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八章 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整片冀州鬼道,已然乱成一片。

    一进鬼道入口,两道熟悉的人影便迎了上来。

    杨再兴和寒烟。

    一番寒暄。两人的目光直接落到我背上1那副巨大的棺材上,尤其是寒烟,眼眶顿时通红起来。

    “先随我们过来吧。”

    两人领着我和徐明前行。来到一处大帐之中。

    见我进来,十几道目光齐刷刷望来。

    最中间是老天师。他左手边是个绿袍大汉。连帽子都是绿色的...

    右手边是个红衣大汉,眼睛赤红,是一只红眼僵尸!

    场中不见我师父和邹平。估计在酆都走不开,还有最为让人瞩目的一道身影,这个家伙实在太大了。

    蹲坐在会议桌子一边。头颅上竟然有八只眼睛!

    这肯定就是那个八目罗刹了。这家伙眼珠子里面不断的流转着道道八卦光芒,虽然长得丑,不过看上去却正气凛然。不像是徐明口中的邪念所化。

    “龙虎山的八卦兵。就藏在他的八个眼睛里。日日夜夜受道气侵蚀,他现在浑身已经没有邪气了。”

    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徐明凑到我跟前低声解释了起来。

    咚的一声,我把棺材放到了地上。顿时一群人都凑了过来,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良久都是叹了一口气。

    “眼前阴兵已出。只是鬼帝还未露面,既然缘道的法身已经带过来了,料定应该可以对付冥帝,大家不必忧心,现在就抬棺出战吧。”老天师低着头看着棺材里的张缘道,久久不曾离开。

    “是!”

    众人齐齐应了一声,出门往前线去了。

    前线乱哄哄的打成一片,不过我们这边炮火太猛,现代武器的威力让对面吃了大亏,卯足了劲头也冲不过来。

    “为了应付今天的大劫,我向上面请求,又调来了两个师的兵力,只是除灵子弹不够用了马上就得依赖喷火器来对鬼物造成伤害了。”

    老天师叹了口气,指着面前的大军道。

    “若是除灵子弹一完,对面怕是就要冲过来了。”

    一咁人听了都皱起眉头,眼前阴军一片,要是冲了过来,对我们这群人显然没什么威胁,可是下面那些普通军人和道门弟子,那可拦不住啊。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主意,连忙问道:“老天师,不知道炸药这东西,可给的够?”

    老天师愣了愣,而后点头道:“炸药自然是有,连一些小型火箭筒都运了不少进来,只是爆炸对鬼魂的伤害并不明显,反而不如大火来的实在。”

    “这就够了。”

    听了我笑了起来,见着众人讶异的样子,大胆的说出了心中的计划。

    “从现在开始,把所有除灵子弹和朱砂炮都用上,先阻挡住阴军的脚步,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将所有的火药都埋入长篷下面,再在长篷之间搭上隐形火线,装上遥控爆炸装置,再慢慢将大军撤出去。”

    “大军撤退之前,将所有剩下的朱砂炮一起打出,将阴军压退,我们来断后,保证下面的人能够安全撤离鬼道。等大军撤到鬼道口,我们连忙回头冲出鬼道,阴军必然大追。”

    “我们这障篷连绵有数里,如果对方前军在鬼道口探出头来,说明他这后边也差不多全部进ru了炸药范围。到那时我们在引爆装置,炸药会将下面所有障篷点燃,包括爆炸的火焰,怕是那些阴军,也活不下去多少。”

    老天师听完眼睛登时一亮,转身叫来寒烟,让她先把朱砂炮调集来。

    “这些弹药,估计还能支持一个小时。”一分钟不到,寒烟又走了回来。

    老天师看了看前方,眯着眼道:“够了,那些鬼帝不见我们出手,也不会轻易跳出来的。”

    紧接着,所有人都按照部署行动了起来,半小时之后,炸药都埋放完毕,还有特意带来对付邪祟的好些燃料。

    这些燃料,如果用常规手段,很难投入到对方军中,现在倒是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

    一切都准备妥当,老天师嘴角也忍不住出现一丝笑意,挥手道:“所有人准备,将朱砂炮一次性打出去!”

    轰轰轰!

    炮火声响个不停,阴军一瞬间被压退了不少,军队趁着这个机会一边打一边后退,道门弟子转移阵型,挡在了军人面前,防止有鬼魂冲了过来。

    “该我们了!”

    老天师大笑一声,冲着八目罗刹招了招手,道:“乾剑安在?”

    一颗巨大的眼睛转了转,一柄蓝金色的宝剑飞了出来,落到老天师手上。

    “杀!”

    阴军部队发现我们的人在撤退,大喊着杀了过来。

    吼!

