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新书来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冬天,寒风萧瑟。

    特别是苏简,穿着单薄的衬衣。透过落地窗。凌冽的风吹的她瑟瑟发抖。但是她此刻无暇顾及自身,只想哀求她的丈夫,救她的父亲。

    “厉城。求你帮帮我,救救我爸。”

    简家公司被卷进一场骗局背负巨债。刚刚她接到母亲的电话。说是债主又一次上门逼债,父亲被逼的走投无路。为了不连累家人,站在公司的顶楼,要轻生。

    寒风越发的凌冽。陆厉城老神在在的坐着。看这苏简的眼神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与同情。

    “你明知道我不会救,又何必来求我?”他看着苏简的眼神越发的冰冷。

    苏简拉着陆厉城的手更用力了一些,抬起头模糊不清的看着他的脸:“求你。救救我爸,看在我们夫妻这么久的份上。”

    陆厉城越发的嘲讽:“夫妻?你不觉得你会有今日。都是你的报应吗?”

    听闻,苏简的心像是被人用顿刀子撕扯着。一阵阵的抽疼。

    他到现在还在恨自己吗?

    当初,他还只是陆家的一个私生子什么都没有。陆家大少爷怕他挣自己的位置,就派人暗害他。是她不顾惹上麻烦,还差点被人强.奸。才把只剩一口气的他救起,他发着高烧,迷迷糊糊的拉着苏简的手,说以后一定会报答她。

    苏简望着他的脸心中一动,说,如果要报答那就娶我为妻。

    他说,如果我还能活着,必定娶你做我的妻子。

    数年后,他掌握陆家大权,成为陆家继承人,而苏简却等来他要娶他人为妻。

    当时的苏简万分气愤,他怎么能够说话不算话呢?

    带着怒气,苏简在陆厉城结婚的前一天算计了和自己上床,拍下裸照要求他必须娶自己,否则,她就将照片公布出来,还要给他要结婚的对象送一份。

    苏简没有被气愤冲昏头,她不是只为那个承诺,而是为了这个一见钟情,等了多年的男人,她天真的想着,等嫁给他就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是他说过要娶自己的,也许时间久了,他就会爱上自己。

    可是她低估了陆厉城的决心,他从来不愿意和她多说一句话,不是必须,他甚至不会和她同住一屋。

    苏简麻木了手,脸上的眼泪也被寒风吹干,刺骨的疼,自嘲的笑笑:“你还是恨我当初要挟你娶了我,既然这样,那我把陆太太的位置让出来,只求你给我一笔赡养费。”

    有了这样一笔钱,也许能够解家中的燃眉之急。

    陆厉城的目光在苏简的身上停留片刻,捏起她的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眸光凌厉:“苏简,你以为你破坏了我的婚姻后,我能这么轻易放过你?”

    而后他的脸上扬起冷笑,一把抓住苏简的衣领,将她扯向自己,贴近她的耳畔:“既然你那么喜欢陆太太这个位置,我就让你做个够,直到,一无所有,痛不欲生!”

    说着用力的推她,苏简重心不稳身体往后仰,坐倒在地,后脑勺磕在身后的茶几上,她隐隐约约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流向脖颈,朦朦胧胧的看着陆厉城绝情的走开,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

    苏简醒来时已经被人挪到二楼的卧室。

    后脑隐隐作痛,缓缓的睁开眼睛,应入眼帘的是家里的佣人张妈,看见苏简醒来,赶紧将视线躲开:“太太您醒了?”

    苏简皱了皱眉问:“我昏了很久了吗?”

    “恩,您睡了一天了……”

    “什么?”苏简快速的坐了起来,寻找自己的手机,桌子上,衣服里都没有;“我的手机呢?”

    “太太你要干什么和我说就行。”

    苏简没有注意到张妈的同情的表情,还在寻找手机,边对张妈说:“我昏迷了这么久,不知道我爸怎么样了,还有厉城在家没有,我得求他给我钱……”

    “太太……”

    张妈欲言又止,苏简这才发现张妈的不对劲,一把抓住张妈的衣角:“是我爸出了什么事?”

    “您父亲,他……他被债主逼的跳楼了…当场就身亡…”

    为什么不等等,她一定会筹到钱的,心一阵一阵的抽疼,眼泪无声的肆意流淌着,她的父亲。

    苏简就光着脚扑下床,慌乱的朝着门口跑去,张妈拉住了她:“太太,少爷他不让你出去。”

    “走开!”苏简一把推开张妈,她要去看父亲,走到门口,却再次被拦住,门口站着高大的保镖,拦住苏简的去路:“少爷吩咐过,太太不能离开别墅半步。”

    那人的话,如晴天霹雳,他竟然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不想她去见?

    他想要看着她的父亲死后,也无女儿去吊唁,孤独的上路?

