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8章 收取符文水晶(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维克多在科格斯顿城足足休整了30天,远远超出他的预期。..



    数十位银白高塔的大学者联袂访问磐石堡,雷克斯国王和维斯普奇大主教连续举行了27天的茶会,安排他们和维克多相互交流水利工程设计、新农牧统筹方法,以及“生产力与社会制度的关系”等多个领域的新学术理论。



    当然,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维克多在阐述观点,学者们专心记笔记。他们也热衷于向维克多提出问题,并引出自身的学术观点。然而,维克多往往还没来得及回答,学者们就吹胡子瞪眼,互相冷嘲热讽,先吵作一团。



    虽说维克多乐意向贵族学术界传播自己的思想,可照这样下去,没有半年的时间,学者之间的争执不会结束。维克多不胜其扰,干脆拂袖而去,拒绝再参加磐石堡的学者茶会。但是,埃德文大师和奥古斯特家族的斯特林大师多次出面请托,维克多这才勉强同意继续参加学者茶会,并与银白学者们约法三章,每天只讲半天,回答四个问题,学者的疑问必须先自行讨论,才能在第二天的茶会上提出。



    三十天后,该讲的都讲了,该问的也都问了,兰德尔子爵脚底抹油,带领随从,一头扎进纳维尔的中南部山区。埃德文大师没有继续跟随维克多,他会同学者们,返回了位于艾尔王都的银白高塔。



    又过了四个月,秋去冬来,万物萧瑟的水之季如期而至。期间,人类国度发生了一件影响深远的大事。



    银白高塔召开学术峰会,21位学者大师全票通过,授予兰德尔子爵“银白高塔大学者”的称号。银白高塔还明确提出社会生产力理论,称佃户制的出现符合社会生产力的变化,顺应开拓时代的需要,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同时,银白高塔将自由民归纳为城镇自由民和佃户两个群体,而非法占据土地的流民被高塔直接列为盗匪。



    这是银白高塔成立以来,首次公开且一致地把流民营寨称为盗匪。对此,教会暂时未做出表态,有消息称,枢机院和修道院长老团已经就这个问题展开讨论。但包括撒桑帝国在内的人类诸国都开始重新划分自由民群体,为打击私占土地的流民营寨提前构建法律依据。



    流民营寨问题一直都很敏感。各地领主坚持采用贸易手段盘剥领地内的流民营寨,拒绝接受他们的供奉,导致流民营寨没有形成保护、救赎和奉献的关系,本身并不具备合法性。只不过,教会的神职者难以舍弃流民人口增长带来的信徒数量增长,努力协调封臣村落和流民营寨的关系,试图把流民转化为合法子民。



    如今,领主愿意向非法占地的流民群体敞开大门,将其转为佃户后,再纳入治下。教会没有任何理由再包庇那些拒绝充当佃户的流民营寨。教会迟迟没有表态,是为迁徙解散流民营寨争取缓冲时间。其实,教会和领主已经达成默契,领主对流民营寨施加压力,驻守神父出面安抚,劝说他们解散迁徙。时间一到,流民营寨中的冥顽不灵者、野心家都将受到领主的严厉制裁。



    银白高塔和白塔阵营完全是两个概念,银白高塔内部也有来自撒桑帝国的大学者。表面上,银白高塔是一个中立的学术组织,实际上,它是世俗领主联合起来向教会发声的喉舌。古老的索尔盟约和三百年前的光明新约都是银白高塔为世俗领主争取利益的案例,在此之前,铸币权和贵族制裁权完全掌握在教会的手中。但索尔盟约和光明新约都经历了长时间的磋商,甚至流血斗争,双方才相互妥协。而在佃户制的问题上,银白高塔如此之快地和教会达成共识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头一遭。



    尽管枢机院还没有明确表态,但各大教区的主教和实力领主共同引导,让德尔子爵的学术理论成为当下最热门的话题。所谓的“生产力决定社会制度的演变,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暗指任何人都不能阻挡历史的潮流。这就替大领主向下推行佃户制奠定了理论基础。



