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17章 黄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就是江尘?”

    九个人全都是幻化而出,直面江尘,眼神之中杀机涌动。

    “是又如何,你们应该,也是为了我而来吧,但是却杀遍了临河界,实在是罪孽深重啊。”

    江尘冷漠的说道,望向这九个人,九个人的实力,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不堪一击,九个神尊境后期的家伙,江尘甚至懒得动手。

    “看来,你的实力的确很强,但是我们九人,你也未必会是对手。”

    一个黑衣青年冷声说道,完全无视江尘。

    江尘淡然一笑,道:

    “这番话,在我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杨健与蛮帅对视一眼,后者低声说道:

    “江尘如今的实力,一剑之威,逼退其中一人,如此的恐怖,这九个人联手,他应该也不会太过艰难吧?我想他如今的实力,必定也已经达到了神尊境后期。”

    “难说,甚至有可能达到神尊境巅峰,也未尝可知,否则的话,怎么会面对那么多人,都是如此的信心满满,江尘肯定有他的依仗。”

    杨健也是默默点头,对江尘充满了希望,这一战,或许会有些艰难,但是他们坚信江尘一定能够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尊主大人,以你来看,江尘这一战,能否胜得了那九个贼人?”

    玄青冥心中也有些打鼓,毕竟那九个人的实力太强了,江尘即便是强势归来,但是想要以一敌九,都是天方夜谭一般。

    “不好说,希望江尘能够赢下来吧,我也看不透他的实力,但是以他之前的实力来看,这一战,对他而言,不说手到擒来,赢下来的信心还是有的。免-费-首-发→【追】【书】【帮】”

    紫青天低声说道,正说间,那九个人已经对江尘动手了,九道身影,如同暴风一般,冲击而至。

    “蝼蚁,说的便是你们。”

    江尘淡然一笑,一剑挥动,从天而降,八道身影,瞬间四分五裂,死无全尸,灵魂被江尘伸手之间祭出的大禹结魂灯收入囊中,只剩下一个人,在江尘的脚下,匍匐着,脸色惨白,甚至是难以有丝毫的反抗之心。

    所有人,全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剑,只一剑,江尘便是斩杀了八个人,留下一个,应该也只是为了问询他的来历而已,这实在是太可怕了,紫青天眼神微眯,心中无比的冷冽,这一剑,太霸道了,简直让他难以置信,难道……他已经达到了传说之中的境界?神皇境的强者吗?

    紫青天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刚才那一剑实在是太霸道了,让他都是难以相信,这才多少年不见,江尘竟然就已经强大到这样的境界,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至于杨健跟蛮帅,甚至是玄青冥,则是彻底傻眼了,这个家伙,究竟是有多强?他们曾经同为玄风宗的天才弟子,但是这才多少年过去,江尘就已经将他们远远的甩在后面了?

    “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说了,我可以送你轮回,不说,你就会像他们一样,在我的大禹结魂灯之中,经受千万年的炙烤,这是你的机会,千万要把握好。”

    江尘笑道,看向那跪伏在地上的黑衣青年,神色从容。

    “我……我……”

    就在他犹豫的瞬间,一道寒光,已经是从天而降,直接将其抹杀,甚至连江尘,也是没有想到,在他们背后,看来还是有着更强的人存在。

    江尘眼神渐冷,抬起头的时候,一道黄袍身影,踏破虚空而至,眼神之中,直视着江尘。

    “连自己的人都杀,看来你还真是够疯狂的。”

    江尘微微一笑道。

    “废物,死了便死了,没什么可可惜的。见了我,你还能这般自信从容,看来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能杀掉我中兴宗的三大神尊境天才高手,你也算是人中龙凤。”

    黄袍男子淡淡说道,神色冷漠,似乎对江尘,也是不屑一顾。

    “中兴宗,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紫青天眉头微微一皱,猛然间瞳孔紧缩,脸色大变,他终于想了起来,当年在通玄神府修炼之际,便是在一本古籍之上看到过,作为中州神土的超级大宗门之一,那可是有着神皇境强者存在的,而且眼前这个人,比刚才那九个神尊境后期的家伙强了太多太多了,必定是神皇境强者无疑!

    紫青天心中有些打鼓,这个江尘,还真是个混世魔王,你究竟是从哪里得罪了中兴宗的高手呢?那可是在中州神土之上都是说一不二的大宗门啊。

    “江尘啊江尘,看来这一次,你是捅了天大的篓子了。”

    紫青天现在才明白,临河界之危难,完全是这中兴宗所为。

    “原本只是想要引你出来报仇雪恨而已,没想到这九个家伙,如此不济,你也的确让我有些意外,实力突破到了这等境界,我中兴宗要擒拿你,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了。不过此时在我黄芪手中,你休想逃出生天了。”

    黄芪自信满满的说道,神色从容,作为中兴宗数十万年来天赋最强的弟子,可是有实力问鼎中州神土的龙榜之上的,要斩杀一个一隅之地的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吗?

    “原来如此,看来你也并不是很明智,明知道你中兴宗的人都死在了我的手中,你还来送死,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不敢杀上中兴宗吗?在我临河界大肆杀戮,我若不杀上你中兴宗讨回这个公道,我江尘之名,何以立足临河界之上?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中兴宗,好一个中兴宗,我江尘,必定让你们血债血偿!”

    江尘傲然说道,狂笑着,眼神之中的执着杀意,与黄芪交织在一起。

    黄芪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你可能没这个机会了,因为在这里,你就会被抹杀的,我不会给你踏上中兴宗的机会的。让你这种废物踏上我中兴宗,那岂不是我的耻辱?你今日,必死无疑,江尘,接受命运吧,要怪,就怪你当初不该与我中兴宗为敌,杀你,只在旦夕之间。”

    黄芪望向江尘,心如止水,完全宣判了江尘的死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