,便准备迎接这最后的命运。

    苦候一上午,围军并未发动进攻。直到了日上中天时分,才有一彪人马从正西方向而来。龙腾认出来了是昭续的大旗,心中暗叹一声,对龙四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昭续来了。”

    叶美景道:“龙哥哥,你给我一把匕首。若是你不幸身故,景儿立时自尽。”

    龙腾知道叶美景怕兵败受辱,情知自己若是不能护她周全,还真不如她就自杀而亡。当下取了随身匕首交给了叶美景。

    昭续来的极快,不多时便已到近处。只见他跨着一匹雄壮的白马,身着绛色镶金锦袍,腰悬佩剑,身后跟着一队精兵,约有万人之众。众军在龙腾等人面前半里左右便按军不动了。昭续策马上前,大声说道:“雪原王,我中州皇室待你天高地厚之恩,将你自布衣擢生为王爵,你为何要行此大逆之事?”

    龙腾不喜做伪,当即说道:“好了,你也毋须再虚情假意了。龙某落到这般地步,难道不是你昭续一手策划吗?有道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王也不需多言,想除龙腾灭口,只管放马过来!”

    昭续听到“灭口”二字,顿时目露寒光,随即一挥手,大喝道:“将叛贼龙腾拿下!”

    话音一落,立时有百余人策马出列,径往龙腾等人去了。

    龙腾大笑道:“龙某不提西山救驾,单是你昭续被困石阁,是谁舍命救你?你既忘恩负义,龙腾也绝不束手就擒。想杀龙腾,尽管过来!”

    那百余名骑兵闻听昭续催促,当即各持刀枪拼杀而来。

    龙腾道:“四弟七妹,你们保护夫人。”吩咐一毕,翻身上马,舞动雷霆之刃便冲入了阵中。中州大军虽说善战,但对上龙腾如何能讨好?只见龙腾横冲直撞,左右拼杀,势如虎趟羊群一般,眨眼的功夫将这百余小队斩杀殆尽。

    昭续大惊失色,他知龙腾英勇,哪想到他会如此神武。当下又传下军令,分兵一千人去诛杀龙腾,另外一千人去捉拿叶美景。却见龙腾如同天神下凡,那千人小队丝毫占不到便宜,被龙腾数趟冲杀,又死伤六七百。正欲斩尽杀绝之际,忽听叶美景一声惊呼,龙腾连忙回头,一看之下发现龙四胸口中枪,枪刃已透背而出。原来龙四前日力扛千斤闸时已受了内伤,这两日又舟车劳顿不曾恢复,斩杀百余人后被一名骑兵当胸刺中。又听得一声惨叫,龙七见四哥重创,分神之际也被利刃砍倒。

    一众军士里三丛外三丛的将叶美景团团围住,龙腾想要相救已然不及。只听叶美景喊道:“龙哥哥,景儿先走一步了。”顿时将匕首刺入心口。

    龙腾心如刀绞,仗着有锁子甲护身,催动战马只攻不守,不片刻冲散重围,到了叶美景跟前。他翻身下马,只见叶美景气若游丝,唤了两声叶美景才缓缓睁开双目,她见龙腾目中含泪,勉强安慰道:“龙哥哥,我们……我们生生世世……都会是夫妻,我的这一世,已经……”说到此处,一口气缓不上来,就此香消玉殒。

    这时一名骑兵又持枪搠至,忽听得龙腾一声大喝,那骑兵闻声顿时惊的体如筛糠,及至瞧见龙腾目流血泪披于面颊,登时吓得肝胆俱裂,倒栽于马下。

    龙腾抱起叶美景飞身上马,将其倚在怀中稳妥,随即舞动雷霆之刃朝着昭续处厮杀。昭续知他盛怒之下欲杀己报仇,当下催促众军全军出击。却见龙腾奋起神威,往来驰骤刺杀、掌毙、马踏,不半柱香功夫杀的众军血流成河,只剩下不足五千人。

    昭续眼见龙腾狂怒,不禁生了后怕,当即命人点响信炮,传四面合围的大军驰援。同时召回残部,守在身畔,只下令射杀龙腾。

    龙腾策马越发逼近,忽的座下赤兔马停步不前,任由龙腾催促也是一动不动。龙腾心道:“这死马乃是昭续所赠,它顾念旧主,不想让我杀死昭续?罢了!我自来是不愿承别人之情。”当下便翻身下马,将天赐战甲的包裹一并扔掉,大喝道:“昭续,盔甲马匹尽还于你!杀妻之仇不共戴天!”当下将叶美景遗体置于地上,便欲再行冲杀。

    众弓箭手畏惧龙腾之勇早已吓破了胆,箭矢尚未射出已先自手软,即便仍有箭矢命中,却也都为锁子甲所阻,又如何能射伤龙腾?