    “让开!”苏简撕心裂肺的喊。

    “对不起,没有少爷的准许,您不能出去。”保镖一点也没有松动,将要闯出去的苏简推回去,她摔倒在地,四肢百骸都在痛,痛到她喘不过来气。

    ……

    最终,苏简还是错过父亲的葬礼,出殡那天,大雪将纷飞,一切都被一层厚厚的白笼罩,透着一股孤寂和悲凉。

    “爸,我是不是很不孝?”苏简手里拿着张妈给她买来的纸钱,在房间里给父亲烧着,看着一叠一叠的纸钱化为灰烬,身体不断的颤抖着,眼泪无声的往下滚落。

    “爸,女儿不孝……女儿对不起您……”

    这时身后被一抹高大的身影笼罩。

    “你的确不孝,如果不是你贪心,你爸也不会惨死,他的死都是因为你!”

    陆厉城的声音锋利的像是一把刀,狠狠地刺痛她的心。

    如果当初没有遇见他,没有那一眼就忘不掉,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一股气血往上涌,她的口腔里充斥着一股血腥味,苏简却死死的咬着唇,慢慢的从地上趴起来,望着陆厉城,这个人她不认识,再也不是那个说要娶她为妻的男人,一切都是自己妄想了。

    苏简翻箱倒柜的找出当初的照片,丢进火盆:“我不要了,通通不要了,我愿意把位置让给沈悦如,只求你放我离开这里。”

    陆厉城看了一眼,在火盆里化为灰烬的照片,那刺鼻的气味,充斥在整个房间。

    “不要?这些不是当初你费尽了心思得到的吗?就你这种贪得无厌的女人,会心甘情愿让出来?”陆厉城在她算计自己,又要挟自己,就已经恨死了她,怎么会信她此刻的话:“想离开,除非死,放否则别想出这个门!”

    苏简的身体狠狠地一抖,他,他竟然要自己死?

    陆厉城的眸子越发的幽暗,他厌恶极了眼前的女人,可是不知为什么,听到她说要让出位置,却莫名的想要发火。

    陆太太的位置,是她想做就做,不想坐就不坐的吗?想离开,做梦!

    他伸手掐住苏简的下巴,眼神冰冷:“苏简,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想走?下辈子!”

    苏简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这种钻心的痛楚让她绝望:“你一定要这样折磨我吗?如果真的恨极,那就杀了我,凭你现在的权势就算杀了人也能独善其身,所以,这条命给你,以解你的心头之恨。”

    她的一厢情愿该打住了,从第一次见他,他说要娶自己,她等了整整五年,结婚四年,九年的时间太久,她累了,父亲的死已经磨灭她心中仅存的那点希翼,她不敢在妄想他会爱上自己。

    陆厉城的眼神一暗,冷声道:“想死?没有那么容易。”

    说着,掐着她的手更加的用力。

    苏简吃痛,却咬紧牙关没有吭声,她的骨子里还是倔强。

    她的样子激怒陆厉城,他的手更加的用力,一把将人抵在柜子上:“苏简,你想离开,想死,也要等我玩腻了才行!”

    苏简消瘦的身行瑟瑟发抖,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眉角眼梢都是风情的笑,可是那笑丝毫不达眼底:“你爸不是一直希望,你能成为真正的陆太太吗?如今他死了,我就成全你,也了却他的心愿,免得他死不瞑目,你说好吗?”

    苏简睁大了眼睛,满是恐惧和惊慌,他怎么能在父亲刚去世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话,他怎么能如此羞辱她和她的家人?

    “我爸尸骨未寒,还请你自重!”苏简强压着心中的痛楚,才艰难的开口。

    “你当初算计我时,可是很主动让我上你?现在又要在我面前装清高了?”陆厉城的目光轻蔑,语气戏虐。

    苏简的心一痛,如果不是他当初的承诺,她又怎么会痴心妄想?

    陆厉城就是看不得她这幅嘴脸,明明爱慕虚荣,还要装高洁。

    “自重?”陆厉城看着苏简的眼神全是鄙夷之色,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她单薄的衣服,已经被他扯的七零八落不成样子。

    “你用自己的身体博上位,害的我失信于悦如,现在还有脸给我说这个词?”这个女人能有多不要脸,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出口啊。

    “自重是吧?我今天就自重给你看!”他的心里有股火在燃烧,手上用力的撕扯着她单薄的衣服,苏简惊慌失措的喊着,乞求着:“求求你放开我……”

    “你爬我床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苏简的衣衫尽落,白皙的肌.肤就裸露在空气之中,原本陆厉城也只是想要羞辱她一下,可是看到她这样的曼妙的身姿,下腹却涌起一股热量,自从她算计自己那一晚,他就再也没有碰过她。

    苏简越挣扎,他就越想征服,哗啦啦的声响,苏简被陆厉城按在了身后的桌子上,上面的东西也滚落一地。

    “你,不是想要我的爱吗?今天我就成全你,好好爱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