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2章你非吴下阿蒙,我亦非江陵马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吕蒙扶着腰间佩剑,一脸正色的对众将下令道:“明日四更造饭,辰时起兵进攻公安水寨,尔等今晚好生休息,养足精神,三日之内,定要给攻下公安水寨!”

    “诺!”众将闻言拱手领命。

    次日四更时分,天还未亮,江东军士兵们便起营准备早饭,五更时分饭已做好,士兵们吃罢后休息了半个时辰,便到了辰时。

    随后,吕蒙留下三千人镇守营寨,率兵一万两千,登上战船奔公安水寨而去。

    在江面上,江东战船便在吕蒙的指挥下摆开了阵势。

    最前方,乃是数十艘走舸,斗舰。

    这一类战船体型小,船上多棹夫划桨,因此速度轻快。

    吕蒙将走舸,斗舰布置在前,船上的士兵们都配备刀枪,盾牌,用作突击部队,抢夺水寨。

    走舸,斗舰之后则是小舟。

    其后乃是朦冲这等大型战舰,每个朦冲之上,都承载着数百士兵,还囤积了大量的军械。

    若是前方斗舰,走舸上的士兵阵亡,朦冲之上的士兵便可以乘坐小舟登陆走舸,斗舰,补充战斗力。

    其战船上还设有女墙,士兵也可躲在女墙之后,利用弓箭压制水寨之中的荆州兵。

    队伍的最后方,则是一艘巨大的楼船,这乃是荆州的主舰。

    楼船高五层,吕蒙位于楼船的最高层,居高临下,亲自指挥着战斗。

    舰队很快抵达江东水寨前方。

    斗舰,走舸先行,船上的士兵们,手持盾牌做掩护,棹夫奋力着划桨,战船仿佛离弦的箭一般,直奔水寨而来。

    “江东军有盾牌兵掩护,暂时不要放箭,节省箭矢,待其临近,以火油攻之!”

    “弓箭手以强弓硬弩射住后方朦冲,盾牌兵注意掩护!”

    马谡站在寨中高台之上,不慌不忙的指挥着。

    走舸,斗舰很快接近水寨,船上的士兵们计算着距离,就要一拥而上,登陆水寨厮杀。

    马谡见此,立即下令道:“给我掷火油,放火箭!”

    士兵们听令,早将准备好的火油罐子向着江东军战船上丢去。

    瓦罐破裂,战船上顿时四处都是火油,火箭射出,江东战船顿时便着了起来。

    “快取水灭火!”然而江东这边也早有准备,船上早就携带水桶,火势一起,士兵便立刻取水灭火。

    只是灭火之时,士兵的阵势难免混乱,火在身旁燃烧,哪个能无动于衷的举着盾牌防御?

    “给我放箭!”

    见此情况马谡便立刻下达了放箭的命令。

    荆州军士兵们,便立刻松开了已经紧绷的弓弦。

    啾啾啾!

    破空声响起,密集的箭矢射向江东军,江东军急于灭火,尽管有盾牌兵护卫,但还是不可避免的有士兵中箭。

    火势很快被扑灭,只是在荆州军的箭矢攻势之下,数十艘战船上的士兵皆有死伤。

    然而这些伤亡却不能阻止江东兵马进攻的脚步,士兵们举着盾牌格挡弓箭,拿着刀枪开始抢夺水寨。

    水寨上的士兵,也在寨边使刀枪与江东军厮杀,阻止江东军登陆。

    “给我放箭压制!”吕蒙率领着舰队赶到,见此情形便让朦冲上的士兵放箭压制荆州军,以掩护抢夺水寨的士兵。

    一时间水寨上空,箭矢如飞。双方士兵展开了箭术的博弈,水寨上空,就仿佛被密集的蝗虫包围了一样。

    水寨之中的高台上,战鼓声震天做响,吕蒙所在的楼船上,也想起了厚重的战鼓声。

    士兵短兵相接,喊杀声震天动地。

    马谡,吕蒙二人一个在水寨,一个在楼船,不断的指挥着士兵。

    一个进攻,一个防守。

    士兵们比拼的乃是战斗力。

    而马谡,吕蒙二人,比拼的却是统帅能力。

    马谡站在寨中高台之上,遥望对面楼船之上的吕蒙,心中暗道:“你非吴下阿蒙,我马谡,也不是当初江陵的马谡了,今日,你我便一决雌雄,我要让世人皆知,我马谡,并非只会纸上谈兵!”

    其实马谡与吕蒙非常相似。

    吕蒙有些非常丰富的实战经验,却不知读书学习。

    而马谡,却是读了太多的书,只知纸上谈兵,并没有实战经验。

    吕蒙在孙权的劝说下开始读书,补全了自己的不足,而马谡,则是在刘禅的指导在从军历练,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

    不过二人真正的统帅能力,还是吕蒙要强一些,毕竟吕蒙早在数年前就开始学习了,从军也有二十余年,作战经验丰富。而马谡虽然天资不凡,但从军只有一年时间,作战经验没有吕蒙积累得多。

    昨日之所以能够战胜甘宁,皆因甘宁轻敌大意之故。

    而今日的水寨防守战,就真正考验马谡的临阵指挥能力了。

    若是在战场上,野战厮杀,马谡只怕不是吕蒙的对手,可如今乃是功防战。马谡如今的统帅能力尚不如吕蒙,但他毕竟是处于防守的一方,依托在水寨提前建立的防御设置,占据着防御优势。

    攻城战,有五倍攻之,十倍围之的说法。

    而水寨,俨然是一座水上城池。

    马谡有兵马五千,吕蒙则只有兵马一万二千,吕蒙进攻水寨,其实难度并不亚于进攻一座坚固的城池。

    更何况用战船在水上进攻,不易行动,不像在陆地上那般行动自由,难度更大。

    马谡占据防御优势,吕蒙人数占优,因此这场水寨的功防战,一时间形成僵持不下的局势。

    甚至由于吕蒙这边是进攻的一方,士兵的伤亡更大。

    时间很快来到傍晚,猛攻一天,江东军仍旧一无所获。

    士兵疲惫不堪,吕蒙只能率兵回营。

    楼船上,吕蒙望着对面的江东水寨,脸色凝重!

    这场战事,要比想象之中更加艰难!

    吕蒙身边,一将对着吕蒙说道:“将军,这马谡能力不弱,我军猛攻一天,就是杀不上水寨,反而折损了数百人。这该如何是好啊。”

    吕蒙叹了口气道:“只能猛攻了,现在比拼的就是耐力了,看谁先熬不住,时间一长,荆州兵马熬不住了,就会有援兵前来的。”

    一将心中打鼓道:“若是我们熬不住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