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7章 回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灵魂灼烧的疼痛,让谢夭夭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洇出了血珠来,她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眼前是各异的色彩,仿若无数的颜料一瞬间全数泼上了一张宣纸,融合氤氲在一起,让她压根分不清其原本的颜色。

    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让她觉得压抑无比。

    可身体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里的恐慌——她好像已经没有退路了。

    未来,她见不到这个男人了。

    见不到这个永远将自己护在身后的男人,见不到这个嘴硬心软,面冷心热的男人,见不到这个尚未逼迫他说出一句“我爱你”的男人。

    谢夭夭眼角不由自主的滑下两行清泪,在泪眼朦胧之中,往下望去。

    可就是这一望,她就突然瞪大了双眼,失声惊叫了一声——

    伴随着她逐渐离开这个世界的代价,是那神骨与佛檀在烈火之中灼灼燃烧,而羁梵的身体,也在这烈火之中,一点又一点的消融着。

    她回去的代价,是羁梵的死亡。

    “放我出去啊!”谢夭夭一边怒吼着,一边疯狂的往洞外奔去,可是无论她如何拼命,都始终触碰不到那个近在咫尺的羁梵。

    “放我出去啊!!”

    “啊——”

    谢夭夭一遍又一遍的尖叫着,嗓音几乎劈成了两半,可是无论她如何努力,都始终触碰不到他的身体。

    触碰不到他那一点一点的消失的身体。

    她在泪眼朦胧之中,看到羁梵的嘴角很是困难的微微勾了一下,对她露出来一个笑容。

    很长很温暖的笑容。

    她一直想看到的笑容,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看到,她宁可不要!

    她一遍又一遍的挣扎的往前奔跑着,可是那个出口却无比的遥远,无论她如何的奔跑,即便跑的满头大汗,遍体鳞伤,也无法靠近——

    谢夭夭看到羁梵对自己笑着,唇形隐约间动了动。

    记得想我。

    他说。

    就这种时候了……还是傲娇得不愿意说出那三个字吗?

    谢夭夭抬起手抹去自己眼角的泪,尖声大喊道:“我爱你——”

    她不知道他听到没有,可她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即使喉咙已经干哑一片,舌尖尝到了腥甜的味道。

    远处的白衣抱着段玉缇的尸体,逐渐靠近羁梵的方向。

    谢夭夭的视线不注意间与他相对。

    他缓慢的闭上了双眼,身体骤然间爆发出一道白光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

    谢夭夭的眼前是一片死寂的黑暗。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隐约在这一片黑暗之中,看到一个身子婀娜的少女,迈着极其缓慢的步伐,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

    越来越近。

    她仿若是这世界的中心,唯一的一束镁光灯,只照在她的身上。

    终于近到了看得清她面孔的位置,谢夭夭猛地瞪大了双眼。

    那张脸熟悉得她连呼吸都忘记——与姒画极其相似的一张面孔。

    可是她和姒画却又是不同的,她身上带着生命与活力的少女气息,一张面孔又柔和的不像话,眉如远黛薄唇微点,一双极大的双眼轻轻一眨,好似水波流转,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了过去。

    这才是当之无愧是世间绝色——姒画不过是形似,神却不似。

    谢夭夭怔怔的看着她。

    她歪了歪头,连蹙眉的表情都显得好看,说话时声音犹如珠落玉盘般清脆:“你是……谢夭夭。”

    谢夭夭呆愣的点了点头。

    “你好,我是弱水。”

    果真是她。

    谢夭夭怔怔的看着她伸出的手,是现代人标准的握手礼。

    “我借用了你的身体一段时间,你不介意吧?”她眯着眼笑了笑,很是可爱,“我不介意你用了我的身体,希望你也不要介意我。”

    “没……没关系。”谢夭夭结结巴巴的说道。

    弱水突然上前了好几步,上上下下的将她看了个遍。

    谢夭夭浑身僵硬,觉得自己现在就跟见家长一样恐怖,不……还要恐怖一些,毕竟她不仅要承受心理威压,灵魂还隐隐传来灼烧的疼痛。

    弱水看了一大圈以后,才开口说道:“除了胆子小了点……还不错,我很满意……”

    谢夭夭扯出来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什么?”