    同时,该理论隐含着“民众决定论”的思想,教会中的改革派以领主首次维护民众利益为出发点,堵住了守旧派反对的声音。



    现代社会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原本就与“民为重,君为轻”的思想不谋而合,但实践中,它并非绝对真理。事实上,即便21世纪的地球,还是有许多生产力足够发达,生产关系却相对落后的国家政体。统治者始终把持着本国的社会形态和意识形态。



    人的社会性决定金字塔状的社会结构,任何政治制度都无法摆脱“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现实格局。这种现实格局一旦被打破,每个人都要实现自身的想法,将引发灾难性的后果,人类文明立刻土崩瓦解,社会秩序荡然无存,亡国灭种近在眼前。闪舞小说网..



    生命层次没有显著差异的地球世界尚且如此,何况个体力量悬殊的异世界?



    如果教会的核心成员一致反对改革,那佃户制根本推行不下去,是共同的利益让世俗领主和神职者走到了一起。



    国王和大领主想通过佃户制加强中枢权力,普通领主和封臣把佃户当成领地的财富,神职者则看到了佃户制收割信仰的高效方式。对维克多而言,这是迈向成功的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第一步。



    数千年来,教会以救赎之名制裁领主,领主以保护之名胁持教会,双方的渗透和争斗始终没有停止。如果维克多关起门来,自己搞自己的封田集权制和雇佣军团,教会随时能把他打回原形。维克多把大家拉进来一块玩,所有人都从中受益,某些人想借教会的力量制裁兰德尔子爵就困难了。



    弥补漏洞,提前消除风险是维克多传播新思想,把佃户制嫁接到封臣制头上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银白高塔率先鼓吹佃户制标志着世俗领主又掌握了一套“挟民自重”政治解决方案。从今以后,世俗领主以民众利益的代言人自居,在同神职者的博弈中将占据主动权。



    除了这件足以改变人类历史进程大事,人类国度还发生了另一起重大事件。



    索菲娅从亚瑞特高原归来,已经抵达撒桑帝国的贸易重镇——铜戟城。根据教会的通报,索菲娅代表人类国度与野蛮人达成一项新的贸易约定,哈洛特斯要塞取缔了四年一度的野蛮人大集会,改为每年无限制通商,由索菲娅乌鲁萨全权处理。



    时隔万年,人类再次同异族建立了外交关系,并实际影响了他们的决策。



    这绝对是个好消息,但具体的细节,维克多目前还无从知晓。



    另外,肆虐纳维尔王国的黄金阶豺狼人风牙又被围在了南部山区……这不是它第一次成功突围了。



    雷克斯国王对剑螳骑士团屡次围捕失败极其震怒,磐石堡发布国王令,悬赏20万金索尔和一个男爵领换取风牙的脑袋。教会将纳维尔王国的悬赏令传播到各教区,一时间,许多想碰碰运气的游侠和佣兵团齐聚纳维尔南部山林,总人数超过了7000。



    不过,维克多认为纳维尔王室故意发出悬赏的消息。黄金阶凶暴豺狼人难抓是肯定的,但要说纳维尔王国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也不至于。半年来,风牙主动袭击人类定居点的次数呈直线下降,它从人口相对密集的王国中部逃窜到人烟稀少的南部山区,居然都能被剑螳骑士围住。



    这些迹象表明,一切都在纳维尔王国的控制之下,就算雷克斯王国马上拿出风牙的首级,维克多都不会感到奇怪。



    诺大一个王国总会豢养一些能力特殊的巫师吧?



    纳维尔南部山民向来不怎么搭理当地的领主,雷克斯正好用围捕风牙的名义,好好教训一下那些桀骜狂妄的野民,将他们彻底纳入王国的治下,顺便收编7000多人的佣兵团和骑士游侠。



    雷克斯发布一个悬赏令,连召开骑士比武大会的费用都省下来了。



    维克多估计,那20万金索尔的悬赏和男爵领也已经暗花有主了……如果,雷克斯国王做不到这一点,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纳维尔人名利双收的小伎俩与维克多无关,他现在忙于自己的工作。



    纳维尔中南部的领主向维克多馈赠礼物,光是金锭都接近两吨重了。这些黄金成色参差不齐,但卖给冈比斯王室也价值18万7千金索尔,如果维克多把它们铸造成金索尔,至少百万以上!



