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永远在一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绮烟推开瑾祁印,坚定的走向气喘吁吁的寂冥,她笑得极其妩媚。似黄泉路上妖艳开放的彼岸花。

    “绮烟,你要干嘛。”瑾祁印看着她的背影,不知她又想干嘛,此时寂冥已经毫无招架之力,既然不会对叶绮烟造成威胁,那么就罢了。

    她一步一步朝他走去,“即便是千年后我也会当年一样,毫不留情的将你封印。”她的眼睛冷意十足,完全不像叶绮烟。

    众人都愣在那里。

    寂冥一声自嘲,气力散尽只好用极轻的语调说着,“呵呵,神……果真是无情呢……”怪他太过自负,自负到以为无姬会被他感动,自负到以为凭自己一人便能颠覆整个雾妖界,自负到……没算到这结果……

    千年前的幽冥山,今日的极玄城。呵呵……如此甚好……甚好……他抬头看去,天还是那么蓝,怪他们从一开始就错了。

    “寂冥,放下吧。放过你我。”他爱的太极端,极端到得不到就毁掉。这样的爱,论谁也爱不起。

    “也许我早该放下。”他看着眼前朝思暮想的脸,她的脸上终于有一丝伤心的神色了,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从前他一直爱的太极端,是他为爱的痴狂将他俩逼至如今刀剑相向的地步。

    “你逆天而行,本该付出代价……”此刻的叶绮烟皱着眉,桃花眼弯着。

    寂冥无奈的摇了摇头,妖孽的笑出了声。笑声凄凉,寒气逼人。

    “那么,”语气苍凉而落寞。

    “就动手吧。”亦如当年一样……他也分不清,眼前这个究竟是无姬,还是叶绮烟。不过……不论是谁现在都不重要了。

    她闭着眼睛,深深吸了口气,胸前的紫色宝石淡淡的发着弱光在她的素手中聚集。

    举起双手的顷刻天雷轰动,大地都在颤抖。她将晶星之链抛向寂冥,雄雄的紫光发亮,再消失。巨大的烟雾在雾妖界迅速扩散,似云似雾,随风飘散,这些荒唐的过往,那些不可触摸的回忆,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叶绮烟突然一口鲜血喷出,捂着胸口,心,疼极了……

    瑾祁印急忙过来扶住叶绮烟,怀中的叶绮烟嘴角咧开笑着,他越发看不懂她了。

    无姬,你又一次封印了他,她拂手将晶星之链拿着,强光下的晶星之链越发妖艳。

    “绮烟……不,你是无姬上神?”瑾祁印向后一步。眼前的叶绮烟与他认识的丝毫不同。

    叶绮烟笑着,“是谁有那么重要么,雾妖界交给你们了,我要彻底消失了……”说话的瞬间,叶绮烟的头发便全部变成了紫色,紫发飘飘……宛如仙人。

    “无姬,这个赌,你赢了。”空中乘着赤色大鸟的凤伶雁,顺风而下。

    一身红衣,一头红发。

    “凤伶雁,好久不见。”她看着缓缓下落的人,眼角泛起笑意。

    “这个赌……你我都失算了……”

    千年前凤伶雁在巨雁之都知晓了极玄城所发生的一切,于是与无姬立下一个赌约。

    她赌的是神也该拥有爱情,可无姬赌的是,她此生都不会爱。

    于是千年前她与寂冥大战时,选择与他同归于尽……当然千年后她仍然是继续封印了寂冥。

    “可是你没想到的是,你的转世会爱上那个傻小子么。哈哈哈,如此说来,咱俩打平了。”凤伶雁爽朗的笑声充斥着瑾祁印的大脑。

    他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他心里仍记得他答应凤伶雁的事……

    “我快消失了,我要把身体还给这个叶绮烟,你保重……”语毕,自己便被一个温软的怀抱抱着,凤伶雁火红的长发拂在她的脸上。

    “保重。”她与无姬有着千万年的感情,这次她就此消失后,世间便再无无姬。

    “我知道。”紫光逐渐黯淡,叶绮烟倒在凤伶雁怀里。瑾祁印接过凤伶雁手中的叶绮烟,欲言又止的看着凤伶雁。

    凤伶雁站起来,负手背对瑾祁印,她知道他要说什么,“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可是……”将叶绮烟送回人类世界,这……这叫他如何舍得……