    “谢谢你照顾我的哥哥,还有……其他人。”弱水挑了挑眉,耸肩叹息道,“所有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不过……我哥就麻烦你了,他这个人脾气很坏,但是本性还是挺温柔的。”

    谢夭夭疑虑的看着她,满心的疑惑。

    谢夭夭甚至尚未来得及发问,就在弱水那段话话音刚落的瞬间,满目的黑暗蓦地褪去,她一刹那又回到那光怪陆离的黑暗之中……

    她看到弱水猛地从黑洞之中跳了出去,心中隐隐想到——为什么她可以,自己却不行?这不公平……

    她后悔了,她现在就想回去……

    弱水在落地的那一瞬间,看到狼藉的一片,眉头猛地一蹙,猛地一个抬手,一个熟悉的东西,突然从她的指尖弹出,没入了羁梵的身体之中——

    谢夭夭瞪大了双眼,身体有些发热——那好像……好像是神骨……

    灵魂灼烧的痛苦再一次来临,她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这一刻却已经忍受到了极致。

    谢夭夭眼前猛地一黑,这一次是彻底的晕了过去。

    滴答滴答。

    是熟悉的,时针走动的声音。

    谢夭夭躺在床上,呼吸几乎被这黑暗所遮掩,倘若不是她因为呼吸而在上下浮动的身体,便恍若一具尸体。

    是时针走动的声音,只有现代的时针。

    谢夭夭的脑海是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很长一段时间,她什么也想不起来,就这样躺在这张自己曾经熟悉无比的床上,发着愣,好似想了很多,仔细一回味,又像是什么都没有想。

    她回来了。

    回到了这个她熟悉无比的,属于她的世界之中。

    谢夭夭突然无声的笑了笑,缓慢的睁开了双眼,在眼中氤氲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在她睁开双眼的这一刹那,从眼角无声的滑落。

    她握了握自己的双手,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微弱法力的波动。

    她抬起自己的手,手腕上再也没有羁梵送给自己的月牙刀。

    她的呼吸,缠绵的全都是曾经熟悉的味道。

    被子像是新洗过的,有着干燥温暖的太阳的味道,枕头很是松软,头窝在上面非常舒服,床垫也是软绵绵的,整个人可以放松的躺在上面。

    可这一切,在这一刻,突然显得极端的陌生。

    她的身边……再也不会有那个人了。

    她怔怔的想到。

    谢夭夭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这样发呆发了多长时间,但绝对没有超过四个小时,因为当她被尿憋急了的时候顺便往窗外一望,夜甚至还黑着,一个夜晚还没有过去。

    时间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缓慢起来了?她想。

    滴答滴答。

    墙上挂着的时钟,秒针正不断的往下走着,一秒钟仿佛都过了一整个世界。

    她深吸一口气,觉得解决人生大事还是比较重要的,于是捂住自己的肚子,一个翻身坐了起来,脚往地上踩去。

    可是她踩到的并非是地毯的触感,反倒有些软绵绵的,带着些汗渍,黏着她的脚底。

    “呃——”床下突然发出来的熟悉无比声音,让谢夭夭的身体猛地一僵,涌起了一股狂喜。

    她几乎是手脚慌乱的往床头爬去,鼻尖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摸了好几下,都没能摸到灯的开关。

    “你在找什么?”他说。

    谢夭夭的手突然顿住了,两行热泪无声从眼眶涌了出来。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带着几分埋怨:“那个丫头手还是一点也不温柔,她好像将你们这个世界的神骨送入了我的身体里面,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出问题。”

    谢夭夭哑着嗓音,说话时却带着喜悦:“我……”

    她的声音很沙哑,让她自己都有些难为情起来,顿了好半晌,才开口说道:“我在找灯,这个东西是我们这里的专有物,和灯烛差不多,有了它,我就可以看清你的脸了。”

    “不用了。”他声音非常平静,不带丝毫波澜,“这样也能看清楚。”

    他伸出手将谢夭夭的手拉了过去,放在了他的脸上。

    一寸又一寸的,跟着他的动作,缓慢的摸着。

    他问:“看清了吗?”

    今晚的月亮好似格外的亮又圆,透过在窗台上洒下来的月光,她隐隐约约看到他那张一如既往的冷漠的脸上,好似带着几分温柔的笑意。

    她重重的点了点头:“看到了,很清楚。”

    “恩。”许是有这黑暗的遮掩,他露出来一个很惬意得意的笑容,“看到就好。”

    谢夭夭无声的笑了:“透过这月光,很清楚的看到你现在笑得特别开心。”

    羁梵的脸一下就僵住了,嘴角飞快的抽了抽,又耷拉了下去,恢复了冷漠的神情。

    谢夭夭含着泪,笑嘻嘻的伸出手捏住他的脸蛋,往两边扯了扯,感慨道:“明明这样就很好看呀……”

    羁梵非常僵硬的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个很难看的笑容。

    请记住本站:追书帮 www.zhuishubang.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