    收了这么多钱,不卖点力气怎么能行?



    经过8个多月的跋山涉水,风餐露宿,维克多基本上完成了勘察地形,重新规划水利农牧设施的任务,只剩下德凯泽伯爵领还没有去。



    维克多把多莉夫人的领地排在最后,一是因为德凯泽伯爵领的位置最偏远;二是他不能当着凯瑟琳的面,对尼奥维斯特的邻居太热情;第三,当然是拖延时间,等水之季到来,人们都躲在城镇里过冬,方便他收取卡基莫森大峡谷的符文水晶。



    这天傍晚,维克多故意引导队伍在纳维尔中部山林找了一处背风山坳扎营。



    兰德尔子爵的随从护卫都是一些强壮过人的秘法战士,拥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他们砍伐树木,用油帆布和木料搭建了许多防雨棚屋,然后分头行动,捕猎采集、挑水劈柴、喂食迅鸟,引火做饭,把一切都打理妥妥当当。



    等吃了晚饭,大家凑在一块闲聊几句,安排好值夜顺序,便各自回棚屋休息,准备明天一早动身,返回科格斯顿城休整。



    鸢堡的康拉德骑士和他手下的秘法战士负责守上半夜。难得今晚的天气不错,空中没什么云朵,只有一轮高悬银月挥洒着静谧清冷的光华,康拉德骑士干脆不点篝火,以免潮湿的木柴升起大量烟雾,熏到正在营地内休息的同伴。他在营地外围设立三处警戒哨,每处安排两名秘法战士值守,用油木火把传讯,自己和剩下的三名秘法战士分成两组,围绕三处警戒哨进行巡逻。



    夜色渐浓,山坳里飘起了寒雾,康拉德手扶剑柄,驻足倾听远方此起彼伏的野兽嗥叫,又望了望警戒哨的火光,见没有异样,继续和同伴向前巡视。



    夜晚的山林里能听到野兽嗥叫代表安全,如果四周安静无声则意味着他们被强大的凶暴怪物盯上了。康拉德在纳维尔山区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兰德尔子爵率领的队伍实力非常强大,凶暴怪物直觉敏锐,一般远远的就避开了,跑过来送死的都是一些普通货色,就算它们再强壮,再凶猛,没有敏锐的战斗直觉,康拉德轻易就可以收拾掉,无需兰德尔大人或者裁决圣武士们出手。



    不过,最令康拉德感到安心的是“胆怯巨人”卡里古拉,他对危险的直觉达到超凡层次,有他在就不用担心会遭到强大怪物的突袭。虽然卡里古拉没有勇气和怪物厮杀,但康拉德认为,就凭他的超凡直觉和忠厚性格,戈隆殿下也会把卡里古拉当成心腹扈从,给予他誓言骑士的地位。



    卡里古拉是兰德尔阁下的亲卫扈从也挺好……康拉德脸上露出微笑,脚步不停,鳄皮战靴踩踏枯枝落叶,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内务府骑士此刻心想



    将来,我侍奉兰德尔大人与凯瑟琳陛下的子嗣,我也算是兰德尔殿下王室血脉一系的心腹了。



    营地的方向突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康拉德转头看过去,只见寒雾中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渐渐清晰,顿时暗暗叫苦。



    兰德尔子爵身着双头龙蜥皮铠甲,腰悬两柄精金长剑,背负银翼弓,独自一人向康拉德走来。内务府骑士带着秘法战士迎上前,鞠躬行礼,恭敬问道



    “大人,您又要单独外出?”



    兰德尔子爵微微一笑,掀开斗篷的一角,向内务府骑士展示系在肋下的两只红眼信鸦。



    “是啊,今晚的月光不错,正适合我出去溜达一圈。”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超凡贵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