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05章 鬼才知道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黎诗愉立刻站在了这池天兰的身边,深怕会出什么事儿。可是就看到池天兰双臂一挥,瞬间,整个地牢竟然变得亮堂堂的。说话的女子立刻就现身在他们几个人的面前。

    恐怕这女人也没有想到会是如此,看到此时此景,瞬间一个激灵。当她看到池天兰的样子的时候,更是大吃一惊。

    池天兰恢复了!

    这女人依然带着面纱,可是面纱下的瞳孔可以看到微微放大了几分,想来定是害怕了。黎诗愉在一旁冷冷笑了笑。

    “宫主果然厉害!”这女人再次说道。

    池天兰冷眼看着面前的女子:“没有想到,养了百年,竟然养成了一条狗!”

    女子明显窒息了一下。

    池天兰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你不是以为你如此就能瞒过我,你是谁了吧。我养大的人,怎么可能骗过我?”

    女子垂下了眼帘:“宫主厉害。”

    这女子的声音已经轻了很多,刚要抬头想要说些什么。突然空中就传了呵斥的声音:“闭嘴!”

    萱偌。

    一听到这个声音,老爷子立刻整个人都警觉了起来,没有想到这萱偌竟然也赶来了。老爷子微微回头看了一眼池天兰,就看到池天兰此刻脸色也有些发沉。她也没有想到这萱偌赶来了。

    按道理来说,这萱偌应该体力没有完全恢复才对。

    想到这里,池天兰的眼神微微一亮,她在苏满的身后轻声说道:“不是真身,试试!”

    池天兰声音很轻,只有一旁的黎诗愉能够听到。黎诗愉没有动,就看到老爷子十指立刻飞舞了起来,不知道在比划着什么,瞬间,一个手印对着面前的女子就打了过去。

    就听到轰的一声,一股淡蓝色的烟雾瞬间冲了出来。

    “果然!”这老爷子就说了这么两个字,转而立刻说道,“走!”黎诗愉和池天兰立刻跟在了老爷子的身后往前走。黎诗愉并不知道老爷子到底在干什么,就看到暗道再次暗了下来,一阵阵蓝色的幽烟,随着他们走出去,这幽烟瞬间消失。黎诗愉心中存疑,可是此刻并

    不是问的时候。

    转眼,黎诗愉就跟着老爷子的身后走了出去。

    “这边。”老爷子速度极快再次朝着一旁走去。

    这时候,空中已经发出阵阵响声,看来是这萱偌将他们的讯息宣布了出去。老爷子完全不在乎,非常迅速朝着一旁走去。

    下一刻,老爷子带着他们俩个人跳进了一个山洞中,就听到身后轰的一声。

    黎诗愉一个激灵,回头,就看到地道处爆炸了。再一转身,就看到老爷子和宫主两个人根本没有后面发生的事情,继续朝前走去。

    黎诗愉一看就明白这两个人定然是早就知道会如此,黎诗愉也不再多说什么,跟着就朝前走了去。

    这个山洞看来也有蹊跷,黎诗愉只发现这山洞竟然有一个隧道,越走越深,索性黎诗愉也不问什么,跟着往前跑去。

    “咳咳!”这时候,一旁的地道之中爬出了那个蒙面的女子。

    “愚蠢!”这时候萱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早就告诉过你,这池天兰就是一只狐狸,和你说话都是在套你的话!”

    这女子委屈地站在那里,刚才她是真的相信宫主已经知道她是谁了,难道并不知道?

    “如果池天兰知道了,定然刚才就说了!如今是抓不住这几个人了。这苏满既然醒了,这池天兰也恢复了容貌,就算有诈,恐怕也恢复了几成实力。可恶!”萱偌的声音中透着一股仇恨。

    苏满!

    为什么这个人一定要帮助池天兰!明明她可以给他更多的好处。

    “如今我们怎么办?”

    “去天山!”萱偌再次冷冷说道。

    “那这里呢?”这女子咬了咬嘴唇,毕竟这里是她一直生活的地方。

    “一片废墟还有什么好要的?”萱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在天山等你。”说完,萱偌的声音消失了。

    而,此刻,黎诗愉眼前再次一片明亮。他们几个从另外一个口走了出来。黎诗愉心中刚放心下来,就听到身后的宫主噗地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苏满拧眉回头看向了池天兰。

    池天兰立刻说道:“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的。所以你不用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依然骄傲。

    黎诗愉摇了摇头,看着这两个年纪都上千岁的老人家。

    “不要废话了,赶紧去修那族,恐怕这萱偌一定明白,咱们下一步要去天山了。如今能不能顺利进入天山,就看造化了。”

    说完,池天兰擦了嘴巴上的血迹,就朝前走了去。

    老爷子也不由地叹了口气,还真是池天兰的作风。

    黎诗愉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老爷子也走到了她的身边幽幽说道:“看,你们俩的脾气是不是有些像?哈哈,也许这就是这池天阳最终会把自己的仙根传给你的原因。”

    黎诗愉白了一眼这老爷子,便也跟着走了上去。

    “宫主,到底是谁背叛了你?”此刻,黎诗愉就想知道这个事情。

    可是就看到这池天兰骄傲地一扬下巴:“不知道!”

    不知道你骄傲个什么劲儿!

    黎诗愉都佩服了,这池天兰比自己还要骄傲!黎诗愉瞪了一眼这老爷子,像?哪里像!

    “那刚才您在地牢中?”黎诗愉还是奇怪。

    “诈她的!”

    噗,黎诗愉佩服地五体投地。

    而,这时,就听到土坡上传来一阵口哨声,小鱼笑着说道:“哟,宫主终于活着回来了!”

    宫主瞪着小鱼,小鱼立刻闭上了嘴。

    终于人聚齐了。

    池天兰看了一眼苏满:“你将你们族人安葬后,我们就离开。”说完,一句话也不再多说,去一旁打坐去了,不想再浪费一点点精力。

    苏满也没有多说什么,消失办自己事情去了。

    龙孤泓感觉气氛不太对,走到了黎诗愉身边:“怎么了?”

    黎诗愉摇头:“一头雾水!不过背叛宫主的人肯定是个女人,我们见到了。”

    “谁?”

    黎诗愉耸肩:“鬼才知道。”而这时候,池天兰喊道:“丫头,你给我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