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抵达前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xs】,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孙伯符的心思,牧景也能揣测一二,这时候他求稳,是对的,孙权就是江东内乱的引子,与公于私他都不敢继续把孙权放在江东。

    刚好他夺取了青州。

    把孙权放在青州,也算是两全其美,既不伤了兄弟之情,还能把孙权在江东的影响力给剔除了。

    他认为把孙权放逐青州,就能让江东天下太平了。

    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首先,孙权这人年纪虽小,却能力很强,这也不是一个善茬,他会心甘情愿的离开江东吗?

    这几本上不可能。

    第二,就算孙权顾全大局,可总有一些人因为自己的利益而不愿意让孙权离开江东了,这件事事情,还是会有波澜的。

    “盯住孙仲谋!”

    牧景对谭宗说道:“不管他想要做什么,景武司全力帮他,不计伤亡和暴露,他越强,江东就会越乱!”

    这不是阴谋,而是阳谋,别说孙权知不知道他们在帮自己,就算知道,也会当成不知道了。

    权力能让人迷失了,江东吴国的权柄,哪怕聪慧如孙仲谋,恐怕也很难抵挡其中的诱惑。

    特别是孙策北上的这段时间,他应该享受了权力带来的无上地位。

    尝试过权柄在手的人。

    还想要放下?

    牧景不认为他能做得到。

    “诺!”

    谭宗拱手领命。

    “最近许都的那位天子,可有什么动静?”牧景突然转移话题,低声的询问。

    “我们在许都被荀彧那厮算计之后,不少的据点都被揪出来,目前许都的消息不是很灵通,特别是皇宫!”

    谭宗有些羞愧,解析说道:“曹魏加强了对皇宫的掌控,伏寿离开之后,曹操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天子,就是为了加强对天子的掌控,目前来说,天子应该是弄不出什么花样来了!”

    “人是这个世界善变的动物,有时候你觉得他做不出来的事情,可能他就能做得出来!”牧景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天子哪怕颓废了,他还是天子,成事或许不足,败事却绰绰有余,不能小瞧他了,所以不管如何,想办法盯紧他!“

    在牧景心中,汉室天子,还是一定的存在价值。

    所以还需要关注。

    “是!”

    谭宗眸子一亮,迅速的拱手领命。

    ………………………………

    大军在汉中并没有停留太长时间了。

    直接穿过了秦岭,翻山越岭,走栈道,走山道,行军非常艰难,但是对于这些精锐将士来说,还算是能接受。

    即使如此,他们还是有了三天时间,才抵达长安城外。

    长安城如今乃是明天下雍州的首辅。

    关中之地,雍洛两州,雍州相对而言更有发展力,洛州就是河南尹,以雒阳为中心,可雒阳乃是昔日朝廷都城。

    那一片地方,基本上已经被战争给打成废墟了。

    相对而言,雍州的发展就好多了,哪怕昔日大战之下,雍州折损的也不多,后来大明占据了雍州,尽可能的恢复民生。

    如今雍州,最少能恢复到战乱之前的水平了。

    “臣,皇甫印,拜见陛下!”

    皇甫家第一个投诚牧景的大将,皇甫印已经弃武而从文了,如今乃是雍州总督。

    蒯良当初治雍州,颇有功效,手下也有不少得力之人。

    他倒是希望能让自己的心腹执掌雍州。

    但是朝廷是需要平衡了。

    所以皇甫印成为来雍州总督。

    大军不入城,乃是在城外驻扎,这一次皇甫印乃是秘密而来,是牧景派人宣召而来了。

    牧景是路过长安的。

    不过站在长安城之外看长安的时候,他心里面倒是有一些的想法,所以他让人把皇甫印给请来了。

    “坐吧!”

    简陋的营棚之中,地面上铺着一层简单的皮革,上面摆着案桌。

    “是!”

    皇甫印有些局促。

    “皇甫总督!”牧景笑着打趣的皇甫印:“你这个总督,倒是做的舒坦啊!”

    “臣惶恐!”

    皇甫印连忙的拱手请罪,有罪没罪,先请罪是没错的事情。

    “惶恐什么!”牧景撇撇嘴,道:“朕是在称赞你,你做的越是舒坦,代表雍州的百姓过的越好,虽然朕这北上,看到的不多,但是窥一斑而知全豹,雍州治下的百姓,相对而言,还是比较过得去的!”