    那一直没说话的绿袍大喊怒吼一声,化作一头巨兽,这巨兽身高五丈有余,浑身绿色妖气,身似猛虎,头似野猪,啸声动天,一头撞入鬼群之中。

    鼻子一拱,无数道鬼影飞起、破灭。

    看到对方这个形态,我马上明白过来,这是徐明口中的雷帅,那个上古神兽,梼杌!

    那只红眼僵尸也不落后,和寒烟一起如同炮弹一样炸进鬼群,他们两个杀人的手段十分简单粗bao,一拳一脚,招招致命,就像是两台绞肉机器,瞬间拦下一大片。

    “八卦极瞳!”

    那八目罗刹身躯放大,比那雷帅有过之而无不及,声音如雷,头顶上出现八只巨大的眼睛,巨眼不断旋转,射出各色神光。

    神光中飞出七件兵器,分别是剑、镜、令、幡、旗、扇、印七种形态,想必就是龙虎山的另外七件神兵了。

    那镜子和令牌我曾见过,是离火伏魔镜和五雷震天令。

    那剑穿梭而起,斩杀鬼魂无数;那镜光四射,火焰滔天,里面龙吟虎啸声不断,竟然冲出一龙一虎两道火灵,见鬼就咬。

    那令牌雷光四射,电触八极;那幡黑气翻腾,遇鬼就收;那白旗十分独特,往地面一落,像是有千钩万锁,将鬼魂定住不动;那黄印相当不同,向上空一疼,化作一方山头,往下面压来;那折扇挥舞,罡风猎猎,吹得鬼散魄亡,纷纷倒倒。

    一步疾跨,老天师手上剑直接往头顶丢了出去,口中念道:“剑起风雷烈!”脚下步伐跟着动了一下,剑停在空中,剑身闪烁出一丝丝电光,不住的晃动。不做停歇,只听见咒语声声响起:“召来三山五岳仙。诛邪神通显,遁开五行镇三界。道法通天入无间,天地低昂山河沮。风乘乘兮众生归避,雷嗔电怒妖魔丧胆。”

    脚下步伐越来越快,嘴中的咒语跟锅里炒豆子似得往外爆着,此时狂风大作,吹得对面的鬼兵歪东倒西,天上雷声滚滚。

    “剑意通青冥,非是凡间铁。浩气荡妖魔,风雷御天剑!”

    随着最后一身大喝,老天师头顶一把四五十米长的青紫色巨剑凌空横立,直指前方,剑身罡风裂空,雷电缭绕,劈啪作响,电光不断的在剑身上闪烁四溅,亮的我眼睛都快睁不开。

    “轰!”

    巨大的雷声在鬼道中响起,那雷就像是发令枪,闪电落下的瞬间,那把青紫色的巨剑就飞了出去。

    “啊!”

    惨叫声四起,那些鬼魂刚刚冲上来的脚步立马就被挡住了,里面腾起几大巨大的身影,怒吼着冲了过来。

    “你带着天师的法身先退出去,这里交给我们!”

    杨再兴拍了拍我的肩膀,手中长qiang一挺,白马一跃,已至一人面前,手起一枪,立毙鬼王。

    “好好好!你们当真欺我地府无人!?”

    阴军后方响起几声大喝,三四道人影联袂而来。

    “鬼帝来了,速退!”

    老天师收了剑诀,宽大的袖袍一挥,身体架起一阵风来,径直往鬼道口退去。

    “速退!”

    大家心领神会,各个收了杀招,一个个往外飞去。

    “哪里走,所有人与我杀!”

    后方有鬼帝大喊,那些阴军见鬼帝出现,立刻有了主心骨,嗷嗷叫的翻身杀了过来。

    我带头冲出鬼道口,见军队已经退开一段距离,一个个手持热武器对着鬼道门口,立马大喝道:“除了引爆手其他人退下山去,不要留在这!”

    这些军人都知道我是天师一块的,拿着这话就当命令,四散撤军。

    “轰!”

    一群高手都冲了出来,后面的四位鬼帝各展神通,一个劲的追杀。

    我连忙抬着棺材退到后面,老天师他们直接落到我身前,将那天师印放进棺材里。

    “哈哈哈!守了这么久的冀州鬼道,原来如此不堪一击?”

    两位浑身漆黑的鬼帝张狂大笑,这两人我也知道,是东方鬼帝蔡郁垒和神荼。

    紧接着又是两道身影,一个是那日见过的周乞,另一个身着金甲,腰间别着一把宝剑,看来就是那个鬼帝之中最强的杜子仁了。

    这鬼帝之中,杜子仁最强,蔡郁垒和神荼次之,周乞垫底。

    我们的计划是由杨再兴独战周乞,尽量将其击杀,老天师和八目罗刹一人对付蔡郁垒和神荼其中一个,由我、寒烟、雷帅、和那个红眼僵尸周涛以及徐明五人对付杜子仁。

    老天师如是吩咐,更让人感觉到杜子仁的恐怖。

    至于藏在暗中的冥帝,却还没有出来,不过这也到好,毕竟张缘道还没活过来。

    商量定了,杨再兴挺着枪就冲着周乞杀了过去。

    “今ri你我二人,见个高低!”