    “长痛不如短痛。她本就是带着任务而来,如今任务结束了,这里的一切对于她来说就像是一场梦一样。你的寿命可达千年,可她呢?”凤伶雁这一问,叫瑾祁印愣在那里。心好疼,“她不是无姬上神转世么,为何不能。”

    “即便是无姬转世,她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你这样对她不公平,对你也不公平。”普通人类的寿命能有多长,再者说叶绮烟从一出生命盘里就刻下了在雾妖界这一虚幻的旅途,逃不开的。

    瑾祁印死死的抱住叶绮烟,好像他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他答应过她,要一起面对的。可是现在……

    “给我一个月时间吧,算是和她告别……”衣袖染尘,墨发凌乱,他呆滞着表情,已无半分平日翩翩公子模样。

    “好,一个月后我来接她回去。放心,我会抹去她所有的记忆。你好自为之。”语毕,凤伶雁一个转身飞上赤色飞鸟,呼啸而去。

    绮烟……我们只剩一个月时间了。也许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爱上你,不爱上现在就不会如此心痛。

    原来这结局竟是这样。

    …………

    寂冥再次被封印,不过这次并没有将他关在幽冥山,而是将他与晶星之链死死的扣在一起,这也许也是寂冥所奢求的吧。

    晶星之链是离无姬最近的地方,寂冥呆滞的看着晶星之链内微红色的云,那云渐渐聚拢形成千年前无姬的模样,他愣怔的伸出手,在即将碰到她时,云,被吹散了。他“呵呵”笑着,慢慢将眼睛闭上。在他闭眼的瞬间,那云中的脸一闪而过,紫发飘飘,随之落下的还有一丝泪水。

    极玄城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百姓们茶余饭后都在谈论他们的君主,以及他与上神转世的那段佳话。琴衣在王城中做起了女官,高傲的她居然日日给莫司尘送饭,宫里人皆说,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可是那又如何呢。

    孤裘苍依旧在瑾祁印身边打理大小事务,偶尔调侃调侃烟竹倒也不亦乐乎。而幻情则是又回到了狸猫族境地,离别时她道,只有在那里她能感受到幻阳的存在,她要带着幻阳回家。

    ……

    清晨的阳光洒在叶绮烟纤长的睫毛上,睫毛动了动,睁开眼那是熟悉的华思殿,身旁还有那个……熟悉的人……她忽的大吸一口气,这充满阳光味道的空气就是好闻。身上十分酸痛,但比起她此刻兴奋的心情并不算什么。

    这一切终于过去了,只要重要的人在身边,至于其他,她也不想多想。

    瑾祁印在睡梦中仍皱着眉,纤纤细手轻轻抚上瑾祁印的额头,一点一点为他抚平。这动作却惊醒了瑾祁印。

    他坐起来,一把拥住叶绮烟,哽咽道:“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你昏迷了三日之久。”瑾祁印发丝飞扬,神情惆怅。

    叶绮烟心一暖,扶住他,她声音喑哑道,“原来那么久,我做了个梦,梦见我把你忘了。”她深情的看着瑾祁印,又顿了顿,“不过这都过去了,以后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瑾祁印为她披上灵袍,拉着她的手,看着她。

    “对……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即便以后不在一起了,我也不会把你忘了,我要把你刻在我的骨头里,写在我的心上,画进我的脑海。即便世事变化,我仍沧海桑田。”他的嘴唇边总是带着一抹弧度,对叶绮烟尽是深深的宠溺,令人就此沉沦,深陷不出……

    “我也不会把你忘了的。”

    “嗯,我知道。”

    我们永远在一起。

    请记住本站:追书帮 www.zhuishubang.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