    这个过得去,可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褒义。

    如今的时代,能过得去的百姓,都算是幸福的,大明之下的百姓,都有无数的穷的吃不饭的人。

    哪怕牧景尽可能不想饿死一个人,但是粮食有限,缺乏高产量的农作物,在如此大基数的人口之下,他很难做到面面俱到。

    目前这个时代,是一个连温饱线都还没有达到的时代,生活能过得的百姓,都是已经有了奔头的百姓。

    “雍州百姓的生活还远还不足,去岁冬,饿死,冻死之百姓,尚且有不少的数目,此乃臣之失职!”

    皇甫印拱手说道:“陛下,臣决议于雍州进行新政推广,臣发现,洛州相对而言,已超越了雍州的发展,那就是因为洛州对朝廷的新政推广力度非常强,让他们有了脱颖而出的资质!”

    雍洛毗邻,皇甫印以洛州为目标,那也是说得过去。

    “新政之事,关乎朝廷政策,你自己和政事堂沟通!”牧景摆摆手,笑着说道:“朕是支持你的,但是朝廷有规矩的,不可乱来!”

    他不是撇开关系,而是让新政变得更加名正言顺的推广到地方去了。

    他固然可以开口,但是就显得名不正言不顺了。

    “是!”

    皇甫印点点头,深思了一小会,他知道该如何做了。

    “这一次朕北上,乃是秘密,朕特意让人把你请来,是有一件事情,需要和你的聊聊!”牧景示意他放轻松一点。

    但是皇甫印在牧景面前,哪有能放松的心态,伴君如伴虎,他时常保持最高的警惕性的。

    面对牧景的话,皇甫印想了又想,才开口应声:“不知道陛下可有吩咐,臣哪怕粉身碎骨,也为陛下完成!”

    表忠心是一种技术活,在合适的时候,合适的场景表露出的忠心,更显得让人有感觉一些。

    牧景笑了笑,道:“不需要粉身碎骨,朕就是想要问你,你觉得,大明有一统天下的希望吗?“

    “臣绝对相信陛下,也相信大明,大战一起,当横推四海,推翻落后的汉秩序,建立大明的盛世江山!”

    皇甫印坚定的说道。

    皇甫家如今已经是牧景最大的支持者了,不仅仅因为他的地位,更因为他的那个侄子,皇甫家嫡系血脉,当年皇甫家最出色的大将,皇甫嵩的儿子皇甫坚寿,受到了牧景前所未有的器重。

    所以皇甫家早已经被彻底的绑上了牧明的马车之上。

    哪怕皇甫家如今男丁已经不多了,人口也少来的可怜,但是在关中,还是数一数二的世家,而且有了皇甫印皇甫坚寿的影响力,关中那些世家,都对她礼让三分,这让的皇甫家积累更多的威望。

    “如果此战,朕大功而成,推翻了汉室朝廷,那么你认为,大明的都城,还放在渝都,合适吗?”

    牧景笑眯眯的问。

    “都城?”

    皇甫印心中不由自主的突兀了一下。

    他的心思转动的很快,不过有些事情能想不能说出来,以为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如果是错误,那么他将万劫不复。

    “不必顾虑太多!”牧景轻声的说道:“大胆的说,大明没有言论之罪,不管你说什么朕都饶你无罪!”

    “陛下器重,那么臣就说两句肺腑之言!”皇甫印咬咬牙,既然和稀泥已经和不下去,那么有话他就说话,不然他将会失去牧景对他的信任。

    “渝都乃西南之中心,大明若只是局限于一隅之地,以渝都为都,那没有问题,但是天下之下,都之所在,乃是万众瞩目之地点!”

    他拱手的说道:“渝都城,山水之间,的确可为陛下之龙兴之地,可若天下一统,此地不可为都,难以让天下人的信服!”

    话重来的一些,但是表达出来的意义,倒是非常清楚了。

    “那若天下归一,何处为都?”

    牧景又问。

    “臣不敢逾越!”皇甫印连忙摇摇头,他可不敢说,这话说出来都是一场罪。

    “呵呵!”

