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结局(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九儿忙不迭的点头,说:“你不要说话了,我都知道!我都知道!你好好的,你说什么我都会听,我不会再任性了!”

    冷漠撑着一口气,就如同冷漠所预料的,阴九帝察觉到了玉龙佩的力量,飞身朝九儿这边来,冷漠道:“一。”“二。”

    “三。”

    时间定格在这一刻,冷漠和九儿同时举起剑,插进阴九帝黑烟围绕的地方,东陵大祭司的嘴里念着咒语,玉龙佩紧紧地贴在了阴九帝的头上,阴九帝的身体顿时烟消云散。

    冷漠口中冒出鲜血,九儿连忙喊道:“师父!大祭司!快来救救冷漠!”

    冷漠的手轻轻放在了九儿的手背上,嘴角轻轻上扬,眼睛已经闭上了,九儿甚至能感受到冷漠的身体正在迅速的冰冷,东陵大祭司和天玄阁老将手放在了冷漠的鼻息之间,微愣,随后摇了摇头,说:“漠儿,已经去了。”

    九儿的脑子里轰炸一片,不可置信的看着天玄阁老和东陵大祭司,问:“什么?你说谁去了?”

    冷漠去了?这怎么可能?冷漠怎么会死?冷漠那样孤傲强大的人,怎么可能怎么轻易的就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少庸的一声哀嚎,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淑妃”的身体一刹那间变成了白骨,还有一层黯淡的蛇皮,华美的留仙裙也化为虚无,只剩下毓姝跑到大殿内,泪流满面的试图安抚少庸的心。

    九儿没有力气去管,也没有心思去做别的事情,天玄阁老和东陵大祭司将她带走的时候,她仍是浑浑噩噩,不知所云,一路上神思游荡,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昏暗了,心口的地方就像是缺了那么一块,让人忍不住放声大哭,可眼泪到了眼眶,却怎么也流不下来。

    君少桓穿着一身铠甲,手上拿着冷冽的剑,上面的都是滚烫的鲜血,他徒步走进圣德宫,血滴在地板上,毓姝挡在少庸的面前,止不住的磕头:“少桓哥哥!我求求你!你放过少庸哥哥好不好?我求求你了!他已经疯了!你就让我带着他离开好不好?我保证他永远不会出现在京都,只求少桓哥哥留他的性命!”

    君少桓淡淡的看着地上的少庸,他还从没见到过这个弟弟这一副样子,少庸的脸上满是泪痕,他执着了十多年,甚至不惜和恶魔做交易,为的就是可以复活母妃,可是才短短一瞬,一瞬而已,便已经成了泡沫,他甚至来不及挽留,他怎么可能不疯?

    少庸突然站了起来,将毓姝从地上扶了起来,淡淡的说:“傻丫头,你哭什么?成王败寇,自古如此,孤败了,这条命自然不可以留。”

    毓姝不可置信的看着少庸,喃喃的说:“少庸……哥哥?”少庸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那样温柔和煦的笑容,她已经许久没有见到了,少庸缓缓地走上了圣德宫的皇位,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很久远的事情,他当时才五岁,母妃的真身显露,父皇很害怕母妃,母妃心灰意冷,原来那时候,母妃就知道,世间唾弃父皇,只是因为她是妖怪,父皇也害怕她是妖怪,她的那点爱,被父皇恐惧的眼神消磨殆尽,但还是为了父皇自焚寝宫,父皇自缢的那天,他其实就在后殿,他看到自己的父皇癫狂的喊着母妃的闺名,随后自缢了,原来现在自己的感受,就和当时的父皇一样,因为爱这种东西,得到的时候觉得拥有了天下,失去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少庸拿起地上的宝剑,轻轻地在脖子上一抹,鲜血就已经喷涌而出,洒在了地板上,喷溅在了他的眼睛里,如今他的眼睛里,除了红色,什么都没有了。

    “不!”