    中州军士看重英雄,眼见龙腾神武,又知其曾与国有大恩,不少人凝箭不发,劝昭续收回成命,赦免龙腾。

    昭续自是非杀死龙腾灭口不可,当即勒令众军放箭,如若抗命军法从事。

    龙腾见众军义气深重,适才杀了数千军士也不免后悔。叶美景既死,他也不愿独活。眼见军士被两面施压,夹板受气,心下颇有不忍,当下大喝道:“昭续,我不杀你,你不知龙腾英勇,而今你倒行逆施,众叛亲离,我若杀你易如反掌。”

    昭续大惊失色,情不自禁的将战马勒退。

    龙腾叹道:“昭续,今日饶你性命,倘若依旧图谋不轨,龙腾做鬼也不放过你!我夫妇立志同生共死,龙腾不敢独活。你们若要杀我,只管便来!”当下,丢了雷霆战刃,解甲免胄,以身受箭。一时间箭如雨下,龙腾身遭巨创,箭集如猬,身子虽死,尸首仍自僵立不倒。

    昭续一惊兀自不小,由亲兵保护,勉强支撑。地军将柏超帅全军前来,见龙腾已死,得知战况后也不禁胆寒。昭续先行离去,留柏超所部善后。众军见龙腾尸身不倒,颇为惊奇。一名骑兵校尉道:“大王是否遗愿未了?是否眷恋生前荣华,欲以王礼葬之?若是则尸身倒地。”尸首僵立如故。

    那校尉又道:“莫不是叶落归根,欲将尊夫妇葬回原籍?若是则尸身倒地。”话音一落,龙腾尸身跌倒,正与地上的叶美景并首而卧。

    众军见状,亦觉惊奇。正待要按龙腾遗意装殓尸首,忽的大漠中狂风四起,飞沙走石。

    这场飓风忽忽刮了三日才止歇,将留在沙漠中的天下最精锐的地字军连同龙腾等人的尸首一并埋在了沙砾之中。

    幸喜昭续走的及时才幸免于难,他只道龙腾阴魂不散,郁郁寡欢。于是向朝廷上了一份奏折请辞。奏曰:“臣摄政王昭续叩拜:蒙陛下不弃,委臣大帅之职,魔教逆党自攻破诺玛城起事至今日具结,凡两月有余,逆贼火影、封娇娘、霸王教主等俱已伏诛,贼首陀大怪在逃。而今沙漠诸城归置,雪原亦服王化,天下承平,此乃陛下圣服天兆之功也。原雪原王龙腾、地军将柏超为勤王事,终以身殉国,特奏请陛下量情封赏。比奇城主林夏玉上书叩谢陛下相助大恩,自此纳贡称臣,与我国永结盟好,其意亲赴朝阙以表心诚,想不日便有回复。臣身染疾恙,恐误王师,因特请陛下恩准辞去摄政王之职。临表涕零,不知所云,望乞恕罪。落款臣昭续顿首再拜。”

    此事传至比奇,百姓得知战事已了,无不欢心。林夏玉心知是龙腾拖住了昭续大军,累得天下精锐兵马葬身沙海,从而使比奇诸城免遭战火。于是由府库出资,在玛法九城重新修了英雄庙来纪念曾经为了比奇安定做出贡献的英雄们。

    其时已到了元夕佳节,大人孩童都打着灯笼燃放烟火,享受着大战之后的第一个节日。

    西沙漠中,翻滚的沙尘如同海浪般此起彼伏,也不知什么年月会吹开曾经的记忆,让那些曾经战斗过的英雄亡魂重见天日。

    沙丘之畔,一个女子说道:“江湖庙堂都是凶险万状,以后我们可否安稳平凡的度过余生?”

    男人道:“会的!我为你栽种栗树千亩,盖广厦万间。”正是郗风与南宫苒二人。

    南宫苒道:“姐夫,你又想姐姐啦?”

    郗风眼圈一红,这一片沙漠曾是他最美好的记忆。

    一声婴孩啼声响起,南宫苒将怀中的襁褓抱紧:“姐夫,咱们走吧?孩子也许冷了!”

    郗风猛吸了一口气,对着空旷的沙漠道:“好!我带你们回家。”

    两人两骑沿着沙漠往东南方向缓缓慢行,最终变成了两个黑点,再也瞧不见了。

    </br>

    </br>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