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七十三章 搅屎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詹如来刚才施展的狮吼功,使得杨行舟忽然想起前世多年前看过的一部功夫电影。

    在那部电影里,就有着狮吼功这么一门绝强音功,不同的是,电影中提升狮吼功威力的是一口大钟,而这詹如来的狮吼功竟然能震的虚空生出音爆气团,在刹那间形成一个气团大喇叭,虽无实质,但对音波功的杀伤力提升了好几倍。

    杨行舟其实也修行过不少音杀之术,比如少林的狮子吼,魔门的天魔妙音,便是他自创的“敕令清音”也属于将精神秘法与音杀之术结合在一起的音功。

    是以他对音杀功极为熟悉,但是向詹如来如此威猛的狮吼功,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竟然单凭体内一口真气形成的音波,把杨行舟打的飞出去十几丈远,体内真气都震的微微散乱。

    “他妈的,电影中被狮吼功攻击的家伙叫做火云邪神,是个大反派,难道老子也是反派不成?我是杨大帅,可不是什么黑风老妖!”

    “神雕侠侣?那是什么人?”

    詹如来手中铁鞭挥动,将杨行舟长剑挡住,喝道:“我乃圣门半天崖弟子,不认识什么神雕侠侣!刘清醒,你实力虽强,却也无法杀死我。你若是再苦苦相逼,那我也只能施展天魔战技,强行提升自己修为,与你同归于尽!”

    杨行舟身子一滞,手中长剑倏然返回鞘内,瞬间拉开与詹如来之间的距离,笑道:“詹兄到底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本领?刘某倒要领教领教!”

    他虽然在笑,心中却是一阵发紧,昔日神印山赵海若体内的一股剑气令他受创匪浅,直到现在依旧记忆犹新,也就从那时起,他才知道,原来武道修为到了极高层次,竟然能埋剑人体,应急而动,也因此将主世界的武力值的认知提高到了玄幻仙侠的水准。

    此时听詹如来还有压箱底的本领,杨行舟心中先自怯了,心道:“该不会这小子体内也埋藏了前辈高手的剑气掌劲什么的吧?如是这样,老子还真无法对他下死手!”

    他这人比较惜命,讲究千金之体坐不垂堂,这詹如来传承魔门半天崖,来头比神印山都要大,难保不会有什么厉害的后手,因此脸上带笑,心下踌躇。

    詹如来察言观色,以明杨行舟的想法,手中铁鞭收起,肃然道:“刘兄,你们书院的人,我圣门惹不起,但是我圣门屹立至今,已过十几万年,传承一直不灭,自然也有其道理,书院想要灭掉圣门,也是难能。大家各有底牌,我杀不了你,你也不可能与我同归于尽。”

    他一脸认真的对杨行舟道:“这一场就此作罢如何?这闫家的闫步思……咦?”

    詹如来扭过头来看向闫步思的方向,发现半截身子陷入地面的闫步思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踪,只留下地面上的一个大洞。

    “跑到倒快!”

    詹如来一声赞叹:“挨了我一掌,五脏成泥,骨骼爆碎,竟然还能掘地而走,闫家僵尸功当真了不起!”

    转头看向杨行舟:“刘兄,咱们就此别过!”

    杨行舟拱手道:“詹兄,中原地大,高手无数,你如今少了随从,单枪匹马,怕是多有不便,不若返回衮绣城,也少了殒身之危。”

    詹如来走到自己的青色马车旁边,背对杨行舟,抬头望天,嘿嘿笑道:“人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但对我圣门弟子而言,生死成败,存乎一心,殒身何所道,托体大道中。古往今来,死在求道路上的英雄豪杰,不计其数,也不多詹某一人!死有于道,可也!”

    来到车辕之上,一抖马缰,青色大马发出嘶鸣之声,几乎人立而起,前蹄在空中倒腾了脚下,落地之后,拉着大车向前方轰隆隆的跑去,片刻之间,便已经走远。

    杨行舟负手而立,一直看着詹如来的马车消失不见,这才转身对众人笑道:“好了,走吧!”

    却见龙昭站在街边,看着身后崩碎的酒楼和不远处倒塌的几处店铺,呆呆发愣。

    杨行舟喊了他两声,他方才反应过来,眼圈微红,抬头对杨行舟道:“江湖之事,不波及妻儿老小,为什么你们交手,会有这么多的无辜百姓遭殃?”

    他手指崩碎的酒楼,一脸愤慨之色:“这酒楼内的酒客和店伙计,他们招谁惹谁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你们手中,你于心何忍?若是江湖中人都是这般滥杀之徒,为何朝廷不出兵剿灭所有匪徒?”

    杨行舟叹道:“我若是顾及他们,我可能就要被杀死。这些人,可以说我杀了一部分,詹如来也杀了一部分,闫家的闫步思也杀死了一部分,最后还有一些人是死在你的手里。你如此激愤,有没有想到这件事的起因在哪里?”

    龙昭一愣,愕然道:“这与我有什么干系?”

    杨行舟道:“你敢说这詹如来进入中原,不是因为你给我的火龙丹来的?”

    龙昭脸上变色,默然不语。

    便听杨行舟继续道:“詹如来因为追查火龙丹的下落,而来到中原,遇到了闫家人,最后与闫家人大打出手,波及了很多无辜百姓,之后闫家人望天求救,使得詹如来齐了灭口的心思,我这才不得不出手与其做上一场,由此又有几名酒客被波及,身死与此。但是究其原因,源头还在于你的姑姑盗取了衮绣城的火龙丹,才引发了这一系列的变故。龙兄,这件事说来说去,还是因火龙丹而起,你还有脸指责别人?”

    龙昭:“……”

    听了杨行舟的话后,

    他一脸呆滞,说不出话来,发现杨行舟说的没错,这件事还真的是因自己而起,可笑自己还在这里指责他人,却没有想到,自己才是事情的引发者。

    在惭愧之时,又隐隐觉得不对,想了半天,方才想到关键之处,抬头对杨行舟道:“不对啊,要不是你故意引诱闫家的小胖子去詹如来的马车上撒尿,詹如来也不会与闫家起冲突,你要不是暗中使坏,闫家的小胖子也不会被詹如来的下属一掌打死,要是没有你在里面搅和,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他越说心里越明白,气道:“杨行舟,你就是一根搅屎棍子!你刚刚搅和了詹如来与闫家结下生死大仇,又冒充书院刘七先生的弟弟,故意挑拨魔门与书院的矛盾,原来最坏的人是你!”

    他怒冲冲道:“你把火龙丹还给我,咱们这趟生意不做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