    毓姝想要爬到少庸的身边,可是很快便晕厥了过去,皇宫里一片安宁寂静,新君上位,已成定局。

    春去秋来,冬寒乍暖,君少桓登基大半年已经过去了,九儿也已经过了十五的生辰,容貌已经长开了大半,她坐在藤椅上,刚刚施完法术,面色有些苍白,面前是冷漠的尸身,冷漠的魂魄被东陵大祭司和天玄阁老锁在了盒子里,当年她也以为冷漠没有救了,可是东陵大祭司告诉她,想要救活冷漠,只有一个法子,学习画魂之术,而这种术法就只有她一个人才能够学会,以骨绘魂,以血为媒介,她修炼了半年,终于有所成,生死成败在此一举,如果半个时辰之内,冷漠睁不开眼,那便永远醒不过来了。

    九儿轻轻地在冷漠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说:“傻瓜,现在换我来救你,如果你舍不得我,就千万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了。”

    冷漠的手指微动,九儿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连忙握住了冷漠的手,说道:“是我,我是九儿,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快睁开眼睛!冷漠!”

    东陵大祭司和天玄阁老闻声而来,果然冷漠睁开了眼睛,天玄阁老顿时松了口气,说:“总算是醒了。”

    东陵大祭司说道:“若你再不醒,这丫头就要将天机阁弄的天翻地覆了!”

    九儿的眼泪滴在了冷漠的面颊之上,这一日,冷漠回魂,这一日,毓姝生下了少庸的孩子。

    过了一个月,冷漠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九儿拉着冷漠的手臂,说道:“今天是孩子的满月,你陪我一起去看看?”

    冷漠淡笑着说:“好。”

    九儿觉得心里甜甜的,她今日特地穿上了山茶花的衣裙,冷漠晨早起来还夸她好看,天机阁准备了一处院子,是东陵大祭司准备他俩大婚的房子,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九儿和冷漠都欣然接受了。

    门口缓步走过来的,是暗左,他手里抱着一个孩子,神情有些不自然,九儿疑惑的问:“你怎么想起来看我了?”

    暗左看了一眼怀中的孩子,九儿只低头看了一眼,表情就变得沉重起来,暗左淡淡的说:“先皇后已经故去,她临去的时候,交托陛下,将孩子交由九儿姑娘来抚养,请九儿姑娘好生照料。”

    九儿的心思沉重起来,说:“毓姝她,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暗左说:“先皇后说,孩子起名叫未晞。”

    九儿问:“她是怎么去的?”

    暗左沉重的说:“先皇后的身子一直都不好,临走的时候,还念着先皇。”

    九儿闭上眼睛,说:“我知道了,孩子我会好好养着,你放心吧。”

    暗左将孩子交给了九儿,顿了一下,说:“陛下让属下给您带话,说恭贺九儿姑娘和冷天师的大婚,陛下的朝政繁忙,就不来参加姑娘的大婚了。”

    九儿说:“我知道了,替我谢谢陛下的好意。”暗左欲言又止,看了一眼九儿头上的木簪,说:“陛下还说了……”

    九儿哄着孩子,问:“还说什么了?”

    “陛下还说,九儿姑娘卖给暗右的簪子,他买回来了,就在这里。”

    暗左伸出手来,果然有一个玉簪子,九儿反应过来,说:“不用了,你拿回去好了,我会好好照顾未晞,你有时间也可以带着暗右来做客。”暗左说道:“属下……会的。”

    九儿点头,送走了暗左,九儿才回到房间内,冷漠看着九儿怀里的未晞,露出了笑意:“怎么了?”

    九儿说:“是毓姝和少庸的孩子,叫未晞。”

    冷漠从九儿的声音里已经感受到了深深地沉重和悲戚,冷漠搂住了九儿的腰身,说:“很好,等他长大了,一定会成为出色的天师。”

    “不……是出色的皇帝。”

    君少桓登基数年,不曾有后宫,不曾有子嗣,九儿和冷漠带着未晞四处游历,这一天,小未晞跑到了九儿的面前,委屈地说:“爹爹的剑好疼。”

    九儿好笑的说:“什么剑?什么好疼?”

    小未晞举着粉嫩的手指,上面有着点点鲜血:“黑色的!手指流血了!”

    玄冥剑?九儿微愣,隐约间,她看到小未晞的额间有着一团若隐若现的黑烟,诡异的笑容在她的耳畔回旋……

    【全本完】

    请记住本站:追书帮 www.zhuishubang.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