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9章 不怪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甚至不管想象自己要是看到宫亦臣也是如此模样,会如何。

    苏陌就这么站在外面,等着,这一刻时间感觉是人如此的漫长,好像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一个世纪。

    苏陌的目光不断的向着里面看去,眺望着、等待着……

    可是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看到宫亦臣的身影,不由变的更加担心了。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这原本爽朗天气顿时变的有些湿润。

    苏陌根本就没有将这点小雨放在心上,实在是担心宫亦臣和苏瑾的安危,她就这么站在那雨水之中,脸上的雨水越来越多,她甚至有些分不清楚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只感觉到心里有些无助。

    她的视线开始变的模糊,她的双唇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心里的自责更是好像要将她完全吞噬一般。

    苏陌在想要是,要是他真的出事了怎么办?她怎么办?瑞雪怎么办,要说之前救治瑞雪原本就概率很小,现在那就是完全没有机会了。

    苏陌就这么死死的盯着那出口,她希望下一次看到的就是他,看到他就这么走出来。

    她站了很久,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人出现了。

    哪怕站在一边维护这边秩序的武警部队的人都不由有些心疼这个长相很是好看的女子。

    其中一个看上去像是带头的男子走了过来,他看着苏陌有些难受,这个女人他虽然不认识,但是在里面普通的客人早已经离开,在爆炸之前就已经离开了,只有他们武警部队的人了,这个女子应该就是自己人的家属了。

    他的神色有些怜悯的看着苏陌,轻声问道:“你好,请问你是?”

    苏陌用手胡乱的擦拭了一下脸上的雨水和泪水,声音有些轻微哽咽的问道:“我丈夫和我弟弟之前就在这里面,我,我想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那男子不由微微神色一变,这么说她的两个最重要的人都在这里面?

    可是自己并没有听说那个下属和自己的小舅子都在武警部队啊?

    “这位女士,你先别着急,慢慢说,你丈夫是什么人?”那男子神色有些凝重,他知道要是这个女人说的没错的话,那这对她的打击可想而知了。

    “我,我是从帝都来的,原本我们坐飞机到这边,可是我们还没来得及下飞机,外面就传来了警报声,我丈夫是帝都特种部队的,他就下去看了。”苏陌的话让那男子神色一变。

    他虽然不知道那个男子叫什么,但是的确有两个人不是他们武警部队的,不过已经被送去了医院,其中一个受伤很重,现在还昏迷不醒。

    “他们现在已经被转移在医院了,我让人带你过去!”那男子神色有些凝重的说道。

    苏陌死死的抓着那人的胳膊,一脸急切的问道:“那,那他们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那男子一想到之前看到其中一个男子受伤的情况,他真的不知道那男子还能不能醒过来。

    “这个具体我也不清楚,你去医院看看吧。”那男子招手冲着其中的一个人,道:“你带着这位女士去医院。”

    那下属赶忙点头,示意苏陌和自己来,苏陌冲着那男子感激的点了点头,就这么另外一个人离开了。

    看着苏陌离开,站在那长官身边的男子神色担忧的说道:“长官,她不会就是那受伤最重的男子的妻子吧?”

    那长官微微点了点头,叹口气,道:“虽然不敢百分之百确定,但是也八九不离十了。”

    当时现场是他弄的,所以里面的情况很清楚,其中的确有两个陌生人,其中一个受伤很重,甚至很有可能这辈子都会变成白痴。

    从年纪上来看,应该就是这个女子的丈夫了,想到这样的情况,他心里也不好受。

    苏陌就这么焦急的随着那男子来到了医院,等找到宫亦臣的时候,发现苏瑾也在,宫亦臣整个人都被包成了粽子一般,苏瑾虽然也受了一些外伤,不过却并不碍事。

    苏陌看着宫亦臣的模样,不由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就在此时一个医生模样的女子走了进来,看着苏陌,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而是轻声问道:“这位女士你好,你是?”

    “我,我是他的妻子,他,他现在怎么样了?”苏陌的眼里满是泪水,整个人看上去极其的狼狈,可是她现在哪里还有心情顾忌这个?

    那医生微微叹口气,她虽然并不是宫亦臣的主治医师,可是从这个男子被送来做手术就做了三四个小时,从老师那边听说伤势很重。

    不过因为她不是主治医师,所以她并没有说自己道听途说的这些东西,而是看着苏陌轻声的说道:“您稍等一下,我去喊我老师,他是这位先生的主治医生。”

    苏陌点了点头,看着宫亦臣的模样,心颤抖的厉害,颤抖的双手就这么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颊,心里无比的愧疚。

    很快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进来,在看到苏陌的时候,不由叹口气。

    苏陌听到有人进来,赶忙擦了一下眼角,只是那红肿的眼眸却怎么都遮掩不住。“医生,他,他怎么样了?”

    那医生看着苏陌,轻声的问道:“你是这位先生的妻子?”

    苏陌重重的点了点头,眼里满是焦急,她也是医生,她很清楚这医生这么问表示的意思,心瞬间坠入了谷底,为什么会这样?怎么变成了这样?

    “你和我来吧!”那医生轻声的说道。

    苏陌不舍的看了一眼宫亦臣,然后随着那医生走了出去,等到了那医生办公室,那医生这才示意她坐下,又让人去给苏陌倒了一杯水。

    那医生神色变的有些凝重起来,语气有些慎重的说道:“他脑部受到的震荡极其的厉害,因为他当时是离爆炸中心最近的人,加上他为了保护之前他病房里的那个人,所以导致受伤很重。”

    苏陌虽然着急,可还是耐着性子听着。

    那医生通知病人家属,病人病危的消息都不知道有多少,可是这一刻他却发现自己有些无法开口了,对于那机场的消息他并不算很了解,可是却知道他们是未了阻止那爆炸伤害到更多人这才出现了这种情况,他们是真正的英雄。

    “他能不能醒来,我也不敢保证,而起就算醒来,我担心他的记忆中枢也会受损,到时候,我担心……”那男子终究还是无法开口说出。

    苏陌听完这话,顿时眼前一黑,整个人失去了知觉。

    那医生赶忙过去扶着苏陌,让人将她安顿在病房里,那男子看着苏陌的模样,心里有些难受。

    “老师,您为什么不说实话?”很快一个看上去有些年轻的女子走了过来,有些不解的问道。

    她是随着老师做的手术,所以对那个病人的情况很是了解,那个男人醒过来概率很低,就算万幸的醒过来,那也会变成一个白痴,他的大脑内部受到的伤害实在是太重了。

    那医生微微蹙了蹙眉头,眼里带着几分不约,对于自己这个学生有些不满。

    “你难道没有看到他身上的东西吗?他是一名军人,还是军区特种部队的,这种为了国家牺牲自己的人,对于他的妻子,你知道她需要承受多少吗?这种话你能说得出来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