    两人拉开序幕,其他人都斗了起来。

    这个功夫,阴间大军也冲了上来,引爆人员立马启动了装置。

    轰!

    一声震天巨响,火焰从鬼道口直往外扑,鬼道中传来凄厉的惨叫声,潮水一样涌来的阴军迅速消散。

    一直立在虚空中的杜子仁怒了,长啸一声,拔出金光剑冲向了和蔡郁垒交战的老天师。

    “你的对手是我们!”

    大喝一声,手中的金龙枪直接丢了化作一条金龙,拦在了杜子仁面前。

    杜子仁脸色微微一变,剑锋一转,冲着金龙劈了过去。

    “有请,师公上身!”

    徐明直接使出绝招,大喝一声冲上前去。

    “螳臂当车!”

    杜子仁讥笑一声,身体竟一分为二,化出一道虚影冲向徐明,只一剑,将徐明震飞了出去。

    寒烟、雷帅、周涛纷纷杀了过来。

    这杜子仁也当真了得,竟化出四道份身,连同本体一共五人,各自接住交战,除我之外,都让他压着打。

    “再来一条龙!”

    挥手将苍龙锏丢了出去,苍龙出现,龙尾一甩,雷光从天而降,劈在他身上。

    杜子仁让雷电击中,身子一僵,被雷帅一拳给打了出去。

    顿时我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多余的,有两件兵器就够了。

    笑了笑,看着地面上雷帅三人和两条龙的影子,手指在腕间一划,骑着踢炎龙马飞速赶了过去,在地上一洒。

    战场的我方人员瞬间翻了一倍,杜子仁直接看傻眼了。

    连同寒烟几人也是愣住了,而后大笑,连人和影子冲着杜子仁扑了过去,直接贴身肉搏。

    连同我和踢炎龙马在内,一群人围着杜子仁打,压根就不给他施展法术的机会,这家伙让我们气的哇哇大叫,头上的金冠都打烂了。

    “我还真是小瞧你们了。”

    空气突然冷了下来,天空突然就暗了下来,一个看着很普通的中年男子慢慢从鬼道口走了出来。

    咚!

    他的脚步落在了地上,一股奇特的声音在我心中响起,顿时让人心里一紧,有些说不清的难受。

    “噗呲!”

    首当其冲的杨再兴直接喷出一口血,撇开让他压着打周乞就退了开来。

    我们几个连忙退开,放弃杜子仁,一脸提防的盯着冥帝。

    “见过大帝!”

    杜子仁等四位鬼帝脸色一喜,冲着冥帝行礼。

    “嗯。”

    冥帝微微抬了抬眼皮,轻轻的应了一声,眼神从我们身上扫过,淡然道:“今日算是差不多到齐了,省的我费功夫一个个找上门去。”

    听到这话,在感受对方身上恐怖的威压,和一脚将杨再兴震到吐血的实力,一群人心都跌落进了谷底。

    “是啊,今天鬼帝冥帝算是差不多到齐了,省的我费功夫一个个找上门去。”

    一个揶揄的声音从我们身后响起,那青铜棺材嗡的一声,飞上高天。

    “什么!”

    冥帝陡然变色,脸色大骇,疯了一般摇头,道:“怎么可能!你明明被困在化魔血池,如何出的来!?”

    “我是出不来,不过对付你却是够了。”

    张缘道的声音再次传来,一只白皙的手握在棺材沿上。

    随着那道身影从棺材中立起,阴冷的气息如同潮水一般迅速退去,消失无踪。

    就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冥帝出手了,身体化成一道黑色的束线,射向了张缘道。

    “不过只是一具法身,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少道行!”

    黑色的光线撕裂了一切,包括张缘道的身体!

    轰!

    那副刚刚爬起来的躯体,轰然炸裂,原地只留下一个赤红色的眼珠子。

    愣住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连冥帝都愣住了。

    呆呆的立在那颗眼珠子面前,良久才大笑了起来,伸手朝那颗眼珠子抓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变况突生,那眼珠子突然化开,变成一道血红色的大门,门中探出一只巨手,一把将冥帝抓住。

    “啊!张缘道,你耍诈!”

    “你不是要打吗?来我这练练吧。”

    血红色大门后传来张缘道的笑声,冥帝进ru血红色大门,立马就炸成了碎片,什么也没剩下。

    一切,都结束了,带着无奈和懊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