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5章 我没有撒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说着,抬手就将早餐伸手往她的跟前一放。

    宁欢侧头看了他一眼就转开视线了,耳朵烫得不行,她抬手将早餐拿到手上,低着头咬着吸管,满脑子都是他的那一句话“宝宝再想想,要怎么哄我”。

    因着沈时远这一句话,宁欢这早餐吃得前所未有的慢,十分钟了,原本温热的的牛奶都已经凉了,可是她手上的三文治还没有吃到一半。

    正在沙发上靠着的沈时远突然之间动了动,她下意识地往一旁一挪。

    但是她忘了自己的脚手上了,挪不动,手腕却被身旁的人给拽住了:“宝宝,是不是想要我喂你?”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人往前一倾,食指在牛奶杯上探了探:“凉了。”

    宁欢被他看得头皮发紧,根本就不敢看他。

    “我——”

    “还是说,你以为这早餐吃慢点,我就不生气了?“

    他一语就说中了她的心中所想,宁欢有些囧,她低头看了一眼已经被他拿在手上的牛奶,下意识地开口问他:“我还没有喝完——”

    “已经凉了。”

    他说着,起身就拿着牛奶杯进了厨房。

    出来的时候,沈三少手上的牛奶杯已经满了。

    “再给你五分钟。”

    他把杯子放在她的跟前,宁欢伸手拿过:“谢谢三少。”

    “嗯,但你还是要哄我。”

    说着,他又坐了回去,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她。

    宁欢十分艰难地把手上的三文治和牛奶都解决了,刚擦完嘴角,一回头,就对上了沈时远的视线。

    她手微微一滞,下意识地想转移话题:“三少——”

    “嗯。”

    他哼了一声,应得漫不经心的。

    “我们是今天回国吗?”

    “嗯。宝宝,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昨天晚上为什么撒谎。”

    听到他的话,宁欢心虚得发热:“我没有撒谎。”

    开口的声音很低,显然是自己都不信服。

    “没有?”

    他看着她,似笑非笑中带着几分看破人心的锐利。

    宁欢被他看得不敢直视,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你没有问我。”

    “嗯,我没有问你,所以你就瞒着我?”

    逻辑上没什么错误,说话的语气也很正常。

    可不知道为什么,宁欢看着他,总觉得心里面有些不安。

    她抿着唇,半晌才开口应了一声:“嗯。”

    “你也没有问我的行程,但是林秘书难道不是每次都会把行程表发你一份?”

    他脸上的笑容突然之间淡了下来,虽然还有笑意,可是宁欢却觉得有些冷。

    “宁欢。”

    他直接开口就叫她,宁欢心头一颤,有些急,伸手想要拉住他,可是他却突然之间站了起来:“你是不是到现在,都还不相信我?”

    她的手落空,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脸色是冷的,那双一直都是含笑看着她的桃花眼如今里面没有半分的笑意。

    宁欢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沈时远,就算是一开始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的冷漠过。

    她觉得有些慌,伸手捉住了他的手,“我没有,我只是——不想你担心。”

    她的声音很小,甚至是有些急,说到最后都带了几分哭腔。

    沈时远微微一动,她的手就被甩开了。

    “呵,不想我担心?”

    他突然之间讥笑了一下,看了她一眼,抬腿就走向阳台。

    阳台的门被他拉开,风吹进来,宁欢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但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就听到他带着冷意的话传来:“你既然不想让我担心,就好好坐着,不要跟上来。”

    说着,他抬腿走出了阳台,伸手将门关上。

    阳台的门是透明的,宁欢能看人站在那儿,风不断地吹过,他的短发被吹得有些乱。

    她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又跌了回去,耳边全都是他刚才的那一句话。

    脚上时不时的抽疼让她有些恍惚,她从来都没想过沈时远生气的。

    就算是那一天晚上他挂了她的电话,她也不觉得他真的会向自己发脾气。

    他也不算是发脾气,他只是生气了。

    宁欢知道自己的做法确实不对,她只是不想他因为她又匆匆忙忙地推掉手上的事情过来。

    而且在她看来,脚受伤已经是既定的事情了,他过来,也改变不了。

    对她而言,这也不算是很大的事情,她并不想影响到他。

    可是他刚才却质问她,是不是到现在都还没有相信他?

    她不得不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很过分了。

    她太习惯一个人了,受伤了难受的事情从来都不会主动去跟别人说。

    就算是沈时远这么强硬的闯进她的生活,可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处于主动态,而她是被动的。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这个问题还不算很明显,但是分开的时候,就像时候现在。

    她习惯了一个人忍着,却忽略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她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意识不到,因为一直以来,她有什么心情变化,沈时远都能够注意得到。

    她不愿意说的,他也总是有办法让她说出来,或者让她忘掉。

    现在一分开,她就故态复萌了。

    宁欢抬头看着门外的男人,心头有些酸。

    她伸手将一旁的拐杖拿到手上,撑着一步步走到门口。

    刚开门,他就回头看向她了:“不是让你在那儿坐着吗?”

    他挑着眉,眼底的笑意有些讽刺:“还是说,你就喜欢这样,宁欢?”

    沈时远一直对她都是温柔体贴的,如今对着别人的咄咄逼人开始向着她了,宁欢完全不知所措。

    她嘴笨,反应还没有他那么快。

    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却在听到他的话之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人站在那儿,风不断地吹过来,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沈时远抖了抖烟,抽了一半的香烟被他按灭扔掉,回身弯腰将她抱了起来,重新放回去沙发上:“晚上八点的飞机。”

    说完,他松了手,也没有再说什么。

    宁欢下意识地伸手拉住他:“三少。”

    她抬头看着他,眼眶已经完全红了。

    沈时远低头看着她,视线落在自己被捉着的手上,微微挑了一下眉:“嗯,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