    牧景只是笑了笑,倒是没有勉强,继续说道:“好,朕就不问你这个问题,不过真倒是给你下点的命令才行!”

    “请陛下吩咐,臣,万死不辞!”

    “朕给你五年时间,五年之后,朕看到长安城的面积比如今要大最少一倍以上!”牧景眸子的闪过一抹的锐利的光芒,凝视前方,那长安城的轮廓,倒影在他的眼眸深处。

    他北上看到长安城的那一刻,心里面已经在斟酌这个问题了。

    大明不能一直都窝在西南的。

    渝都很好,但是缺乏交通支持的,虽然这几年明朝廷一直在修路,但是渝都的地理环境而言,周围皆为山川河流,山路一片,进出艰难。

    所以渝都难为都。

    但是迁都之事,倒是为时还早,哪怕大明一统天下了,也不可能说迁都就迁都。

    而且哪怕迁都,也会有不少的选择

    长安只是其中一个选择而已。

    他更希望看到了是,皇甫印的能力,能不能在他苛刻的要求之下,完成任务。

    “五年,一倍?”

    皇甫印瞪大眼睛,他看了看牧景,咬咬牙,把心一横,直接拱手行礼,把这任务给应下来了:“臣愿意一试!”

    牧景已经有了这方面的心思,这对长安乃是有好处的,朝廷越是注重长安,那么对长安也会越来越好。

    “不是尝试,而必须要做到!”牧景平静的说道。

    “臣愿意立下军令状,若不能成功,便成仁!”

    皇甫印也是一个果决的人。

    “好!”

    牧景笑了出来,他亲自走上来,拍拍皇甫印的肩膀,道:“朕喜欢你这信心和勇气,这件事事情不必张扬,朕会写密函,通传明丰钱庄,明丰钱庄会亲自和你们的合作!“

    朝廷都负担不过来,唯一能负担过来的,只有明丰钱庄了,如果要营造新城,必须要借助明丰钱庄的影响力。

    ……………………

    牧景在长安逗留了两天时间,这两天时间,他微服而出,随皇甫印看了长安城不少的地方。

    这更加坚定了他的心思。

    大明的都城,或许只有长安才是最合适。

    当然,不管他有什么想法,这时候都不合适提出来,哪怕想要建新,也得偷偷摸摸的,不然朝廷得先炸锅了。

    “不仅仅要扩建,还要整肃!”牧景站在一座角楼上,俯视长安城坐落凌乱房舍,对着身边陪同皇甫印说道:“重新做过一些规划,把一些区域分清楚了,有些太乱了!”

    “诺!”

    皇甫印这两天,几乎接受了十好几条的意见,他都非常认真的记下来。

    牧景肯定不是心血来潮。

    而机会,只有一次。

    长安城如果把握住了,那么未来就将会成为天下的中心,但是若是不能把握,让错流而过,长安城恐怕就如同当年被汉光武帝抛弃之后的处境。

    汉光武帝踏平诸侯,建立了东汉一朝,可他放弃了长安,把东汉帝都放在了雒阳之上,自此雒阳超越了关中的繁荣兴盛。

    ……………………

    翌日,清晨,明军在城外的主力开始拔营北上了。

    越是靠近战场,暴露的越是明显,走进弘农的时候,牧景感觉,自己的主力已经有些藏不住了。

    不过无所谓了。

    到了这个地步上,该做好的准备都已经做好准备了,虽然战略部署上,是打一防二,但是防也好,攻也好,都是拉开阵型的交战。

    战场上,计谋,战略部署,这些东西都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始终是实力。

    这一次行军的速度开始慢下来了。

    毕竟他需要养精蓄锐,而不是带着一群疲惫不堪的将士抵达战场,谁也不知道会不会立刻爆发大战。

    五日之后,牧景终于抵达雒阳城。

    这一刻,他再也藏不住了,神卫军拥簇着他,进入了雒阳城,还直接进入了洛州的总督府。

    这时候不仅仅各方探子已经摸清楚了他的行踪,自己人的目光都已经瞩目在他身上了,各方大军纷纷都在盯着他。

    作为大明天下,御驾亲征,他出现在北境,本身就是一个信号塔。

    这这个放出去的信号了,等于告诉全天下的人,明军这一次的目标是北境,他将会要和燕军决一死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