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章:番外之许如赋(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恐怕这世上没有人会相信许如赋只杀了一个人吧,恐怕没有人会相信这个世界上许如赋不是火吧。

    真正的火,除了张勋华他们几个,没有人知道,他们也都特别默契的闭口不谈。许如赋就这样死了,死在了那个海里,死在了他所认为的归宿里。

    愿平静的海底能够成为你的归宿。

    回顾这一生,他愿记起的也就只有程落落趴在桌子上睡着的那一幕,坐在他的画室里翻看着他的素面本的那一幕,在他住院时每天帮他买饭陪他讲话的那一幕。

    他不知是该感谢张勋华和林勋贵还是该怨恨他们,是他们放火烧了他的画室,是他们让他中枪逃到程落落的家里。

    是他们,他的朋友,他这一生仅有的两个朋友。

    林勋贵来找过他,希望许如赋可以加入他们,被许如赋拒绝了,再加上那个时候程落落出现在酒吧里,许如赋的临时叛变打乱了张勋华原本的计划。

    在许如赋的眼里,程落落比这些计划要重要,重要的不是她的生命,而是她对于他来说,存在的价值。

    他的作品,那些他堪称完美的作品,最后的落笔就是一起同归于尽,这在许如赋的眼里是最好的结局。

    可在那之前,他希望程落落离开安浩宇,他怀着那么一点点的希望,希望程落落可以相信他,因为安浩宇,在许如赋的眼中,真的是个凶手,他自然是不能忍耐程落落呆在安浩宇身边的。

    可一次又一次,程落落都不相信他说的话,一次又一次,程落落都选择站在安浩宇身边,这让他难受,让他愤怒。可是因为这,许如赋决定加入张勋华他们,去完成那个火没有完成的任务。

    可这个任务,被许如赋强行改变了,他知道他们最后的目的是炸警局,知道他们想保全他们口中的S。

    张勋华把许如赋带到了游轮上,他看着阴暗潮湿的小房间里,那双双渴望生的眼睛,看到了程妈妈断了的腿,看到了王丹红那难以置信的表情。

    “要不要试着杀个人?”张勋华看了那里的人一圈,对许如赋说着。

    “不要。”他淡淡出声,转身走出了这个阴暗潮湿的房间。张勋华吹着口哨跟在他的后面。

    “我怕你到时候下不了手,说不定程落落抓来了,你不忍心杀了她。”

    “我没打算杀她。”

    “没打算?我没听错吧!”张勋华笑着,“你的那些画,你不是打算和她一起自燃吗?这也算是杀了她啊。”

    “这不算。”许如赋原本平静如水的心一下子翻涌了起来,他极力解释着,希望张勋华能够明白他的心,能够理解他的想法,“这不是杀她,这不是,我只是希望她能和我一起完成我的作品,我的归宿。”

    “结果还不是一样,她死了,你也死了。”

    “不是这样的。”他又冷静了下来,面容变得很恐怖,看得张勋华汗毛竖起,“她不会死的,不会死的,我没打算让她死的,我真没打算让她死。”

    “疯子。”张勋华说着,不顾他的疯癫举动,他站在许如赋的身旁抽着烟,等一根烟抽完了,许如赋还发着疯。

    “这样吧。”张勋华等他冷静下来了,用商量的语气对他说着:“你先去杀个人练练手,以免之后乱了手脚,要不,王丹红,你的旧情人,我觉得可以。”

    “不行。”

    “为何不行?”

    “我没必要牵连这些无辜的人进来,她们和我的作品无关。”

    “呵!”张勋华嗤笑,“无关?你在我面前装什么圣母,她们可都是因为你才进来的,我们的计划里根本就没有她们,这可是你的计划不是吗?”

    最终,许如赋割去了王丹红一只手,他看着王丹红那痛心疾首的表情,内心竟有一种释放的快感。

    他笑着自己,笑得疯癫,笑得让张勋华都开始心疼了起来。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坐在甲板上,张勋华和他讲了木有枝的事情,讲了她和钟鹏的爱情,许如赋问张勋华要了根烟,他慢慢吸着,看着眼圈在自己的眼前消散。

    “我羡慕他,我曾经无数次的想过要是落落喜欢的人是我,这一切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还是一样的。”张勋华又点燃一根烟,“不管你在她面前怎么伪装,她都知道你不正常,她的心里对你的恐惧只会有增无减。”

    “那些伪装真的很幼稚。”许如赋嘲笑着自己,他明明就是一个阴暗忧郁的人,可在程落落面前,他总喜欢装得自己是一个阳光乐观的人,装得像正常人一样,和朋友一起吵闹玩笑。程落落眼中的他,是那么的虚假。

    “早点让她知道该有多好,你早该醒悟的。”

    “张勋华,我再打个赌吧,最后一次,真的只是最后一次了。”

    “赌什么?”

    “要是落落她相信我了,哪怕只是一点点相信我了,把那些人放了,这个计划就此作废。”

    “放弃吧,她不会相信你的。”

    “最后一次,我就试最后一次。”

    “那就陪你徒劳一场吧。”张勋华无奈,“你为什么就那么希望程落落离开安浩宇呢?”张勋华把烟扔在甲板上,用鞋底踩着,他看着许如赋,笑意浅浅。

    “安浩宇和你们是一伙的,你没必要瞒我。”许如赋怒瞪着张勋华。

    “我是没必要瞒你,他就是个警察,一个自以为很聪明的白痴警察。还有,我们根本不屑和安浩宇这个白痴为伍。”张勋华揽住许如赋的肩,“外面冷,进去休息吧,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让程落落相信你的措辞而不是在这里和我说些有的没的。”

    “张勋华,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说。”张勋华有些不耐的看着许如赋。

    “火是谁?你们计划里的那个火,你们希望我扮演的那个火?”

    “这和你没关系。”张勋华笑着,他背过身往里面走着,伸着手朝许如赋挥了挥。“你只要知道,从今以后,你就是那个火,其他的,不需要知道。”

    请记住本站:追书帮 www.zhuishubang.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